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片视频(视频)

a片视频(视频)

作者|杜都督 三三 编辑|米利暗

“韩国N号房事件在中国重演了!”

上周末,一位网友在网上发帖称,他在一个叫做“秘密花园”的网站上,发现了大量的儿童色情视频。

a片视频(视频)

随即他向公安机关报警。

此事一经曝出,立即引发了大量的网友关注。

因为每一个视频背后,都意味着有一个孩子正在遭受性剥削;

而视频的每一次播放,都意味着隐秘的角落里,藏着一个对儿童虎视眈眈的恶魔。

一石激起千层浪。

紧接着,博主@梁州Zz 在微博上爆料,在色情网站之外,还有更恶劣的事情发生。

据她调查,在外网有一个叫做“小白菜”的群聊,成员多达5万人。

在里面,每天都有人在讨论:如何诱捕一个未成年少女。

是的,在他们的嘴里,“小白菜”不是一种蔬菜,而是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之上,单纯、未经世事的未成年少女。

他们在群里公开交换女孩的隐私图片、出售图册,甚至分享“钓鱼秘籍”——如何“养”一个未成年少女,诱捕她、奴役她……

截至发稿前,这个爆料帖已经被转发了34万次。

a片视频(视频)

事件的恶劣程度不言而喻。

因为这不是什么恋爱、什么性自由,而是一场有5万名成年人参与的,针对未成年女孩的性犯罪。

越惨的女孩,越好骗

“小白菜”群聊内容,简直不堪入目。

在这里,所有被诱捕的16岁以下少女,统一被称为“小白菜”。

成年男性则假装成20岁的哥哥的样子,在一些未成年女孩经常出现的app里猎艳。

a片视频(视频)

图片来源 微博@梁州Zz

寻找到年龄小、单纯好骗的“小白菜”,就定位目标,装作很喜欢对方的样子,扬言要“处对象”。

a片视频(视频)

图片来源 微博@梁州Zz

“假装恋爱”,只是罪恶的开始。

紧接着,他们就开始利用未成年人不成熟的心智,处处设置骗局陷阱。

先是假装深情款款表白,做一些“情侣专属”的事情,比如和她们换情侣头像、打语音,让女孩们感觉到有人在关爱她们;

然后紧接着采用金钱做诱饵,给她们买点100块的小礼物,引她们上钩。

而一旦确立了“恋爱”关系,这些人就会逐渐露出獠牙,越聊越赤裸,直到图穷匕见,要求她们发裸照、裸聊、磕炮。

还有人延伸到线下,引诱小白菜走出网络,和他们发生性关系。

这已经形成了一套固定而严密的调教过程,而在这个交流群里,新手的每一步,都可以获得“前辈”引导。

a片视频(视频)

图片来源 微博@梁州Zz

最悲哀的是,这群人还达成了一个共识:原生家庭越惨的女孩,越好骗。

他们非常清楚女孩从前的遭遇:

有的小女孩常年生活在家暴的环境中,爸爸半夜拿着菜刀砍妈妈,她感觉不到任何关爱,用自己的压岁钱离家出走,每天郁郁寡欢。

有的小女孩12岁时候父亲去世,奶奶说她是外人,不给她饭吃,大年三十被赶出家门,无路可去。

a片视频(视频)

图片来源 微博@梁州Zz

而女孩的悲惨遭遇,成了被恶魔利用的致命弱点。

这些可怜的女孩,原本在原生家庭中得不到关爱,而她们不知道的是,那个在虚拟世界中,假意给她们安慰的人,实则早就打算好把她们吃干抹净。

她们以为,屏幕那端是能让她们逃离现实、真心爱护自己的哥哥,以为对方能给她们缺失的爱。

她们相信了对方的花言巧语,投入了感情,傻乎乎在诱骗下拍了照片。

她们或许以为交付真心就有回报,或许以为听话能让会让对方更爱自己。

却没想到,在屏幕的另一端,这群恶魔在思考如何攫取的更多,研究如何逃脱惩罚,交流分享彼此的“猎物”。

甚至他们把女孩的不幸当筹码,总结诱骗更多不幸者上钩:

“不缺爱的很难骗。”

“一个正常的女孩子,会让咱们看吗?”

a片视频(视频)

图片来源 微博@梁州Zz

原生家庭伤害了她们第一次,而这群人踩着女孩的伤疤,再伤害第二次。

他们互相交流“拱白菜”经验,分享从网恋到要裸照应该说什么,如何套话才能一点让女孩失去警惕性,怎样约她们出来,如何一步一步突破底线。

甚至还会相互提醒,如果被女孩家长发现,他们应该怎么逃避风险。

a片视频(视频)

图片来源 微博@梁州Zz

每个人各怀鬼胎,但共同的目标依然是榨干女孩的一切价值:

有人约到女孩开房,让她们成为自己的性工具。

有人诱骗女孩拍照,让她们成为福利姬。

还有人将得手的私密照片做成了黑色产业链,将聊好的“白菜”打包,用3000~5000的价格“转手”给下一个人。

在他们眼里,女孩不是女孩,是可以随意分享、出售、转让的性资源。

a片视频(视频)

图片来源 微博@梁州Zz

甚至还有人打算把女孩当成童养媳,“先让她住你家,好好养大,18岁放她去帮你赚钱。”

a片视频(视频)

图片来源 微博@梁州Zz

好一个“帮你赚钱”。

在这群人眼里,到底希望女孩怎么替他们赚钱?

根本不敢细想。

未成年人,一步步被围猎

这次的小白菜事件,简直是几年前“小花仙”事件的升级版。

小花仙原本是一个换装游戏,因为画风粉嫩梦幻,吸引了大量的未成年小女孩。

游戏里,购买一套好看时髦的服装往往需要几十块人民币,没钱的小女孩只能垂涎别人漂亮的装扮,望而却步。

于是,有人抓住了未成年的这种心理,在游戏社区发布消息,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称和他视频,就送米卡。

而有小女孩加上他后,这些人就开始用任意方式诱惑女孩脱衣服。

“开视频送米卡。”

“视频是要脱光的。”

“爸爸妈妈在,就找个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a片视频(视频)

他们以米卡为诱饵,抓住女孩对美好的一点点渴求,利用孩子们不成熟的心智,连哄带骗,一步步剥掉孩子们的衣服。

他们在最粉嫩童趣的游戏里,干着最龌龊的勾当。

甚至搜索有些人的联系方式,他们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15分钟多少钱,一个月多少钱,永久多少钱。

a片视频(视频)

将纯真的孩子,变成自己的玩物。

甚至不止小花仙,每一个未成年占主流的游戏平台,都会被恶魔盯上。

他们在留言板上留下“找哥哥”的字样,诱惑孩子们说出露骨的话,下一步就是要求他们拍身体部位、裸聊。

a片视频(视频)

从“小花仙”到“小白菜”这一套,针对未成年的围猎发展到极致,就是令全世界震惊的性剥削事件——韩国N号房。

2年前,韩国号房事件曝光。

26万韩国男性,聚集在几个虚拟“房间”中,围观受害者们按照房间运营者的指令,做出各样的行为:

裸露身体、在身体上刻字、舔男厕所的地板、脖子拴狗绳挂在门把手上……

a片视频(视频)

受害者至少包含了76位女性,其中有16人未成年,最小的女孩仅仅11岁,还在读小学。

她们大多经济状况不佳,或者很需要被爱、被关注,被网上发布的高薪模特招聘信息吸引,前来应聘。

高薪诱惑,再加上Telegram可以设置阅后即焚,看起来很安全,女孩们在“招聘者”的要求下,上传了自己的露脸半裸照片,以及身份证、银行卡信息。

她们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踏入了陷阱之中。

她们的对话、照片、视频,都被实时录制并在另一个房间中直播。

a片视频(视频)

Telegram的几个秘密房间里,几千个狂欢的共犯正像一张渔网,将她们一点点收入囊中。

直播裸照,还只是第一步。

很快,女孩们收到了一条短信:你的裸照被泄露并举报了,请进入以下网址确认。

a片视频(视频)

点开链接,是N号房运营者一早准备好的黑客程序,能迅速复制女孩们的手机通讯录与相簿。

拙劣的手段,却成功地筛选出了最“适合”他们的受害人。

“招聘者”的指令越来越过分,但想要退出的女孩却收到了威胁:

想要我把裸照发给你的家人、学校、单位吗?

如果不想,那就按照我的指令去做。

a片视频(视频)

他们利用受害人害怕隐私被曝光而不敢声张的心理,也利用了天然对女性不友好的韩国社交舆论场,用“道德污点”绑架挟持被诱骗的可怜姑娘们,将她们一步步变成自己的“奴隶”。

女孩们的人生,从此成了26万网友的A片,成为了他们发泄隐秘兽欲的工具。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26万网友,并不是无意的“围观者”。

想要进入N号房,需要上交“投名状”。

上传自己收藏的淫秽图片、视频、参与性骚扰对话的相关资料,就可以留在“高墙房”内,这是进入N号房的第一道关卡。如果有亲自拍摄的非法作品,亲手上传了自己的犯罪证据,那就能直接进入N号房。

据保守估计,在最初运营的4个“高墙房”内,流传着超过7000份淫秽图片、视频、对话。

后来,N号房的运营模式又改为了付费,进入房间的价格从1000元到8500元人民币不等,交易只能通过加密的比特币实现。

聚集在N号房的26万人,他们几乎是一个牢不可破的犯罪同盟,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

女孩们的姓名、年龄、住址、学校、父母的手机号……都被公布在群里,供人围观。甚至有人相约去住址“打卡”,拍下照片告诉女孩:

别想逃,你已经被锁定了。

a片视频(视频)

被捕获的女孩逃无可逃,只能沦为他们手里的“奴隶”。

成年人的恶,会得到惩罚吗?

2020年,N号房的运营者被警方逮捕,可最终被立案侦查的,仅有1名主犯和13名共犯。

而我们查询到的资料,最终被报道判刑的,仅有N号房的创始人“godgod”和两任房间运营者“Watchman”和“博士”。

a片视频(视频)

而剩下的26万人,则永远隐藏在茫茫的人群中。

这正是“N号房间”事件最可怕的地方:

这些人渣并不是远在天边,腐烂在地狱。相反,互联网的地下世界把他们包裹得严严实实,头像昵称都是虚拟、交易使用加密数字货币,来去无痕。

他们中罪大恶极的人在过着正常生活,打扮得人模狗样,成绩优秀,拿着奖学金,在校刊当编辑,甚至还会去慈善机构帮助残疾人。

在一阵哄闹之后拂袖而去,他们不用付出任何代价,消散在人群里。

中国版的N号房,也面临着跟韩国N号房一样的困境。

参与到群聊中的5万人,他们躲藏在Telegram虚拟号码、虚拟头像的背后,恶意张牙舞爪,却令人难以循迹,如果找不到人,法律对他们也无可奈何。

那道德上呢?对这群恶魔有任何约束吗?

韩国N号房事件后,还有参与者觉得自己很冤,委屈得睡不着觉。

“我花钱买视频,愿打愿挨为什么有罪?”

“最大的受害者明明是我们这26万参与者。”

a片视频(视频)

从这次曝光的聊天记录看,也有人虚伪地反思:

“我感觉对不起女友也对不起小白菜。”

a片视频(视频)

图片来源 微博@梁州Zz

“让小白菜整得良心过不去了。”

a片视频(视频)

图片来源 微博@梁州Zz

似乎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给自己购买了一张道德上的赎罪券。也许还自觉道德高尚,良心未泯。

可实际上,群聊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恶魔,都是罪犯。

他们藏匿在人群中,也许就在你我身边。

是某个女孩的男友、是某个孩子的父亲。

每思及此,都令人脊背发凉。

如今,事实调查未明,我们能做的不多。

如果你已为人父母,或者身边有未成年人,那一定时刻关注他们的精神状态,关注他们收到的陌生包裹,和拿着手机独处的时间。

作为普通人,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对事件的关注,保持谴责,转发给更多的家长,让更多的人保持警惕。

希望法律不放过每一个恶魔。

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拥有一个安定的、不被破坏的童年。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tacg.cn/2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