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财童子图片 运财童子(招财童子图片大全2019)

招财童子图片 运财童子(招财童子图片大全2019)

图片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吃完把嘴抹干净就想跑。本尊像是那么好讲话的吗?”

逸尘凤眼微眯,薄唇轻勾,一步一步逼近。

“把娃赔给你!”

我手一颤,把妖妖推了出去。

“娘亲,你不要我了嘛!嘤嘤嘤……”

妖妖撇了撇嘴,啪嗒一声,大颗的眼泪掉落下来。

君逸尘一把就抱起妖妖,两张大小脸同时看向我,脸上满是委屈。

切,两个戏精。

“妖妖,跟你爹爹培养培养感情。”

脚下开溜,为娘我不奉陪了。

1

月揽大陆,元苍国,

荒无人烟的城郊外,我脚步虚浮地往前走着,体内的燥热一阵又一阵地袭来。

在意识模糊之前,我终于看到了一个男人。

他正闭目席地而坐,乍看上去衣决飘飘,肤色如玉生辉,清冷高华。

“对不住了,大兄弟。”我忍不住扑了上去。

那个男人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蹙紧了眉头,周身透出一股令人胆寒的冷厉。

但冰凉的触感,却让我扒拉地更欢了。

……

后半夜,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狭长微挑的凤眼,漆黑的化不开的眼瞳,直接把我震住了。

颤抖地缩回无礼的小白手,我转身就要开溜。

男人一把抓住我的脚踝,利落地拖回,反扑了过来……

最后的最后,男人突然咳出了一口鲜血,倒了下去。

我忙伸手试探了一下,还好还有鼻息,只是昏迷了!

看来还是太嫩了!

……

清醒之后再看?这个男人,长得嗯……着实好看。

不过,看他一袭月白色锦服,银纹云袖,想必是身份尊贵之人,

想起刚才那双盯着我的摄人心魄的眸子,我不禁打了个冷颤。

这个男人惹不起。

我赶紧拾掇了一下自个,就溜了。

2

大街上,我衣衫褴褛,拖着一身的酸疼,一步一步朝丞相府走去。

“哇,京城第一废柴丑八怪,今天衣服都没穿好就出门啦!”

几个小孩在一旁追着跑着哄笑我。

我心里暗暗咬牙,那个王八羔子。

一开始装矜持,后半夜却那么生猛,把我衣服都扒拉烂了。

“你瞧瞧,夏楚云身上那些红痕,听说昨夜一夜未归呢。啧啧啧……”

“就她那样,谁下得了啊。这男的真不挑食。”

“哎呦,夏楚云虽然左脸有一块巨大的鲜红胎记,可若只瞧那右脸,却是娇媚动人,

还有那身段玲珑,肤如凝脂,到底还是有些狐媚子资本的。

你还真别看不起,你捏捏你肚子上的那坨肉看看有几斤。”

“我呸,堂堂丞相之女,做出这等下流之事,真是不要脸!”

“诶,听说她只是丞相府捡来的养女。刚回府那个端庄秀丽的夏凝烟才是真正的千金小姐。”

“我就说了,丑女多作怪。怪不得十五岁了,还灵力全无,丑就算了还是个废柴。

鸠占鹊巢这么多年,她也该让出来了。”

一路上都是众人的冷嘲热讽。

我没有理会,一脸冷然地走了过去。这算什么,早就习惯了。


走到丞相府门口,刚要跨入门槛,我就被管家用力猛推了出来,跌倒在地。

管家朝我头上扔了一个包袱。包袱掉落在地,里面的衣物四处散落。

“带着你的衣服给我滚。”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那里怒吼着,“我丞相府没有你这种不要脸的女儿。”

“烟儿,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呜呜呜……”

一位中年妇人此刻正把身体倚靠在一旁的年轻女子身上,低头垂泪。

“母亲!”我心头一痛,上前想要靠近她。

母亲却后退了一步,躲在了那名女子身后。

“姐姐,你莫要再刺激母亲了。你一夜未归,母亲都哭得犯病了!”

那名被唤做烟儿的女子满眼嘲讽地看着我。

我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夏凝烟这副尊容,早就看习惯了。

我是夏楚云,元苍国第一丑女,丑是丑了点,命倒是挺大的,被丞相府当做义女锦衣玉食养了十五年。

可自从夏凝烟这个亲生女儿被找回后,不到三个月,我就变得爹不疼娘不爱的了。

像昨晚那种诬陷的手段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父母的责罚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只是这一次,她的手段更加下作。

给我下不苟合便会爆体身亡的重药,把我扔到郊外,派粗俗的下人想污了我的清白。

而养父母也更是狠心,竟要将我赶出家门。


“夏楚云,你这是在做什么!一个女子穿得如此不得体!”

突然,一道愠怒的声音响起。

我转头一看,是太子慕容城,他正用暴怒的眼神盯着我。

“城哥哥,云儿姐姐昨日一夜未归,父亲正为这事大怒呢!”

夏凝烟快速跑到男子面前,娇滴滴地扯着他的衣袖,

“城哥哥,你快帮我求求父亲吧!姐姐虽做了有污门楣之事,但若被赶出去该如何生活?”

夏凝烟泫然欲泣,身子一软便靠在了慕容城的身上。

慕容城扶住她,焦急且心疼地说道,“烟儿,你太善良了。她一次次伤害你,你却还在为她着想。”

我把这一幕矫揉造作看在眼里,妥妥一朵白莲花和滥情男人,倒是配得一脸。

“姐姐, 你还是先进去换一下衣服,身上的伤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

我身体一僵,抬眸就看见慕容城正诧异地看向我,眼眸渐冷。

“不要脸。”他愤怒地咬牙龇出了这句话后,别过了头,不再看我。


我敛下眼眸,心头一痛,紧紧咬住了唇。

曾经那个要护我的太子,仅仅三个月,就去护着别人了。

我和太子慕容城是青梅竹马。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嫌弃我胎记的人。

五岁时,母亲带我入宫参加宫宴。

一群世家女子围着我,嘲笑并推搡着我,“丑八怪,废物!”。

我跌倒在泥泞里,一脸的脏污,不知所措。

此时,头戴玉冠,面如冠玉的少年慕容城站在我面前,伸出了双手,温柔一笑“你没事吧。”

“呜呜呜……”我顿时眼泪鼻涕横流,一把拉住他的手,就扑进他的怀里,使劲地磨蹭。

慕容城待人处世,总是温润如玉,让人如沐春风。

我爱围着他打转,他也待我与其他女子有不一般的温柔。

十四岁那年,他对我说,“云儿,等你及笄之年,我便娶你为太子妃。”

“城哥哥,你不介意楚云这般丑陋的样貌吗?还有……还有我没有灵根。”我心里格外忐忑。

“不会的,云儿。没有灵根,我来护你。你五岁入宫那日,给冷宫里的小野猫喂食,我便知你心善。

我的母妃是被后宫争权夺宠害死的,我未来的皇后必定要是个贤良淑德的女子。”

……


三个月前,回府后的夏凝烟第一次见到慕容城,就看呆了。

知道太子允诺我婚约后,她便想方设法地诬陷我。

说我怪她夺走母亲的疼爱,打了她两巴掌,然后顶着“红肿”的脸颊泪眼朦胧地靠上慕容城。

哭诉我嫉妒她的美貌,划伤了她的下巴,然后伤心地“跌落”在慕容城的怀里。

说我嫉妒她有五品灵根,便蓄意谋害她,害的她灵根受损,修为大减……

我也一次又一次没有学乖,她白莲我就凶悍,一点都不懂得示弱。

慕容城看着我的眼神也一次比一次冷。

直到有一日,我再也按捺不住想刀了夏凝烟的心,要冲上前狠狠呼她两巴掌时,

慕容城挡在了中间,扣住我的手腕甩了出去,“夏楚云,你怎变得这般凶悍,如此丑陋!”

我心头一窒,低头垂眸,转身却潸然泪下。

前日,慕容城给夏凝烟下聘了。

我才恍然大悟,慕容城,你当初的选妃标准应该是貌丑不至惑君吧!

……

我不再?看他们?,低下头捡起了地上的衣服和碎银,转身就离开了。

招财童子图片 运财童子(招财童子图片大全2019)

图片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3

雷雨交加,郊外的破庙里,我肚子剧痛,快要生了。

十个月前,我被赶出了丞相府,无处可去,寻得一个破庙只能暂住了下来。

还好又丑又废柴,再穿上脏污褴褛的衣服伪装,就无人来骚扰我。这一年住的倒是清净。

谁料,肚子却一天一天大了起来。

我跑去大夫那一看,居然怀孕了。

我勒了个去,这时来个娃,不是要我命嘛,那个王八羔子真有种。

碎银有限,我平日里只能拾些野菜野果,勉强充饥。

一日,我饿地腿软在地上,只能摸了摸肚子,“娃,为娘委屈你了。”

谁知,肚子居然动了动,丹田处涌出一股灵气,肚子居然不那么饿了。

怀孕后,我脸上的红色胎记也一天比一天淡。

我疑惑地摸着脸,难道和频繁出现的灵气有关?

看着慢慢淡去胎记的左脸也和右脸一样,开始变得白皙娇嫩起来,我却担忧了,

孤儿寡母的在这城郊外多不稳妥。

我顺手抹了下地上的黑泥,一巴掌糊到了脸上……


今日便是预产期,但是我请的大夫却迟迟没来。

肚子剧痛,娃一直生不出来,下身开始崩血,

难道要命丧于此?

我顿时觉得委屈,眼泪一涌,忍着剧痛颤抖地摸上肚皮,“娃……给为娘争口气……”

话音刚落,只觉得丹田冲出一股灵气,体力急速恢复中。

伴随着一道白光闪起,“哇”的一声,娃和我见面了。

我一愣,拿起旁边泡过热水的剪刀手起刀落,抱起她,和她大眼瞪小眼。

娃全身皱巴巴,紫红紫红的,特丑,我嫌弃地别过头。

突然一股潮热的水流到我身上,她尿了。

我怒目瞪向她。

此时,刚出生不到不到半刻的她却对着我诡异一笑。

我惊呆了,手抖了一下,差点没把她摔了。


娃一出生,我就感觉活?得?特别顺遂。

以前能在这荒山上捡到个野果子都要乐上半天,

现在屁颠屁颠路都走不稳的娃,牵着我,

手指向地上,“挖……”

我乖乖地埋头使劲,挖出了个千年人参。

手指向溪,“鱼鱼……”

我默默地撒网,兜住了一条鲜活的大鲤鱼

手指向草丛,“兔兔”

我发出了暗镖,射中了一只肥美的野兔。

“妖妖, 娘亲烤的野兔子香吗?”

我宠溺地看向正在埋头猛啃,嘴角泛着点点油光的娃,这娃简直就是我的招财童子啊。

妖妖水汪汪的大眼滴溜溜地转了转,甜甜地歪头一笑,“嗯!”

我瞬间被萌化了,吧?唧吧唧亲了两大口。

妖妖两岁那年,费力地抱回了一颗巨型的蛋。

我看着那颗蛋,下巴快要惊掉了,这是一颗神兽蛋。

虽然我没有灵根,没法修炼,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呀!

“诶,等等,”我正要阻止,“啪叽”一声,蛋被妖妖直接砸到了地上。

一只还未完全孵化,看似营养不良的凤凰从破裂的蛋壳里钻了出来。

妖妖一把捉住它的脖子,举到我面前,奶声奶气,“娘亲……,烤……”

小凤凰浑身一颤,可怜兮兮地含泪看向妖妖,“主人……”

我叹了口气,把手里的烤地瓜递给了妖妖,换下了小凤凰。还太小,涅槃对它来说太残酷了。

谁料,不怕死的小凤凰不知何时已挨到了妖妖身边。

突然耀眼的红光闪起,小凤凰瞬间消失不见,妖妖的眉目间显现出了一个鲜红的凤尾花印记,下一秒就隐入不见了。

我知道,小凤凰认主了。

从此,妖妖只要一意动,小凤凰就出现……陪她玩……

妖妖已满三岁了,我决定不再呆在这荒山野岭。

我觉察出妖妖是有灵力的,决定给妖妖找个师傅。

于是,我收拾了包袱,在白皙无暇的脸上蒙上薄纱,牵起妖妖出门了。

“娘亲,是不是要带着我去找帅爹爹?”

眼前的娃已长得白白嫩嫩,灵动的大眼睛闪过一丝似有似无的狡黠,水嫩的小嘴巴微微嘟着。

“妖妖乖啦!娘亲去给你找个师傅。”

找你爹爹是顺便的啦……

4

我和妖妖来到了云罗山脚下,这里灵气浓郁无比,连花草的长势都格外喜人。

听闻月揽大陆最强的君天师尊君逸尘就住在这里。

爬得越高,灵气越充裕,我和妖妖也就没费什么劲。

到了半山腰的同心殿,我和妖妖正欲踏入,却被两人拦住了。

“君天师尊岂是你一个寻常人能见着的。”一个白衣的女子不屑地冷哼道,言语中满是讥讽,“蒙着面纱肯定奇丑无比,还是个毫无灵力的废柴。这样的妇人带的娃还想拜君天师尊为师,简直是异想天开!”

“岳柔师妹,别说了,我们把她们驱逐下山即可。”一个青衣男子正色说完,便执剑而来。

“谁允你辱?我娘亲!”伴随着一声冷冷的小奶音,一道红光乍起,袭到女子身上,“啪啪”就是两声。

女子脸颊高肿,口中咳血跌落在地,不敢置信地看向我们。

只见妖妖周身狂风肆虐,漆黑的眼眸染上一丝血腥之色,眉目之间隐隐现出妖冶的凤尾花印记。

“哪来的妖孽!”青衣男子怒道,飞身袭来,瞬间剑气四起。

我急忙冲出护在妖妖前面。突然,红光大作,“轰”的一声在我们面前形成一道透明的屏障,挡住了灵剑的剑气。

青衣男子被剑气反噬,滚落在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陷入了昏迷。

这时,大殿中传来了一阵强大的威压。

我抬头望去,只见一袭白衣的俊美男子走出,凌厉的眼神落在了我和妖妖身上。

“君天师尊,这两个妖孽重伤了师兄。”那个被唤作岳柔的年轻女子赶忙上前跪拜。

“扶你师兄先行退下。”

“可是……”

君逸尘凤眼一眯,略显不悦,岳柔忌惮地赶紧扶起男子匆匆离去。


这个君逸尘怎生地这般眼熟,我敛眸寻思着。

“爹爹!”妖妖此刻身上的红光已然褪去,又变得一脸软萌无害,跑过去一把就抱住了君逸尘的大腿。

君逸尘脸色一僵,扯了扯妖妖的小胖手,“你认错人了。本尊尚未娶妻生子。”

“妖妖不会认错的。”妖妖嘟着嘴,小胖手紧了紧,仰头对着君逸尘软萌一笑,

“我娘说我爹爹又帅又强。师尊又帅又强,肯定就是我爹爹了。”

“这话……本尊听得甚悦!”君逸尘微微勾了勾唇。

“妖妖,对师尊不得这般无礼。”我上前就要拖走妖妖,抬头刚好望进了君逸尘的眼眸里。

那双微挑的凤眼此刻正打量着我,眸子闪着细碎的光芒,勾魂摄魄。

是那晚那个男人,我手一颤,把妖妖推了出去。

“请……请师尊收我儿为徒。”我冲君逸尘脚跟处丢了大把的银元,准备?开溜。

“娘亲,你不要我了嘛!嘤嘤嘤……”

妖妖这个小鬼头机灵地很,知道我要溜,小嘴撇了撇,啪嗒一声,大颗的眼泪掉落下来。

“那个……妖妖,你就跟师尊好好学,等学成那天,为娘再来接你哈。”

我正欲转身,却发现脚步特么地被定住了。

妖妖的大眼对着我邪魅一眨,识海传音,“娘亲,不能丢下妖妖哦!”

我欲哭无泪,妖妖,有娃这么坑娘的吗?

君逸尘盯了我许久,突然抱起妖妖,一步一步逼近,眼眸晦暗难辨,

“本尊只负责传道授业,带娃你自己来。从今日起,你们便住在灵隐宫。”

说完,他把妖妖往我身上一推,挥挥衣袖转身离开了。

“娘亲…爹爹…”妖妖嗲嗲地低喃了一声,因消耗太多的灵力靠着我肩头一下就睡着了。

我望向那潇洒离去的背影,暗暗?咬牙,

君逸尘,总有一天,让你自个?带娃……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tacg.cn/4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