玉足与凉高?凉高丝袜玉足足!

我是个足模摄影师,平时最常拍的就是美女们的小脚丫,她们拍完之后,还会让我帮她们按按脚,这大概是我最享受的时光了……

你见过最漂亮的脚长什么样子?

俗话说,十个男人,基本有七个都会有不同的足控特性。

所谓足控,就是恋足的另一个好听的说法,心理学上将它归纳为恋物癖的一种,狭义上讲即对物品或身体某些器官产生性冲动,是性倒错的条件反射。

不过,我觉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并不是一种什么丢人,难以言语的事情。

譬如,金老先生的武侠小说里,最出名的不是华山论剑的武学巅峰,也不是小龙女被尹志平的荒诞,而是张无忌在地牢中挠赵敏脚心那一段。

这个片段被奉为永恒的经典,所有人都看得津津乐道,这也是典型的足控表现。

我叫张北,就职于一家广告摄影公司旗下的工作室。

平时的工作就是带着两个年轻的模特拍一下商家下单的广告。

比较特殊的是,我们工作室接的商业单子都是鞋子,袜子之类女性腿部,足部用品。

所以,我旗下的两个模特都是业内所称的足模。

兰兰是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36码的小脚保养的很好,白嫩嫩的,那嫩笋一样的脚趾,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

平时拍写真的时候,还会涂着红色的指甲油,非常的晃眼,把她肌肤的颜色,衬托的更加的白嫩。

兰兰拍的都是关于裸足的广告,比如一些凉鞋,细高跟,脚链的写真。

另一个足模是小雪,走的是成熟风职场女性路线。

接的广告大部分都是关于丝袜内衣的商品特写,

她会经常穿一件ol外套加上白色蕾丝衬衣,下面穿一条黑色的包裙,一双小脚就包裹在黑色的丝袜里面。

那一双细长的大腿,加上偶尔泛光的丝袜。

这种装扮,是最能吸引男人目光的。

这是周二的一天,很平常的一个上午。

我刚给兰兰拍完一组高跟凉鞋的写真照片,三个人小办公室里,兰兰光着脚丫,翘着小腿,斜靠在沙发上。

“小北哥,捏脚脚~刚才穿着鞋子号太大了,不舒服,隔得疼~”兰兰晃了晃白嫩的小脚,脚指头勾了勾,对着我撒娇。

“好好好。捏~”我把刚刚拍好的照片,用软件PS了几下,发给了客户,等那边回应。

随后,坐到沙发上,捞起她白嫩的脚丫子,放在手里,就开始按摩。

其实呢,我也不是很会按,只是大概能够找到那些穴位在什么地方,然后用力揉捏,堪堪缓解一下肌肉疲劳而已。

我俩有一句每一句正聊天。

聊得内容无非就是她最近在二手平台卖了几条。

或者有些几个特殊癖好的客人,要高价买她脚的特写照片,特写视频。

又或者,有些人说要送给她鞋子,然后让她穿几天再寄回去,云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嘛,我们不批判也不褒扬,对吧,这都是每个人的自由。”我耸耸肩解释道。

我和兰兰正聊天,突然有人推门进来。

是小雪。

包臀裙配着长长的黑丝袜,踩着8厘米的高跟鞋,哒哒哒的走了进来。

看我在沙发上帮兰兰捏脚,小嘴一撅:“哼。我这忙的要死,怎么就没人说给我捏捏。”

说完,两个大长腿一甩,高跟鞋被甩到一边,踩在屋子里的地毯上,手里拿着一份文档,迈着猫步走了过来。

小雪脸蛋红扑扑的,香汗直流,看样子是刚从外面回来。

我问她这是干啥去了。

“还能干什么。帮你招人呗。”

“刚才人事的过来了一趟,你俩都不在,我就去了。”

“喏~简历。电梯坏了,我穿着高跟鞋爬了六层楼,累死我了。”

说着话,小雪和兰兰一样,一股坐在沙发另一边,抬起腿,丝袜包裹着的白嫩小脚丫搭在了我腿上。

因为穿了丝袜踩高跟鞋的缘故,出了少许汗,导致有点怪怪的味道。

好吧,一起捏。

我接过简历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听小雪继续说道:“回来的时候,我帮你看了一眼,我感觉不行。”

我好奇的问:“怎么呢?”

她说:“岁数太大了呗,都三十的人了,又没啥工作经验,还来当足模。诶~别偷懒~手劲大一点。”

我打个哈哈,笑着说:“也没准呢,岁数大,但是保养的好。”

简历不多,A4纸占了三页。

翻开第一页,首当其冲,引入眼帘就是一张艺术照。

,腰肢还特别的细腻,说是水蛇腰,一点也不过分,偏偏这个魔鬼一般的身材,还配着一副清纯的小脸蛋,这种视觉的冲击感,任何男人都不能抵抗。

完全不像是个三十岁的人,说是个大学毕业生都不为过。

不过,看这脸蛋,我总觉得这么熟悉,像是个熟人,或者说在哪见过一样。

见我看的入神,小雪有点不满意了,丝袜小脚踹了踹我:“诶,诶。你傻了吗,这是艺术照,PS的!我艺术照不比这漂亮多了?”

我看了一眼名字,后面的信息看都没看直接合上了文档。

“给人事部说,安排面试吧。”我说道。

“哈?”

兰兰和小雪都愣住了,我这打开简历还没一分钟就要面试。

“喂,人家都三十岁了。”小雪强调。

“我知道。”我确认。

“你以为人家来了,会脱了鞋子,穿上丝袜,天天躺在沙发上让你摸脚脚,让你摸大腿?”

我一脸黑线。

“我有别的原因。”我说:“先见见,又没说一定录取。快去,给人事打个电话,安排面试吧。”

小雪一脸不高兴。

可以理解,兰兰今年才二十二,小雪二十四,和我同龄。

简历上这个女人三十岁,难免有代沟,来了在一个屋檐下办公,肯定放不开。

但,我有自己的原因。

因为简历上这个女人,竟然是我的高中班主任——李清越!

李清越是我高三时候的美女班主任,颜值高到很多同班的女学生都嫉妒,更一度成为我们学校绝对大多数同龄人心中唯一的女神。

谁料。

人生百态。

几年以后的见面,竟然是在面试现场。

脑补一下。

!昔日的女神来我工作室面试,还要脱下衣服给面试官的我看身材,连小脚脚都不放过!

好家伙,这要是被UC编辑知道了,还得了?

小雪一百个不乐意。

但是,最终还是拿起电话给人事部拨了过去,约了下午的面试。

上午没什么事,一晃而过,中午午休。

兰兰和小雪躺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呼呼大睡。

我翻了翻李清越的简历。

奇怪的是,上面并没有在学校工作那段时间的经历。

三年前在本市一个美容机构干过,干了两年多的时间,后来待业半年,近期又开始找工作。

于是我就收到了这份简历。

在我印象里,李清越还是个很要强的女人啊。

怎么还把自己当过老师的经历隐藏了呢?

怀着疑问,等到了下午。

面试约得是五点。

四点多的时候,我去找了小雪,让她和我一起去。

按照规矩,男面试官是不能单独面试女模特的,这和医院里,妇产科的男大夫不能独自一人给女患者看病一个道理。

小雪不去。

说自己接了个大单,正在卖穿过的袜子,说什么也不去。

兰兰刚来没多久,更不合适。

没办法,我只能自己去了。

不到五点,我去了专门的面试办公室。

模特这行业不比其他行业,面试的时候总要看一下身材。

譬如,腿模,那肯定要看一下大腿小腿的腿型。

胸模,肯定要看下胸型,大小尺寸,肤色等等。

所以,面试的办公室一般都是密不透风,一个单独的禁闭房间。

防止面试者,被外面来来往往的行人看到,更是怕面试者不好意思,扭扭捏捏,不敢脱。

我特意带了个口罩,推门进了面试室。

·····去·····u·····c·····浏·····拦·····器·····首······业······叟·····《关于裸足的广告

玉足与凉高?凉高丝袜玉足足!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tacg.cn/10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