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葫芦娃火娃图片(葫芦娃火娃图片头像)

#头条好心人#

#寻找最美志愿者#

联合国统计,截止到2021年,中国有1300万自闭症障碍者,其中14岁以下的儿童超过300万人。

这些孩子不喜欢与人交流,很少和人对视,像是一颗颗孤独的星星,漂浮在自己的小世界中。

在戈娅@大理海灵眼里,自闭症的孩子们像一群纯真的小动物,稚嫩而真诚,拥有独属于他们的天真烂漫。

金刚葫芦娃火娃图片(葫芦娃火娃图片头像)

戈娅

他们的一天

在云南大理喜洲镇,许多14岁以上的大龄自闭症儿童正在戈娅@大理海灵创办的海灵社工服务中心接受特殊教育。

每天早上,孩子们手拉着手围成一个圈,相互问好。晨圈散了,全新的一天正式开始。

上午,老师先带着大家伙来到海边的大草坪上做晨间运动,孩子们手脚并用地参加平衡项目,踢球,做沙包游戏,在运动中锻炼协调能力。

金刚葫芦娃火娃图片(葫芦娃火娃图片头像)

晨圈

此后,别有趣味的食育课开始,老师带着大家一起做饭,一起吃饭,孩子们学着煮水果汤,做煎饼,脸上粘上面粉,化身一只只小花猫。

午饭前,孩子们会在老师的带领下规划一天的时间安排,降低焦虑心情。

午休完,大家会进行围读活动,下午则会展开丰富多彩的主题课程,比如手工、绘画、绘本等等。

一天结束,到了晚上,孩子们聚在一起回忆一天都做了什么,再次手拉手围成一个圈,相互道别,期待明天的到来。

戈娅的儿子火娃也在其中。

金刚葫芦娃火娃图片(葫芦娃火娃图片头像)

大家在海边

辞职

2016年,戈娅下定决心,辞去了新女报主编的职位,离开了工作十四年的单位,带着儿子火娃远赴云南大理。

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尽到母亲的责任。

火娃两岁过一点的时候,戈娅发现他和其他孩子有些不一样。“他不怎么和同龄小朋友玩耍,语言倒退回一岁多,出现了一些自闭症的基本症状。”

医院的诊断结果出来,火娃确诊了自自闭症谱系障碍。得知消息的戈娅心情几度十分焦虑,前两三年,她都并不接受这个事实,但后来,她觉得自己应该去搞明白自闭症到底是什么,开始了解相关知识,克服了未知带来的恐惧,慢慢接受现实,甚至还产生了想进一步去了解的兴趣。

这期间,戈娅工作的时候进行相关的采访,抽空去做相关的公益活动。一次,她接触到重庆的一家自闭群体帮助机构。在那里,最年长的自闭人士已经55岁,大家都被人关照着,能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景象一派和乐。

从那时起,戈娅开始意识到,自闭儿童也可以在有人支持的情况下过上快乐的生活。

几年来,火娃坚持在重庆接受康复治疗,但康复的压力太大,他的情绪问题不但没有缓解,反而越来越严重,在2016年达到了一个极端。六岁多的火娃在家里抠墙皮,经常爆哭,只要衣服上沾了一点水,一身衣服都要全部脱下来。

孩子濒临崩溃,戈娅做出了辞职的决定。“我觉得我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就不想去考虑更多的事情了。”

戈娅在大理的朋友告诉她,大理是一个风光优美,人文环境良好的地方,很适合孩子成长。辞职之后,戈娅便带着火娃来到这里,暂时居住在开客栈的朋友家中。

她的努力没有白费,到大理之后,火娃的情绪竟然真的稳定了下来,变得愿意和人亲近,也开始参加各样活动。

在家里,邻居们会热心地邀请火娃到家里吃饭。菜市场的摊主们认识火娃,常常把豆腐脑、豆浆免费送给他们喝。将来,戈娅的朋友还计划带火娃回云南老家,参加当地的火把节。

在戈娅心里,大理给火娃带来的变化,也正是在这里,她找到了自己余生所要奋斗的事业。

金刚葫芦娃火娃图片(葫芦娃火娃图片头像)

开展集体活动

助人

从火娃被确诊开始,戈娅就开始不断学习自闭症的各种知识,几乎成了一本自闭症百科全书。

在大理,戈娅慢慢遇见了很多面临相同困难的儿童和家长,决定不仅仅要自助,还要助人。

2019年,戈娅循着人智学理念的引导,为无法进入主流学校的自闭症儿童提供日间课程服务,也给家长们进行心理疏导。目前,戈娅等人已经将服务对象扩大,将帮助对象辐射到了脑瘫、身心多重障碍等障碍类别的孩子。

2022年,戈娅注册成立了大理市海灵社工服务中心。家长们只需要支付老师薪水和生活费,整个机构的其他开支都通过筹款来获取,并不盈利。

戈娅不经常宣传,找到她的家长们大多都是靠着口口相传被吸引来的。

今年初,一位脑瘫儿童来到了海灵接受特殊教育。

“那是一位十岁的男孩,他从来没有上过学,兴趣很狭窄,只喜欢骑自行车,刚来的时候每天都在叫。现在他已经能跟上所有的课程,兴趣变得广泛,还可以在集体中做配合。”

孩子的改变让戈娅欣慰,但更让她欣慰的是孩子家长的变化。

据戈雅介绍,这位男孩的父母几乎寸步不离地在家中陪伴孩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再有自由支配的时间,心力交瘁。这对父母把孩子交给海灵之后,终于能够松一口气,拥有一些发展事业的个人时间。

现在,孩子的爸爸在大理继续开办摄影工作室,妈妈学习中医,打算考中医执照。”在戈娅看来,特需儿童的父母承受着更大的压力,她希望大家都能有机会松一口气,追求自己的梦想,去过属于自己的人生。

金刚葫芦娃火娃图片(葫芦娃火娃图片头像)

孩子们进行活动

愿望

能让特需群体融入社会,是戈娅等人的愿望。截止到目前为止,除去日间教育,海灵还开展过暑期服务,至今已经为一百多位孩子提供过特殊教育服务。

但戈娅知道,仅仅在城镇中进行还远远不够,信息闭塞的乡村地区也有不少需要帮助的孩子。

为此,戈娅走入了乡村。他们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奔走,上门寻找心智障碍的孩子。2020年底,戈娅等人开始对白族乡村心智障碍者提供免费的职业培训,为他们培训扎染等工作技巧,也把海灵的课程带进乡村,带着乡村的特需儿童们一起学习玩耍。

最近,戈娅正在推进一个别有意义的项目。“我们想把大理喜洲镇打造成一个无障碍的永久社区,希望特需群体可以在这里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平时,戈娅会组织孩子们在本地社区中进行一些社区服务,比如拿着大袋子捡垃圾。她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所有的居民都意识到,这群孩子虽然看上去有些奇怪,但大家都在尽自己所能做有意义的事情,把社区变得更好。

人生还长,戈娅将会用自己的余生去奋斗,让一颗颗孤独的星星发光。

金刚葫芦娃火娃图片(葫芦娃火娃图片头像)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tacg.cn/38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