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不知道饮酒和饮水有什么区别?酒越饮越暖,水越喝越寒

南四奇,北四怪,东西魔偶无常在。

三十年前天星殒,奇花四分云天外。

万古传承有七门,一袭道袍异世来。

重生二世破世情,早破童身能如海。

有因有果意识非,一入江湖岁月催。

阴阳真气立双骄,冰原巨熊自神威。

天香有女成青丝,恩怨情仇全无悔。

自古江湖多风雨,不胜人生一场醉。

三木坐在榻上打盹。

本来还想起来玩会DOTA,那知道他正在梦里沉迷,不想醒来。

在梦中他穿越异世,正在烦恼。什么知识都没有,以前在学校里学的大部分己还给老师。不说在异世称孤道寡,他连泡个妹妹的本事都欠缺。

更悲剧的是他正被人轮,眼看就不行。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不会吧!”林三木迷迷糊糊道。

中午的梦,让林三木一身冷汗。他只是一个会修电脑的普通人,平平淡淡地过着生活。他不想起什么波澜,毕竟他上有老,下有小了。“如果自己出了什么问题,那么家人怎么办!唉”

虽然这样想,但是他还是动了心,试问谁又能甘心就这样一辈子呢?谁又不想有一个与别人不一样的人生呢?怀着忐忑的心,林三木下了榻,出了门。

生活一如既往的平淡,就像白开水,日子一长却充满了苦涩。

然后他发现自己正在准备着一些东西,虽然有些莫名其妙。把一些古今中外的一切感兴趣的资料整理到电脑里,音乐,舞蹈,工艺,食谱。甚至还有中华5000多年流传下来的武功,国术直到那台1000G空间的笔记本罢工。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就是我内心的选择。”林三木悠悠叹气。有的时候,人想要骗自己是很难的,往往你最不愿意承认的,而心就像一面镜子让你无所遁形。

林三木从小命运多舛,只有一个爷爷、姐姐、母亲和自己相依为命。在这之前,老妈已经多次提到三木的个人问题,可是老妈哪里知道他心里的孤苦,寂寞。

有些东西,有时候并不是一个婚姻就能够安慰的。也许上天自有玄机,那也就是他所不能明白的了。天意诚难测,对于自己不能明了的东西,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呢?

抱着笔记本,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

三木空对天地,只觉:风烟俱静,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

当夜,一道闪电之后,三木就从地球上消失。

三木混混沌沌,意识己生,只觉身处黑暗,不见光明。于是观想自身,发现自己居然是一个肉团,眼未明,口难张。身子被无处不在的温水包裹,十分舒爽。

直到有一天,听见有妇人在自言自语:“西木,你又踢妈妈肚皮了!这么顽皮,一定是个胖小子。罗斯回来一定很高兴。”过了一会又道:“西木,你爸爸说不定正在远方想着我们呢”

刚才三木只不过意识动了一下,哪有踢她肚子。三木心想:“我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已经穿越。”

没听完妇人的唠叨,三木自己明白本身情况,原来自己还未出生。“完了,我的1000G,我的周星星,我的吉泽明步?”良久,三木一声叹息。

“唉想想也是,灵魂可以穿越时空。一台笔记本电脑,怎么能穿越时空?

“妈妈的,谁想真的穿越了,我也只是想想而已的。”眼前的日子,三木只能时时刻刻对着水滴看着气泡。什么都没有,只有无形的水在身边流动着。

无聊的日子一如既往。三木早已习惯林氏的没完没了,也接受了笔记本没有了的事实。他此时正隨意,观想着自身,这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

不经意的意识流经百会之时,大量的信息迎面而来,传进三木的脑海。“痛,痛,痛”这是三木此时的唯一感觉,而后不醒人事。

当他再次醒来,便强忍剧痛,想清了前因后果。原来,笔记本消失了,而信息却留在了脑海里。三木喜不自盛,无言可表。

日子一长,三木百无聊耐,只得试试老祖宗的道家养气之功。于是乎从脑海里调出一则气功的入门心法,开始练习。

想到就做,立马观想入定。观想自身之时,三木意起意海,神归空明。三木此时身子未成,乃是血肉一团。

于是观想本身之变化,觉宇宙之无穷,小极小,大至大。乃是集心火与周身之水平衡阴阳,而成太极。时日一久,看见细胞生长成形,于是将观想之身附于其上,于是三木意识便生,人形将成。

大约一周前后,便见虚空三木身上一股虚无的气流在循环,由丹田,到气海,经中庭,华盖,在经百汇,灵台,汇于长强,会阴,再流入丹田。三木不由信心大增:“本来以为是骗人的,看来我也是个习武奇才!”

原来气功本不容易,只因他还未出身,份属先天,少了许多执绔,才让他一举成功。从此以后,三木醉心于习气,打发时日。就这样,又过了三个多月。

一天,三木感到一股莫名的伤悲,由心里生出。心道:“这是怎么回事!”然后只听到林氏在哭。但是三木茫然,不知其究,只得无奈地继续自己的修习。

又三个月过去,三木手脚长全。也成功地将回流而成的气团,移到肚皮之下。心火与周身之水,阴阳相济,调和龙虎,身躯终归正常。

三木知道自己可能就要重生了,立刻将自己的状态调到最佳,全身放松。不多时,三木顺产而下,开始了异世之旅。

三木在林氏怀里,吸着奶。眼角余光随着马车,渐行渐远。几个月前,父亲死于意外。从那以后,母子待遇一日不如一日。这时,三木也就知道那时,自己为何会莫名悲伤。

出生之后,他居然不具备属性体质。就是火属性,水属性不具备火属性体质的人是不能继承爱德华家族的家传武技的。

更严重的是,他居然和林氏一样是东方人特性——黑发,黑眼睛

这难免会有许多流言蜚语,爱德华希顿决定:将爱德华罗斯小妾林氏和其子撵回原籍。由长子爱德华赫伯,次子爱德华密伯斯,长女爱德华德芙和家族的长老共同见证。

三木看着母亲的脸,却看不清她的表情。在强大的爱德华家族面前,她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那怕只是做个样子,说一句狠话,充个光棍。

她从十七岁就跟着罗斯了,三年的光阴过后,留下的只有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和一些旧衣物。前面的老黄牛慢慢的走着,面对赶车老头大声的吆喝,眼神都不屑回应一个,自顾自走。

二天过后,就到了林家村。林家村居于横断山脉东北面,是一个相对封闭的村子。

一条河从村中流过,大约有十米宽的石桥横贯南北。这条河是这一带的母亲河,林家河。而林氏父亲则是林家村上的村长林明全。

见了林明全,林氏泪如雨下,备言前事。林明全心痛不己,却没有什么两全的主意。他只一个林家村的村长而以,他又能将爱德华一家如何呢?

只得和其妻金氏,安慰林氏,让其在家安心生活。让儿媳李氏,找到林氏哥哥林东生,安顿成一家。

还是那句老话,时光荏苒,岁月如梭,闪眼间一年己过。这时的三木已经能言能走,阴阳玄功与灵智早开,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西木,你慢一点!”林氏从房里追出来,“一会儿就用饭,你还要到那里去?”时间真是世界上最好的疗伤之药,仿佛年前的悲伤己不复存在。

这一年时间里,三木早将象形拳形意拳,利用电脑合成了几个大系,然后改名叫天地众生相。正想到处面准备道具练习,哪里会听林氏的话。“知道了!”回头回答了一句,人早不见。

三木因为生性懒散,并不想苦习道家功夫,但是现实让三木妥协。他不习功难道还和那些几岁的小屁孩一起去抓知了,捉蝴蝶?我的个去,那不比习功还郁闷。

脑海里电脑上的资料自己看的都可以背下来,也不知为何记忆力会比前世更好。而前世,三木就是以记忆力好而自以的。

于是就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却不得不因为无聊而努力习功。这种事对于三木来说,虽是悲剧,却没有选择。

不但如此,这世精力也比前世高出太多。每天只要睡二个小时,他就己经再也睡不着。只能迟睡早起,又不能被家人看出异样。唉,连睡个懒觉的权势也被剥夺。

只能晚上没事就打坐,早晚对着日升月落吐纳真气,修习阴阳玄功。白天就偷偷地到处观察天地万物,修习天地众生相。

三木用刀把黑竹,砍将下来,破成丝,编成球。有如前世足球大小,四面俱圆。然后将球端于胸前,引阴阳玄功于其心,成阴阳太极。这样做,能让阴阳玄功,平衡发展,阴盛时以阳相合,阳强里以阴相济,一年以来,功力日渐深厚。

然后再用一些时间,来练合成的几系象形拳法:“龙,蛇,虎,鹤,等等”学不到这世界的手段,只有学学头脑里的。

这些都是中华几千年来经过反复论证的真理,而且更合复自然与天道,未必不如那些所谓的斗技,神功!

这是个混乱的世界。经过这一年来的了解,三木己经知道了很多。找到地图与史记方面的书,那是别想,还不到层次。

他只能知道个大概:和地球1000多年前差不多,只不过东西方的人混合到了一起,血统也没有很深的区域性。这世间的人大多都尚武,平民由贵族世家和各大势力统治着。国家的集权太弱,不可与前世相提并论。

如此一来,更加章显出武力的重要。所以三木要习武,必须习武。不然连自保都做不到,又如何立足。想道此,三木更加卖力。

三木出生时就表现的和别人不一样,不哭不闹,聪明伶俐。而且从不让大人担心,因此家人都有些放纵他。

这就更多了独处的时间,有更多的时间做准备。又五年过去,三木因时常习功,也比普通七八岁的小孩还要高。偷偷练习的功夫也己小成,心里生出到镇上去看看的念头。

一天早晨,舅舅林东生正要外出。三木叫道:“大舅,能带我到镇上去玩会不?你看我连母亲给我的压岁钱都准备好了。”三木说完举起小手向林东生示意。

林东生道:“你母亲知道不?”

三木道:“不知。”

林东生走过去摸了摸三木的头:“我们先去知会你母亲,不要让她一会找不到你,瞎担心。”

知会了林氏,林氏便送他们出了门:“要小心些,早些回来。”

三木道:“知道了,知道了。”不多时,三木与林东生己进了镇子。

街面上到处都是人,东西往来,络绎不绝。林东生将三木安排在了一个小饭店,叫了几个白面膜。叮嘱他不要乱走,就上街办事去。

三木盯着有些发黄的白膜,不由骂道:“妈的,果然够白。”

现在他已经对这世界死心,回锅肉都没有,这让他那有吃饭的兴致。

还好自己玄功小成,而且林家也是小富之家,吃穿不愁,不然他可能连死的心都有了。

正想将白膜丢掉,却看到一个大约8岁的小男孩,正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手中的膜。

他衣衫褴褛,表情复杂,看着白膜的眼神充满了固执。

不期店里伙计发现了他,朝他不住叫嚷道:“小乞丐,出去,出去,不要影响了店里的生意!”说完话,作势来赶。

小乞丐无奈,只能转身离开,漠然出了店门。却不走远,眼睛还只看着三木手中的白膜。

三木发现手中白膜,重愈千斤,再也扔不出去。

三木起身向小男孩走去,小乞丐好像发现了,越发走远。

三木追上了小男孩,看着眼神闪烁的他。问道:“你想要这个馒头。”

小乞丐点头。三木给了他,小乞丐接过,怯生生的问道:“还能给我一个吗?”

三木点头:“你跟我来,全都给你。”

进了店,伙计对三木道:“小客官,你不必可怜他。这些小乞丐,双林镇有很多,你给得了一个,给不了所有。而且他们不一定会领情,还可能叫来更多的乞丐”

三木打断了伙计的喋喋不休:“谢谢你小哥,我知道了。这事我知道如何处理。”伙记明显不信,心想:“你自己都还要人照顾呢?”

不过也没在多说什么,自去招呼其它客人。

小乞丐对三木说着感谢的话,说完就走。走了没多久,三木就跟了上去。走过了几条大街,穿过一个小巷子,到了一个破败的小茅屋。

只见那小男孩,把其它的馒头留了起来。用一个破旧的瓦罐煮着一些水。水开了就倒出一些,先盛给一个小女孩,后给自己。然后你一口,我一口,就着馒头吃将起来。

许久,三木象是明白了什么。回了小店,等着大舅。又过了大约一小时,林东生顺带些货物回来了。

林东生又自吃了一些东西,就带着三木回到了家。

三木对林氏道:“母亲,为什么镇上有许多的小乞丐?”

林氏对三木的问题有些奇怪,还是回答道:“听外面的行脚商人说,有地方打仗,可能是流浪过来的吧!”

说完叹息一声。舅舅林东生也感叹:“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受难,最可怜还是这些没有父母的孤儿。”

三木又道:“我们能不能帮帮他们呢?”舅舅林东生道:“我们家虽然小有富足,但是并没有能力管这么许多。”

“那如果我们有足够的钱,来做这件事呢?”三木不死心道。

爷爷林民全道:“西木,你同情这些小孩,爷爷也能理解。不过,我也只不过是个比保长大一些的村长罢了,做不来这件事。”

三木道:“那就是说,如果我有钱有能力来帮助他们,爷爷你就不会反对,对吧?”

“哈,哈,哈,我的孙子好志气啊?是的,只要你有这本事,我定不反对!”林民全笑道,但却没有放在心上。

认为只不过是小孩子一时的一厢情愿的想法而以。林氏却笑骂道:“父亲,就你让他瞎来。少让我们操些心就好了,从小就不给我省心。”

舅舅林东生却道:“小妹啊,你就别说了,我那小子要有西木一半聪明,我就心满意足了!”

林民全也兴高采烈地附和:“就是,就是。”林氏很欣慰,脸上不由流露出笑容。

村里的一切都很原始。三木已经花了好些时候,想办法做成一些工具,把房间弄得和前世一样。

不过还好,村里不少木材。但是这些东西都不能在短时间里变成钱。还得在近时间内,想一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有了,这个世界的药理知识还不全面。不如用前世一些中医的方法采些草药,习成药丸。然后在找到镇长老爷与他合作。

这样一来,要不了多少钱就可以办成,而且又没有多少人竞争,容易成事。

当然,要有很高的利益那可能眼下还达不到,不过胜在细水长流。自然也少不了那种药,凡是那些有点钱的人,为了多搞几个女人可少不了这个东西。

打定了主意,三木不再多想。找到了林民全,说了想法。并说明那药方是自己用一个馒头,与一个过路的老乞丐换来的。并且让他支持,带他到镇长宁家去走一趟,寻求合作。

林民全道:“如果那药真有那么好,我们自己得不是更好?为什么还要与别人合作?”三鄙视的看了一他一眼,心想:“难怪你只能当当村长,连借势让人分担压力都不懂。”

只能细心解释道:“如果别人眼红怎么办?好歹人家宁镇长早年还是小巴山门的徒弟,而且家里还有些供养的江湖人物。我们有什么,如果别人来要我们交出药方呢?那时交还是不交,说不定还会有性命之忧!”

林民全想了一会儿才明白,越发感到孙子不同凡响。不住的道:“我为什么没有想到呢?看来这事还真可能成。你能想的这么清楚,那我就和你去跑一下。”

“当然能成,不过到了宁家有必要震慑一下。不然他可能起会起歹心。”这话当然不能当面说,三木心里打作主意。

三木第二天就去把那乞丐小男孩和小女孩接了回来,才知道小女孩是男孩的妹妹。

他叫张文远,小妹叫张芸,刚来林家还有些不习惯。看着这,看着那,显然对三木房里的摆设感兴趣。

却并没有急着吃东西,直到林氏催,他们才仔细吞咽起来。三木心如明镜,知道这里面怕是有故事,他们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林氏显然更加爱他们,还去找了几件三木的衣服让他们换上。不住看前看后,说着小孩子可爱之类的话。

又到清晨,舅舅林东生和三木准备好的上山的一切,辞别了家人。一路上林东生仔细的挑着路,以免遇到野物。一边又按照三木的指示,挖出一些奇怪的根苗。

太阳刚下山,三木认为差不离,于是由林东生背着回到了家。其实凭着三木此时的先天阴阳玄功,和自小所练的武学,走这此路跟本就如履平地。但是他不想让家人太过惊奇,只能看着大舅龟趴一样回家。

按照资料里的方法,三木动起了手。不一会就配好所有,治感冒,疼痛,跌打让一旁观看的人,云里雾里。然后仔细的调配了最后一种,大约一个多小时时间,所有都归类完结。

三木道:“大舅,你把这些药分开,各自混合均匀,最后做成指头大小的药丸。然后我们在想办法包装好,哈,那财源还不滚滚而来!”

林东生大为不信:“这就成了,怎么会有这么简单?”林民全和林氏也一脸的不信。

三木道:“制药其实很简单,重要的是要找对草药,不然那有那么容易?这几种草药我早就证明了是绝对可行的,你们就别瞎担心。”

大家对三木的平常表现看在眼里,也就不在多问什么。只林东生另外:“那最后,你仔细又小心的药,是什么药?”

三木没有直接回答,只说:“今天晚上回房前吃一颗,保证你清清楚楚!”看到林东生怀疑的表情,三木诚实的道:“你就放心吧!大舅,我那可能害你。”

林东生不在多说,闷头接过就走。林东生走后,林民全和林氏都好奇:“那药不会有什么吧?”三木不想多言,只说包他无事,便回房吐纳玄功。

林东生不知那是迷魂药,也就和水一吞。半小时之后,只觉浑身发热,春心萌动。不得己只得急匆匆找李氏,办事直到天晓。

太阳初生,洒下一片金黄,但却仍不见林东生夫妇出来。只道为何,乃是因为李氏昨晚叫了半晚,今天无颜见人。

众人现都知道昨晚林东生吃的什么药。也只是听过,未曾得见。因为这种药一般人家是用不起的。配方一般都在大家族,或是江湖武林人物手中,而且药材昂贵。

林氏却没有管这许多,见了三木抱住就打。还一边叫:“我让你不学好,我让你不学好。”三木不好跑,只得让林氏狠揍。

过了一会,林民全才拉开林氏。直到林东生夫妇羞答答的出来,三木仍然跪在堂屋里。

如是,三木发现,这药效是不是太强了些。有如自己练的气功一样。成就阴阳玄功不说,还能以炎阳真气布满周身,寒阴真气离体不化

想来想去想不明白,最后自认为是异世环境与前世不同,所引起的异变。看来得减少药性,不然过于夸张总不行。

林民全准备好了一些礼物,和三木一起到了双林镇宁家大门前。与小厮说明因果。小厮报进门去,不多时,就将三木爷俩带入客厅奉茶。

茶杯刚离口,宁镇长己道门口道:“民全久候,宁某有失远迎。”

见爷孙二人离座揖首,宁华点了点头。林民全为林家村村长,曾与宁华有过交道,便道:“不敢,不敢,今日有事登门,来得匆忙,但请见谅。”

二人说着客套话,三木便上下打量着这小巴山门下的宁华。只见他气定神闲,似与平常人不同。

身后还跟着二肌肉男,不过在三木看来却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还是宁华要高明些,但也有限。林民全客套完,看了看宁华身后。宁华会意,手动之间就支出了众人,只有他们三人在房间之中。

林民全将前事全盘道出之后,宁华却有些不信。这也由不得他不信,他也知道林民全的小女曾与爱德拉家结亲,但几年前回来了。

也可能是在爱德拉家庭带出来的。想到这里,宁华有些信了,就问:“有现货没有,毕竟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三木道:“在我这里,宁叔叔。具体事宜,能让我与你在内室谈吗?”宁华有些狐凝的看了看林民全,见林民全点头,于是就鬼使神差的引三木到了里面的一间客室。

宁华想先看看小不点要说什么。但三木并没有说话,运起炎阳真气将旁边的一镶龙的三足鼎,在宁华不可思义的眼神中举起,又放下。

然后手掌在上一印,只见一个小手就留在了上面,证明这一切并不明幻觉。宁华一身冷汗,满面惊容。就听见三木道:“宁叔叔,小侄这手段比你如何?”

三木也吓了一跳:“我只是想在上面按二个手指印而以,看来宁家这鼎不咋的啊?”其实,在三木的先天道家真气威力下,这只是小事一件,只是三木也不了解。

宁华实话答道:“高明太多,我师门中也只怕只有掌门才能做到。”但是三木并不知道,就对宁华道:“我今天如此这般,只是想取信于你,这药都是我师父让我练手的。想我们双林镇地处偏远,远离江湖。我师隐居于此,很久了!不想被人打扰。我今天代他前来,相信宁叔叔定能明白我师之诚意。”

宁华道:“明白,明白,我决定与你们合作,毕竟合则两利。”然后手拭虚汗。“那好,过后几日,我大舅会送药与你,到时五五分成,我方只生产,价由你们定,如何?”

宁华大喜过望,不住点头。于是三木将作样品之药,给于宁华,向他证明,以安其心。

最后,三木爷俩是由宁华亲自送出门来。林民全受宠若惊,还以为宁华是因为合作达成才如此这般。三木也不多说,安心归家。

且说三木心安,但宁华却心有余悸,看着三足鼎久久不语。也为达成的合作,而高兴不己。他只小巴山门一个不入流的门下徒弟,不然那会回双林镇。

双林镇地处横断同山脉之下,一不是交通要道,二没有往来豪商,三没有武林世家。那有什么油水!也就自然成就了这一方乐土,从没有大灾大难。“本来以为自己是没什么出头之日的,那知道嘿嘿!等多有了钱,就可再纳一门小妾,享享艳福。”

大约一个月过去,三木主导的事情也上了正轨。从此林家就富足了起来。一家人都十分高兴,直夸三木。

林东生从此不在打猎务农,转而采起了草药。其中效益最好的数迷魂药了,简直是令三木也没有想到。这下归林氏郁闷,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种药,反而比治病救人的药,还要受欢迎。

宁华价格公道,双林镇的人们从此有福。而迷魂药在宁华的努力下居然卖出了双木镇,向四周辐射。宁华自己也赚了个钵盘满贯,最终如愿以尝纳到了第三名小妾。

三木找来了张文远两兄妹,对他们说了自己有意收养流落在双林镇的孤儿。张氏兄妹兴奋不己,毕竟他们还是几岁的孩子,那有三木在世为人,那么老成。

张氏兄妹高高兴兴的和三木去接回了流浪的孤儿。大约有200多个,其中还有些都已经残疾。众多孤儿被接回了林家,吃饱了饭,穿好了衣,都还以为身在梦中。都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只怕有什么闪失被再一次赶出去,再一次流落街头,朝不保夕。

这些流浪儿,如果没有一些好心人收养他们。那么以后不是被人打死,就是饿死,就算好运活了下来。以后男孩不是成为小偷,就是乞丐;女孩不是成为青楼女子,就是骗子。

看到以自己的能力,能够做到这些,三木心里颇为欣慰。但是也只能做到这些了,更多就有所不及。

因为收留了他们,那就不仅仅是保他们衣食无忧就可以。而是要授之以渔,教育他们读书识字,堂正做人。还要教他们安生立命,以后可以好好的在种混乱的世界上生存下去。

三木想了整整一晚,决定因材施教。有习武天赋的,就教他们一门功夫,没有的就教他们学习医理。或都按照兴趣,让他们自己选择,以保证他们自己的独立生活的能力。

第二天一大早,三木就把所有的流浪儿都集中在了一起。

他们按照三木的意思,排成了几对,男孩由张文远负责,女孩就由张芸负责。

三木先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大家不要太过紧张,你们放心,我是不会无故让你们走的。”孩子群里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声音,不过多是兴奋。

等众人情绪都平伏下来,三木接着道:

“我不可能永远都养着你们,你们必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用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有没有问题?”

看到众人都沉默,三木继续道:“没有出声,那我就当你们同意了!同时我会将有习武天赋的,收成记名徒弟,让他有一技防身;没有的我也会有选择性的教他们一技之长,让们以后有一技为凭。从今以后,张氏兄妹就是你们的师兄师姐,以后你们也就是师兄妹了,大家要互相爱护,万事以和为贵。”

“如果有什么争执,大家要开门见山的说清楚,不得私下里解决。入我门中的第一条门规,就是不得同门相残。如有违者,我定让他万劫不复。”

话说完,三木默动玄功。阴阳玄功交替发作,热胀冷缩之下,将一块磨盘大的青石化为灰粉。吓得下面的孩童个个战战,人人兢兢,心里不敢有丝毫二心。立了威严,三木目标以达,也就顺势让张氏兄妹带他们下去,将养好身体。等一星期后身体养好后,再作计较。

不说众孩童惊心,被张文远带入林家新建的安顿房内。且说张文远此刻心里却似翻开了滔天巨浪,他沉寂下的心不由自主的跳动起来。他身负血海深仇,那里容他忘记

一周过后,万事俱备。三木准备好了刚完成不久的门规,向操场上的200多孩童念道:“

一戒:同门相残,二戒:还是同门相残,三戒:同样是同门相残!

四戒:不从仁德,恣意为恶。五戒:不当人子,不尊长辈。六戒:不自量力,妄自尊大。

其余本门倒无特别要求。现在,大家决定是否以后尊我为师,从此不违师命?如有异意,那么我也会让他有一技之长,待其学会,离开此处;如果无异,那么从此以后,但我有命,不得违背,否则轻者逐出门墙,重者身死人灭。”

不过这是三木多心,经过上次那次威慑,现在这些孩童看他如同天神一般。对他的话不敢丝毫有违。

三木叫过张文远,让他去处理,结果出来,再来相告。三木自出了房门,外出去吃喜酒。

这喜酒又是如何一说呢!原来同村的另一富户马家,给儿子娶媳妇。自从三木家发达以来,己经成了林家村第一大户。

再经过三木家收纳孤儿的义举,使得林家在双林镇又赢得了慈善大名。在林家村的地位那是不作第二想,便成了众家巴结的对像。

三木其它事一概不问,上了席只是自己吃喝。过了一会儿,新娘和新郎出来见礼。礼毕,又有支客先生,大说特说,三木更是无趣。

忽然一阵香风扑面,三木抬头望处。只见新娘子,娉娉袅袅走将出来:头罩鸳鸯红盖头,身穿龙凤吉祥红霞衣,腰围蓝暖玉红丝带

三木只觉一时间,心如鹿撞,不能自己。但却不明所以,暗自奇怪,最后只得径自回家不提。

到家大约夕阳西下时候,林氏到家。口里不住说:“可惜啊,可惜,孟家小娘子这么水灵灵的一个人,居然会嫁给那有痨病的郎君。她这一生都毁了”

三木听在耳中同,记在心里。到晚上就寝之时,心神不宁,无法运转玄功。于是不再迟疑,将真气贯于足下,飞身出门,赶往新房。那用一茶之功,片刻而至。

这时大多宾客己散,喧嚣己去。三木用手指将纸窗扎破,以眼观之。

只见新郎官己经轩开了新娘头盖,脱了新娘衣物,只余一件月白色的肚兜。三木只觉眼前一片雪白,眼里再没有其它颜色。

三木己然如此,更何况那痨病鬼!形象更是不堪,三木不由心中鄙视。他早就忘记了他自己刚才的表现。

突然变故己生,痨病鬼身体本就不好,那受得了这种刺激。顿时倒地不起,大口喘息,不一会没了动静。

三木给吓了一跳,那新娘也哭叫了起来。不一会就有许多脚步声往这里赶来,三木为免被人发现,偷偷的跑了。

三木转念一想:“妈妈的,我连新娘子模样都没有瞧清楚,却看了一个死人,晦气啊,晦气!这是不是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呢?可怜的是那家伙没造化,花都没有碰到,就升了仙。唉,新娘子己后日子怕是不好过了,这可是连万恶的旧社会,都不如的异界。”

三木心有慈悲之念却无解决之法,只能足下不停,回房睡下。

又过了几天,三木放下心中杂念,在操场上集中了所有孤儿。“感觉到气感的人,那就说明你有我入门功夫的天赋,我将收为正式徒弟;反之没有的,那么只能是我的记名徒弟,我将会将我其它本领教给你们,不必灰心。”

说完叫过张文远,让他负责,自己就在一边静坐习气。舅舅林东生见三木搞的有些神秘,就进来偷看。三木早知道会让他们知道,也就让他看。

那知道林东生回去与家人一说,却被认为是三木为了强身健体而弄出来的新动作,也都没有多大在意。见到家人如此,三木就更放心。

最终,一月之后,有108人成功找到气感,成为了三木的正式徒弟。张氏兄妹也在其中,个个兴高采烈;而没有成功的,也有的人哭了鼻子。

三木也没有办法,习武那也是要有天赋的,不能强求。只得用尽办法将他们安慰了下来,然后分别受艺不提。

从此,林东生就成了这些记名徒弟的负责人。带着人跟着他进山采药,同时锻炼身体。而正式徒弟大多无名,跟三木一样姓了林,由三木自己亲自教导。

对于三木希奇古怪的想法和本领,一家人也不再好奇。经一家人研究决定,只要他不闯祸,也就由他。问他那里来的这许多奇怪的本领,三木笑说自己在梦中,一个白胡子的老公公传授的。

林氏一家恍然大悟,一阵点头。他们倒是对三木教他们采药,练药,练习厨艺,有一技妨身倒是非常认同。却不认同,三木教的那些什么甓柴,挑水,站木桩。

为了带领和鼓舞他们,三木也带头练习。这样一来家里人,当然就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就这样春去秋来,一年过去了。众孤儿,也不在是孤儿,也不复当初才进门时的小心翼翼。都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也习惯了新的生活。精气神和以前相比,正可谓是天上人间。

三木学习了电影《少林寺》的管理方法:设计了榻位,习功操场,生活区域

所有的一切都按照三木原来的想法,井井有条,并行不孛。

张文远道:“师父,所有的师弟妹都能够让气感,运行一小周天了。”说完站立一旁。三木想起:自己曾和张文远说过,待所有人气感能运行小周天时,就通知自己。

于是道:“知道了,那今天的功课不要做了,我会教大家新的东西。”于是把自己用电脑脑海整理出的天地众生相,分门别类传给了他们。其中以张文远最为出色,让三木大为高兴。

欢迎关注 公众号 木犊轩 异世道袍 精彩继续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tacg.cn/2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