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狼神器僵尸裤袜(防狼神器毛裤)

防狼神器僵尸裤袜(防狼神器毛裤)

我们平时看到的整形广告,是怎样抓住消费者的心理?促销活动里有什么玄机?什么样的人在当整形医生?整形医院如何运作?利润到底有多高?请看一线人士为你发来的报道。

以一场医患纠纷事件为开端,鳄鱼姐为我们带来了S城最大的整形集团艾美从盛到衰再到逆风翻盘的故事。

职场的波诡云谲自不必提,还有整形医生和文案营销的八卦可看,消暑良品,入手不亏。

防狼神器僵尸裤袜(防狼神器毛裤)

我以为自己要失业了。

在我二十五岁这个关卡,失业并不能成为人生的一座里程碑。

那是冬天的下班点,办公室里人影恍惚,每个人都埋头在电脑下摸鱼。隔壁的设计妹子在看丝芙兰的打折信息;前方的文案狗在偷看韩剧;后面的数据员在吃趣多多……

噩梦有时候是一瞬间弹出来的,腾讯新闻的弹窗突然一动。偌大醒目的标题是——“整形变毁容,女子丰胸变四乳”,副标题上赫然挂着我们公司的名字:艾美。

整个办公室迟滞了几秒,有人大喊一声:“出事了!”各级主管、公关人员、广告人员的电话在一瞬间如同炸开锅一样响了起来。已经有机警的人赶快去搜集消息了。

就在今天早上,这条负面新闻才刚刚上了我市最大的都市报纸的头条,但纸媒的影响力日趋下滑,除了领导哼哼了几声外,没有太多人理会。

结果在这一个小时之内,这条负面新闻被微信,以及网站新闻同一时间挂了出来,显然是已经计划好的,有针对性地想要扑杀过来。

今天距离我进公司已经刚好三年了,这几年整形市场突飞猛进,我们公司一路扩张到拥有二十一家医院的医美集团。但从我入职至今,还从来没传出过这么大的负面新闻,一时之间,人人自危。

就在这个时候,微信工作群里突然又慌乱异常,照片“唰唰”地冒出来,新闻的主角——那个整形失败的患者,领着一队人马杀到了医院的大门口。

她的照片一出现,每位同事都露出了然的表情。说句真心话,这个患者已经是我们的老熟人了。自从手术失败后,她就奔走在闹事和赔偿的一线。她曾斩钉截铁地表示,要凭自己的力量让我们整个集团的名誉扫地。而我们一直……只是当笑话听听。此时此刻,第一次感受到平凡人也有锋利的时候。

董事办的领导下来了命令,集团里无论男女员工,都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冲到医院那边维持秩序。说好听点是维持秩序,说得不好听其实就是去当人墙。而另一方面,手机的微信群里,董事办的行政们正在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医生们从后门撤退。

“我们真的要去当肉盾吗?”

“现在辞职来得及吗?”

“别废话了……”

我和同事小叶子边吐槽,边慢悠悠地从办公楼往医院走去。一路上,小叶子双手合十一直轻声叨叨:希望过去的时候,人已经散掉了。

等我们终于走到医院大门口时,却发现现场形势的严峻远远超出了想象。那一队人是抄着器械过来的,人人手里有刀有棍,杀气腾腾的。

去应援的女同事都退缩到了一边,男同事和紧急调派过来的保安围在门口。S城的民风一向彪悍,对方把刀都扛在肩膀上,阵势格外吓人,看得人心惊肉跳。

一些员工从二楼的阳台上伸出头来看,我抬头望了一眼,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站在窗口,显得格外扎眼。那位是蒋玄医生,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这混乱的场面,还咧着嘴在笑。

蒋玄是外科新来的医生,是本市有名的医学院毕业的。S市地处东部沿海,一场大江横贯东西,形成江海交汇的地形。本城的医学院在全国都是数得着的。不过能来我司当整形医生的人大多都有名校背景,也就算不上什么值得炫耀的资本了。

我们董事长姓郑,西北人。全名叫郑宇宙!特别让人瞩目的名字。我们私底下一直叫他老郑,他也是那所学校的优秀毕业生,年轻的时候是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王牌医生,九十年代就能操控非常复杂且暴力的丰胸手术。我们给老郑建百度百科的词条时,为了和其他整形医院拉开区别,总是要把他学术的部分加大加粗,恨不得写上一整版。

老郑特别爱返聘母校系统里的退休老职工,据说他们手艺极好,医品过硬,谁用谁知道。不过蒋玄一直是个让人猜不透的八卦。他是八年制本硕博毕业,刚来那会儿,院里几位医生休息的时候就凑在一块讲他的事迹,大家初听他的背景皆是一愣。

有人“啧”了一声,表情严肃。

“八年制本硕博,那可是实验班,跟不上就会被刷下去。在我校同学心中的分量很高的,学霸集中营,可怕!”

“不,我校本身就是个学霸集中营,那种实验班只能叫学霸蛊,让他们竞争,自相残杀,最后留下来毕业的,都是些‘蛊王’。”

“蒋玄是‘蛊王’?”

“我印象中好像不是他,是个挺漂亮的小姑娘。”

“别这么抹黑母校,我只是比较好奇这种学生干吗来我们整形医院。要知道,我们这些割双眼皮的,在他们眼里毫无技术含量。”

“不要这样黑自己,骄傲一点!”

有人拍了拍彼此的肩膀,老医生们摇摇头,各自叹了口气,散了。

眼见着医闹冲上楼了,到处都在找医生。蒋玄鸡贼地脱掉白大褂,穿着一件灰衬衣,继续混在人群中。他一向孤僻,从不往人群里钻,这会儿竟一反常态,像大妈们一样,津津有味地躲在人群里看热闹。

我朝人民一向爱凑热闹,平时晚上在医院门口跳广场舞的阿姨们此刻统统站在旁边,远远地围观。有人甚至还在地上铺了报纸,坐下边看边点评:“看看,又闹事了。”

一开始,同事们真的手拉着手堵在门口,一副“忠心我司,誓与存亡”的架势。然而对方阵营黑压压的一片,纷纷亮出刀具的时候,各位同事的忠心就涣散了。

首先是小叶子,两手一松,抱着头躲到最安全的位置。然后是我,直接低头蹲在地上。有榜样的力量在前,各位同事见状纷纷松开了手,散到一边看热闹。

公司,我们有愧于你!

门口的防线马上就被医闹突破了,对方手里拿着锋利的刀,保安们实在不愿意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当肉盾。

就在对方冲过来时,保安和同事们一齐散开,作鸟兽逃窜,现场混乱嘈杂的场面好不壮观。

医闹们一路杀进大厅里,我们的接待台是个靠墙的长方型的台面,平时六七个女孩在台内接待客户,护士和咨询师也喜欢往那儿凑。

现在,他们往咨询台前一站,把六个妹子围困在了台内。对方大概嫌阵仗不够大,把刀往台面上一扔:“叫你们院长出来!”

我的同事小叶子拽着我的胳膊远远地躲在通道口,一副随时准备开溜的架势:“傻了吧,大佬们早就不知道躲哪儿去了。”

可有些事就是那么的出人意料。

医院运营线的负责人跑了,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董事长那天却突然从外地出差回来了。董事长把自己的保时捷停进地下车库,直接从车库乘坐电梯进了一楼大厅。

当时院内大厅里的客人早就被疏散了,只剩下那群医闹胁迫着六个已经被吓昏头的客服和护士妹子僵持在那里。电梯忽然“叮”了一声,接着缓缓地打开,体型彪悍的董事长老郑,梳着一个油亮的大背头,戴着一大串耀眼的蜜蜡,愣愣地看着大家。在场的人不分敌我俱是一愣,客服妹子中突然有人大喊一声:“董事长,救命啊!”

我和小叶子离电梯很近,我那时分明看到老郑的手迅速按向楼层键,他想溜。但说时迟,那时快,医闹领头的小胡子当机立断地拿长棍子一杠,卡住电梯门,把董事长老郑给拉了出去。

老郑被医闹揪到咨询台前,立即抱头蹲在角落里,一句话也不说。

他年轻的时候在公立医院当差,没少遇过医患纠纷的场面。后来独立出来开整形医院,纠纷还是每个月都要来一次。他亲自编写的安全训则上写着——碰到医闹马上逃,如果逃不掉,立即投降,把贵重物品全部送给对方。此时此刻,这条安全训则竟然被自己用上了。

小胡子搂到一条大鱼后,激动溢于言表,他伸手拍了拍董事长的额头。

“居然敢拍老郑的大脑门,那可是我在这里上班的终极梦想啊!居然被抢先了,太过分了!”在一边看热闹看得正起劲的小叶子突然之间就炸了,跟接触不良的灯泡一样。我愣愣地看着小叶子,不是很能理解她此刻的暴走。

只见小叶子扑向前方阵地,大喝一声:“不许动我们董事长,要多少钱,我们都给!”

“你是谁?”

“我是集团的财务总监!”

我瞠目结舌地望着小叶子,因为她跟我一样都是营销策划中心的。小胡子一听她的职位,忽然间眼睛都亮了:“我们是有诚意谈的,早点好好说话,也不至于闹得鸡飞狗跳,你说是不是!大家都知道你们公司有钱,你们最不缺的就是钱,每个月的广告费跟下饺子一样地投。你说是吧!”

小胡子冲着我们这边努了一下嘴,那种副油滑老练的样子,一看就是社会混荡的老司机。不拿到钱,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们去董事长的办公室细谈吧,这里人多嘴杂,我们可不想再上头条了,不就是钱的问题,好解决的。”小叶子连说带哄,态度端得谦卑。我们集团的负面新闻多,每一次有记者过来,都是小叶子亲自出马张罗,她的作战经验丰富得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小胡子上了她的套,四下望了一圈,点了点头。

小叶子一转身,冲我用力眨了眨眼,我连忙溜到地下室去看那间办公室的实时监控。她的手机藏在内衣里,跟我的手机保持着实时通话,我能听到屋子里的一切动静。

董事长的办公室在二楼,宽敞、明亮,里面放了冰箱、电视、书柜。这间办公室就是个摆设,他平时并不在这边办公,只是偶尔有需要接待的宾客时,他就假模假样地坐在那张巨大的檀木茶台边泡茶、看书。为了防盗,保安部壮着胆子在里面装了个探头,董事长也并没反驳什么,谁料到今日派上了用场。

小叶子拉开门对小胡子说:“就你一个人进来,我们董事长直接开保险柜,数现金给你。”

“我傻呀,你们两个人,我只有一个人,你们要是联合起来对付我怎么办。”

“你有刀,你怕什么?钱不要了吗?”

小胡子想了想,同意了,跟着我们进了办公室里。小叶子当机立断,把门一反锁,像拎只鸡一样地抓着董事长往角落里一塞。然后她在董事长耳朵边叮嘱了一句什么话。然后董事长就缩到办公桌底下去了。

小胡子举着刀大喝一声:“你他妈干吗!”

小叶子回过头,一只手迅雷不及掩耳地捏住人家虎口,刀“哐当”掉了,然后她两手抱着对方的脖子,脚上一绊,把对方整个摔在地上。

保安室的监控前,一群吃瓜的群众纷纷都鼓起了掌,叫起了好。我这才反应过来,丫天天跟我吹嘘,她以前是省里摔跤运动员,我一直当她喝多了说大话,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董事长见状,从柜子里摸出一根皮带,捆住小胡子的手。但小胡子的脚却还在踢踏不停。小叶子扁了扁嘴巴:“少了,裤子上那一根也解下来。”

董事长一怔,还试图玩梗:“这可是爱马仕的。”

“别逼逼了行么,快点把皮带摘下来!”

董事长只好悻悻地解下了皮带,捆住小胡子的腿。他们绑好以后,才发现,外面已经闹翻了,不停有人在敲门,撞门。两个人龟缩在办公室里,死活不出去。当年医院装修的时候,几个老总的办公室都是防震、防暴的标准装修的,安全得很。于是监控里看里面,出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董事长穿着松松垮垮的裤子,和小叶子坐在地上泡功夫茶,喝的还是他珍藏的特级金骏眉

这待遇,可真不错啊!

外面传来一声大喊:“警察要来了!闲杂人等赶紧退出来。”我用保安部的对讲机,让行政把外面的警察带过来,大概讲清了情况后,监控室被警察接管了,我就随着人群退了出去。

医闹里各色人物都有,本来没了领头羊,已经人心涣散,想要走了。外面的高音喇叭架了起来,对着里面不断地喊话——要求放下刀具,撤离医院。

我们退到医院外面,这才发现,医院门口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挤满了人,都是在看热闹的人群。我在门口碰到策划部的张可达。“感觉今天以后,我们医院就要倒闭了,闹了这么大一个负面,整个省都知道了吧!”他叹气道。

“怕什么哦,我们哪一年不闹负面新闻,哪一年没有医闹的,还不是过一阵子大家就都忘记了。”我嘻嘻一笑。

“说得也是,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张可达咧嘴笑了。

我和张可达在人群中嘀咕,一连串的警笛声,好几辆警车停在门口,又下来一拨人,拿着警棍和盾牌冲了进去。

外面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听见一阵鬼哭狼嚎,一群人从门口逃了出来,另外几个是被扭着胳膊送出来的。张可达的女朋友是护士陈佳佳,她就在那六个被胁迫的姑娘里,被护送出来的时候,张可达像猴子一样蹿上前,抓住陈佳佳的胳膊。女朋友极为紧张的神经还没来得及松懈下来,“嗷”的一声大叫。手里埋伏着的一支防狼喷雾,对准张可达就是一顿乱喷。

“我靠,辣椒水。这辈子可总算见识到了,真是滋味无穷啊。”张可达蹲在一旁,眼泪狂流不止,像股票跌停了一样悲痛。

妹子们总算是被救出来了,从医院门口出来时,围观的人群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大家激动万分,那场面就像看了一场零点首映式一样。

警察把人群驱散了,董事长和小叶子一起走出医院的大门时,董事长牢牢地握住小叶子的手,激动地说:“这位小同事!你做得很好!你很勇敢啊!有前途。”

然后老郑一转身,就抛下救命恩人,缩进自己的商务别克里。他惊魂未定地躺在后排,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集团的几个小头目站在街边,一直目送着老郑的别克车离开,其中目光最为关切的,是我们的老熟人严露。

公司的行政让大家提前下班了。我们平时一周要上六天班,法定节假日从来是被克扣的,每天的业绩表都写在小黑板上,达不到要求就要群体开会、加班。有一阵子,我每天都是晚上十点下班。此刻突然闲了下来,一时竟不知要去干点什么。

安然无恙的小叶子叫了几个相好的同事:“我们去K歌吧。”

“没什么心情,刚从这么惨烈的场合里逃出来,我现在心脏还在狂跳,我要安静一下。”

“那你回家睡觉吧。”小叶子瞥了我一眼。

“我还是去吧。”

防狼神器僵尸裤袜(防狼神器毛裤)

KTV选在市区最贵的那家店,小叶子开了二层的豪华包间,叫了三打啤酒,各种零食、刺身,满满点了一桌。我一向知道她壕,可没想到壕得那么让人难以消化。

我们全场才六个人,除了我和小叶子,还有做数据的王先霖、搞策划的张可达、咨询师严露和护士陈佳佳,都是平时几个比较熟悉的人。此刻,大家有气无力地哼了几句歌。

张可达站起来,摆出一副大哥的气势:“大家都别想了,好好唱歌,虚度人生才是正经事。”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文艺了,策划案写完了吗?”严露吐槽道。

“你看你,一天到晚都想着公事,难怪嫁不出去。”

严露朝张可达翻了个白眼。她是我们公司的金牌咨询师,月入十几万,每次行政给她排休时,她总是挥一挥手:“不需要!我不需要休息。”年年评劳模,她年年都能上榜。

张可达站在台上,抱着麦克风把一首《千年等一回》唱得鬼哭狼嚎。我们堵住耳朵,嫌他太吵。可是声音停止后,巨大的包间里就呈现出奇异的寂静。

小叶子“哎哟”了一声,从我身边站起来说:“借着这个机会,跟大家宣布一件事。”

一种不祥的预感从我心里升腾而起。小叶子的下一句话是:“我要辞职了。”

“为什么,你不是做得好好的吗?上个月才升职加薪,而且刚救了董事长,马上就要走向人生巅峰了,你干吗要走啊?”张可达追问。

“今年都走了多少人,换了几个领导了!什么人都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能对你指手画脚。老娘不乐意伺候了。”

大家又陷入了谜之沉默中。小叶子拿起话筒:“大家要高兴一点,虽然不在一个公司共事了,但我们还是同行啊。将来大家在这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那边随时欢迎大家跳槽。”

她一脸的高深莫测。倒是严露不干了:“好好的K歌怎么搞这种场面,我先走了。”

头牌的气场就在于,我不高兴了,我就要走,我随便任性。而在场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敢拦她。这真是我人生历史上最不尽兴的K歌,大家面面相觑,搞不定这种尴尬的场面,纷纷喊着要走。一堆酒和食物剩在那里,大家感觉有点过意不去,每人分着解决一些,最后分给我十多瓶啤酒。


走在回家的路上,才发现S城已经到了十月底了。公交车上一些小孩子戴着帽子,系着披风,提着篮子,一副捣蛋鬼的模样,有个小孩凑到我面前喊:“不给糖,就捣蛋。”我慌忙从口袋里摸出仅有的一颗巧克力递给他,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万圣节。

S市靠海,城市中间有一条大江蜿蜒而过,把城市切割成两半。我提着一大袋啤酒走在江边,一整天都没喝水,熬到此刻已经口干舌燥。从袋子里抽了一瓶啤酒出来,没有开瓶器,于是我四下看看,拎着瓶子在护栏上轻轻一磕,瓶盖就开了。

“手法挺娴熟的嘛。”

我慌忙转身一看,蒋玄医生穿着一身运动装和跑鞋,正看着我笑,他擅自拿走了我手里的啤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

“我每天都在这夜跑。”

他又从袋子里拿了一瓶出来,在护栏上磕开瓶盖后递给我。

江的西岸已经修出了一条观光带,芦苇、杨柳和水草驳杂,经常有人沿着江跑步。我和蒋玄坐在长椅上发呆。

不太熟的同事沉默起来的时候,是非常尴尬和可怕的。我只好没话找话地说:“我今天看到你在二楼看热闹,你还一副挺开心的样子。”

“嗯,我的同学大多都进了公立医院,每次有医闹过来,都跟打仗一样。我这好不容易才碰上一回,当然要好好观察一下了。”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进公立医院呢?以你的成绩,就算进本市最好的医院,应该也不是很难吧。”

“这是个秘密,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是很熟。”蒋玄摊了摊手,是一本正经的模样。

“呵呵。”我冷笑一声,却不好继续厚着脸皮追问下去。

夜里的江畔亮得出人意料,两岸的霓虹灯倒映在水里不停地晃动。人在这种忧郁的环境里,心情是很容易被感染的。白天积蓄的恐惧和不安,还有小叶子要跳槽的伤感,这些情绪忽然交杂在一起。蒋玄好奇地问我:“你哭丧着一张脸干吗?”

“我就是觉得,我一个文案还要去冲锋陷阵,帮着对付医闹,觉得忒心酸。”

“那你为什么不辞职?”

“给的工资还可以。”

蒋玄点点头:“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我一口闷干了手里的啤酒,蒋玄看了一眼我手里的空酒瓶:“别沮丧了,我带你去玩好玩的事情吧。”

“好玩的事情无非是买包包、看电影、吃饭、喝咖啡,可这些我现在都没心情去。”

蒋玄挑了挑眉毛,“你到底是有多无聊啊!偶尔也要出来玩一下,滋润干枯的人生。”

我实在想不出来,三更半夜还能有什么好玩,蒋玄拉着我翻上岸边的大道里,拦了辆车,直奔S城最大的游乐园。

“这么晚了,过山车还开吗?我了解心情不好玩点刺激的嗨一下,是没错。但现在应该都已经关门了吧。”

蒋玄没说话,手支在车窗边,看着外面的景色。等到达后,我下车一看,游乐园门口亮着巨大的五个字——鬼屋欢迎你!我都忘了,今天是万圣节,游乐园都相应地举行了主题活动。

蒋玄在门口买了一大桶爆米花,一手拿了支啤酒,一手抱着爆米花,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我们俩走进鬼屋,入场的时候,门口的检票员特别提醒:不要殴打工作人员。

这个“鬼屋”很大,整个游乐园都纳入了范围,分了不同的主题。里面布置得也算上心,不时有工作人员穿着奇装异服从暗处跳出来吓人。

我们走进“僵尸”主题的鬼屋,昏暗的地方,那些化妆得血腥诡异的“僵尸”,前赴后继地窜出来,我嚼着爆米花,波澜不惊地走过去。蒋玄不满地说:“你为什么不尖叫?你这样我很尴尬的。”

“培训的时候,领导为了让我尽快熟悉项目,每天逼着我在手术室看割双眼皮、丰胸塞假体、切下颌角。轮完半年,觉得人生很从容了。那个丰胸塞假体,才是真的暴力、血腥、恐怖……”

和我们同一拨进来的学生妹妹们,满屋子乱蹿,鬼哭狼嚎。蒋玄无限仰慕地说:“好想当她们的男朋友啊!”

那一刻,我想“呵呵”他。但这丧病的一天总算是过去了。

防狼神器僵尸裤袜(防狼神器毛裤)

今天上班,集团召集S城同事开全体紧急大会。

我和大家懒洋洋地踏进会议室,以为会议的精神是总结和反省,结果走进会议室一看,大厅里赫然悬挂着红色横幅——表彰大会。

“苍天啊!他们要表彰昨天遭到医闹了吗?”我惊愕地望着这副诡异的画面。

医院运营线的大佬带着各位领导慷慨激昂地演讲,全然不记得自己是昨天溜得最早的一批人。被医闹挟持的六个妹子全部得到一个很厚的红包当作安抚。

领导说:“我们是一个很人性化的企业,我们永远把员工的人身安全放在第一位。为了杜绝这种事情再次发生,我们给每位员工配了一个神秘的工具!”

然后行政部员工依次上台,把几个大纸箱搬到桌子上,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物品。

“难道要发枪械?”张可达瞪圆了眼睛,有点窃喜地说道。

“想得美!”王先霖冷哼出声。

行政把盒子猛地一掀——他们给全院同事每人都配发了一支防狼喷雾。全场五百多号人,这要是集体出去作案,简直是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啊。

就在我们觉得这是一场反讽意味浓厚的大会时,小叶子突然被人拉上台——领奖表彰!

“众所周知,叶郁利同志在昨天的突发事件上,不畏恶势力的张狂,勇敢地和他们周旋,从危境里拯救我们艾美集团的郑董事长……”

发言稿是董事办的人写的,一派官腔。小叶子救了董事长的事迹被董事办连夜编写成稿子,放在集团OA系统的首页,全集团二十多家医院通报表扬,还收录到企业的大事件里。小叶子本人也被董事长破格提拔成了“董事办组长”。

小叶子抱着“见义勇为”的奖杯,哭丧着脸对我说:“我跳槽失败了。那边公司的老板说了,他没有勇气挖我们郑董事长的救命恩人,害怕老郑一个不高兴跟他们抬杠,搞价格战。要是我们的玻尿酸价格压他们两分,他就要喝西北风去了。”

我拍了拍小叶子的肩:“这次事件后,我算是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

“如果你还想在这行混,你生是老郑的保镖,死是老郑的门神,你没救了。”

我后来会想起小叶子听完我这句话的表情。她嘴角轻轻咧了一下,像是嘲讽,又像是……一切事情都在她的计划之中了。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移步微信公众号 “戏局onStage”

作者 | 鳄鱼姐 编辑 | 方悄悄

原文链接:《碰到医闹马上逃,逃不掉就快投降 | 整形医院风云01

本文图文版权均归属网易文创人间工作室,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tacg.cn/1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