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头像可爱卡通动漫(妮妮头像可爱卡通图片)

妮妮头像可爱卡通动漫(妮妮头像可爱卡通图片)

藏在暗格里的时妮, 听着外面传来的吵杂声,身子忍不住缩成一团。

  “找到了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是他!

  他不是去外地出差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时妮的手心迅速地溢出了汗粒,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身处于黑暗,听力就会格外的好。

  不紧不慢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像每一下都踩在自己的心尖上一样。

  时妮的一颗心,随之揪了起来,紧张地连呼吸都缓了下来。

  她只能拼命地自我安慰,他们是不可能找到自己的。

  这个花房的暗格是装修的时候自己凿出来的,墙壁就是门,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出来。

  不要自己吓自己,这次她肯定能从这个恶魔的身边逃出去的。

  “目前还没有。”

  时妮听到回答,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

  “哦,是吗?”

  随着男人的疑问,她的神经又一次绷紧了,心脏好似下一秒就会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冰冷不悦地声音传来,“那还不快去别处找。”

  “是,薄爷。”

  时妮听着外面越来越远的脚步声,不敢相信地看向黑漆漆的墙壁。

  离开了吗?

  他们真的都离开了吗?

  逃过一劫的喜悦传来。

  她看了眼手里的手机。

  再等十分钟,她就能离开这个华丽却冰冷的牢笼,离开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

  想到从一开始,他对自己的宠爱和深情都是假的。

  他只是把自己当成了猎物,看着她一步一步地掉进他设的温柔陷阱。

  想要掌控她所有的情绪,支配她全部的人生,把她当宠物一样豢养在身边。

  实际上,他这个人根本就不具备爱一个人的能力。

  他狠戾、自私、无情,却又智商超群群,心思缜密,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想到之前自己经历的种种, 钻心地疼再一次袭来,疼得她的呼吸瞬间就浅了。

  不过没事了,她今晚逃出去就自由了。

  可她没想到的是,此时的薄继就站在暗格外面。

  他骨节分明的大手轻捏着手里的手机上,两个红点挨在一起。

  薄继抬头看着面前看不出任何破绽的墙壁,薄唇勾起了一丝调谑的笑意,深邃的黑眸却阴冷彻骨,涌动着危险的暗芒。

  呵……

  为了离开自己,她那蠢笨的小脑袋瓜子难得聪明了一回。

  像是感受到了她要离开自己的决心,薄继嘴角的笑收敛了,不怒自威的气势顷刻间好似要化为实质。

  只是她怎么可能逃得过自己的手掌心。

  没有自己的允许,她这辈子,下辈子,都只能待在自己的身边,做自己的禁锢。

  暗格里的时妮又待了好几分钟,直到确定外面真的没人了,整个人才长呼了口气,放松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时妮的嘴角忍不住扬了扬,刚想着出去,墙壁做成的门就从外面被打开了。

  男人绝世的容颜随着大量的光的涌入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此时的他薄唇轻扬,深邃漆黑的眸子里满是戏弄和薄凉。

  好似在得意、愉悦地说,你看,我又抓住你了。

  情绪的落差太大了,她就像是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狠狠地扇了一巴掌,整个人定住了。

  清澈、干净,黑白分明的水眸顷刻间碎裂了,生理性的泪水夺眶而出。

  白皙娇嫩的小手因太用力抓住白色的纱裙而青筋尽暴,娇小的身体无法抑制地颤抖着。

  时妮看着他高大的身影靠近自己,想到落在他手里要受到的惩罚,就像一只看到了大灰狼的小白兔,猛地推了他一把,拼尽全力的往外面跑去。

  可没跑两步,一只遒劲有力的大手握住了她的肩膀,往回一拉。

  她的身体随着一股大力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

  男人醇厚好听却冰冷刺骨宛如恶魔般的声音落在耳畔,“傻妮妮,你应该知道的呀,除了我的身边,你哪里都去不了。”

第2章 嫁给我

  说着,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抚摸上她的小脸。

  深邃的黑眸里是对她不加掩饰的深情。

  “我知道今晚的事,是你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

  他明明还是那个薄继,英俊的脸庞没有一丝变化,就连声音都是温柔的。

  好像刚才听到的他声音里的冰冷只是自己的幻觉。

  可这般伪善的薄继却让她更害怕,更惶恐,更想逃离。

  “薄……薄继,你让我走吧,你放我走好不好?”

  她猛地握住他的袖子,祈求着。

  他对上她泪水涟涟的,通红的大眼睛,薄唇轻扬,可眼底的深情却被一层薄薄的怒气遮掩了。

  随后他又强迫自己压制了下去。

  不能吓着她。

  他收敛住所有的戾气,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易近人。

  “可是你说过的呀,你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的都会留在我的身边,和我永不分离的。”

  那是因为你骗了我呀。

  你在我面前装作绅士、优雅的好男人。

  结果呢?你根本就不是!

  她现在后悔死之前对他说的那些甜言蜜语,如果能穿越回去,她甚至想掐死那个时候的自己。

  可是穿越不回去了,她只能朝前看。

  只能拼尽一切地从他的身边逃出去。

  他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忍不住皱了皱好看的眉头,笑着问:“难道妮妮之前说过的话都是骗我的?”

  她知道他在装,就和这几个月来一样,装成斯文优雅的样子,实则是个彻彻底底的变态、魔鬼。

  他越这样,她就越害怕。

  时妮尽量克制住声音里的颤抖,“我们分手吧薄继,我不爱你了,我要和你分手!”

  他嘴角的笑收敛了,取而代之的是阴冷,黑眸也暗沉了下来,像是酝酿着一场风暴。

  薄继修长的手指握住她的下巴,抬起,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

  “妮妮,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再重新说一遍。”

  “我要和你分手,薄继续我们分手吧。”

  她小声哀求道:“薄继,我们好聚好散好不好?”

  “好聚好散,呵,来,你说我听听,怎么个好聚好散法?”

  “就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要分手,你就放我走,不要让门口的门卫拦我,不要让你的保镖跟着我,给我自由。”

  “那要是我不愿意呢?”

  “那就是你在逼我恨你。”她粉白的拳头紧握,鼓足勇气道:“薄继,你不要逼我恨你好不好?”

  毕竟他们以前有那么多美好的记忆。

  就这样分开了,她还能骗自己,最起码他们曾经相爱过。

  她的小手紧紧地握住他的胳膊,泪水涟涟地看着他,“你放我走,我保证出去后什么都不说。”

  “你不是一直都自由的吗,”他捧住她的小脸,温柔道:“可以上学,追求理想,可以和朋友见面,你还想要什么自由?”

  他已经把能给的不能给的全给了。

  要是按照他的想法,就应该直接把她掳走,关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彻彻底底的属于自己的。

  可金铭说,小姑娘都喜欢被追,被宠,他就追着宠着。

  只是因为她对自己来说,是不同的。

  想到这,薄继握着她下巴的手松了松,指腹摩挲着她的下巴。

  轻声道:“妮妮,嫁给我,我们结婚吧。”

第3章 嫁不嫁

  这样,不就可以永远不分手了吗。

  时妮被他的脑回路惊住了。

  “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结婚吧。”

  她浓长的睫毛轻颤着,难以置信道:“我在和你说分手,你却和我谈结婚。”

  “所以你不想和我结婚?”

  时妮无语道:“我都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怎么可能会和你结婚。你到底在痴心妄想些什么?”

  他整个人就像摘掉了假面的狼外婆,黑眸瞬间阴冷到了极致。

  “痴心妄想?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说一百遍也是不结,薄继,我不要和你结婚,我要和你分手。”

  不结婚!

  要分手!

  轰!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脑袋里炸开了。

  她怎么能想着离开他。

  金铭明明说只要顺着她,她就会依赖自己,离不开自己,想一辈子都和自己在一起的。

  为什么她现在却不想嫁给自己,只想离开自己。

  不!

  他不容许!

  她是他的,永生永世都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愤怒和疯狂在他那双深邃狭长的黑眸里交织着,整个人就像裹挟着一股随时掀起的飓风。

  “我最后问你一遍,嫁不嫁?”

  她对他来说终究是不同的,他愿意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她要是再敢说错,他就把她关起来。

  她烦了,大喊道:“不嫁!不嫁!死都不嫁!”

  他大力的吻….

  时妮只觉得疼,嘴唇痛,舌头疼,连牙齿都疼。

  她气急了,不管不顾的重重的咬了一口。

  薄继疼的闷哼了一声嘴唇不得已离开了她的唇。

  时妮顺势推开他,往后退了几步,抬头看着他嘴角流下来的血。

  他的皮肤本来就是偏冷白的,面色也冷,红色的血更显艳丽。

  一双深邃黑眸泛着红光,阴冷的瞅着她。

  她猛地就想到了那晚她醒来没有看到他。

  就起身,去找他,却发现了藏在书房里面的暗室。

  里面摆满了她的各种资料,照片,以及他看心理医生的诊断报告。

  她以前有多爱他,依赖他,知道的时候就有多震惊,多害怕。

  为此,她小心翼翼的藏住情绪,计划了这次的逃脱。

  可现在,全完了,一切都毁了。

  她非但逃不掉了,甚至都想象不到他撕开假面后,会怎么针对、折磨自己。

  可她不怕他。

  是他骗了自己,她一点错都没有,为什么要怕他。

  她就像一只怒到极致的小兽,瞪着他,奶凶奶凶道:“我不要你吻我,我要和你分手,你不能吻我。”

  说完了好像还不够,她伸手擦了擦嘴唇,嫌弃的意味不言而喻。

  那手就像是从他的心上硬生生的擦过去了,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的呼吸都浅了。

  他抬头,用手指擦了擦唇瓣上的血,笑了。

  好呀,她竟然敢嫌弃自己,敢拒绝自己。

  他整个人就像一头发怒的狂狮。

第4章 关起来就好了

  她拒绝。

  推他。

  打他。

  可他那嘴就像是鹰隼般紧咬着她的嘴,怎么都不松开。

……

  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时妮实在是羞的,痛的,恼的受不了了。

  猛地推开他,狠狠地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啪!

  那张染上了绯红的俊脸立刻就出现五指印。

  时间瞬间就凝结了,只有她的急促的呼吸和乱了的心跳在天地间响动着,凌乱着。

  她难以置信的看了眼自己发痛、发红的手,本想解释的,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都不敢去看他的表情,整个人怕极了,转身,就往外跑去。

  薄继看着踉跄的跑出去的那抹白色倩影,气到了极致,漆黑的眸底溢出了猩红。

  好呀,还想着逃。

  到现在了还想着离开他。

  抓起来,关起来就好了。

  关起来就好了,他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

  可他不行,舍不得。

  舍不得她哭,舍不得她闹。

  简直要命!

  他快走几步,就像大灰狼,伸出锋利的爪子抓住了面前害怕、慌张的小白兔。

  时妮刚要躲,一股大力握住了她的细腰,脚就离了地。

  他一言不发的伸手抱起她,扛到肩上,大步的走出了花房,朝着庄园里的城堡走去。

  “你放开我,薄继,有本事你放开我。”

  “闭嘴!”他的大手狠狠地打在她的屁股上。

  瞬间,时妮的全身都在羞耻下红透了,血液沸腾了。

  “薄继,你这个混蛋,神经病!”

  “你再闹,我就在这..”

  低哑的声音里充满了病态、暴戾的占有欲。

  时妮怕到了极致,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嗓子眼里,一句都说不出来。

  他直接去了主楼,上了楼,进了主卧,伸手就把她扔到了床上。

  高大的身影随之压了下去,俯身去吻她。

  她害怕的躲开。

  他的大手握住她的胳膊固定在她的身体的两边,一身的戾气。

  “你是不是就想让我把你关起来,嗯?”

  她用盛满泪水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着他,啜泣道:“你说过会对我百依百顺的,说过你是绅士只要我不愿意就不会碰我的,说过你会一直顺着我,宠着我的。

  这些都是骗我的对不对?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一颗真心都给了你。”

  说到最后,嗓子眼里都被温热的眼泪堵满了,她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他俯身,把她的泪水吞到嘴巴里。

  “是谁不乖想要离开我的,嗯?还嫌弃我,想离开我,不嫁我!”

  每说一个字他就加重一分,直到最后,咬牙切齿。

  他的一只大手握住她的两只手,另一只手去解…

  “你说你还不敢不敢嫌弃我?”

  她呜咽道:“不嫌弃了。”

  “还要不要和我分手?”

  “嗯?”

  “嫁我,说你要嫁给我。”

  “就不嫁,就不嫁,就不,wu!”

  他再次…

第5章 薄继,你要不要脸

  最后的时妮嗓子都哭哑了,像只濒临死亡的小兽,蜷缩着身体。

  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或者说,是不是直接昏过去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太阳高照了。

  她动了动自己酸痛不已的身体坐起来,正好碰到从外面进来的薄继。

  黑西裤、白衬衫妥帖的包裹着高大伟岸的身体。

  乌黑浅碎的头发下,棱角分明的俊脸过于冷白。

  他戴着香槟色的窄框眼镜,挡住了漆黑眸光里的清冷。

  整个人看起来禁欲又斯文。

  可谁能想到,他比天使还美的外表下,包裹的却是一颗恶魔的心。

  想到这,时妮连忙掀开被子下床,就要躲开他。

  她恨死他了,再也不想理他了。

  薄继看她光着脚到处跑着,眸子暗了暗。

  “你在干嘛?”

  他大步过去,从身后抱起了她。

  温暖夹裹着他身上清冽的松香袭来,那是她最爱的味道,可此刻,却像是催命符。

  她本能的就想挣脱开。

  “别动。”男人低醇好听的声音落在耳畔。

  她怕极了他,瞬间就不敢动了。

  怀里的小女人依旧小巧可人,浑身散发着好闻的奶香。

  若是平时,她肯定会主动攀上自己的脖颈,温柔幸福的对自己笑。

  可此刻的她,身体僵硬着,拒绝之意不言而表。

  他烦躁的抬了抬头,性感的喉结微微的颤动着,强迫自己把身体里涌动的烦躁压回去。

  然后抱起怀里的小女人,放到床上,蹲下身,看着她。

  嘴角染上了一丝坏笑,“乖一点妮妮,我看你还是这么的精力旺盛,是不是说明我昨晚还是不够努力。”

  时妮的瞳孔迅速地扩大,脸颊又被羞恼的热气腾红了脸。

  她抿了抿还没有完全消肿的红唇,找了找声音,“薄继,你要不要脸,说这话你羞不羞?”

  “嘘!”他的手指放在了她柔软粉嫩的唇瓣上。

  “我说了多少遍了,地上凉,一定要穿着鞋。”

  这话他以前也说过。

  就怕自己着凉了,还让人满屋子铺了厚厚的地毯。

  那个时候的她感动坏了,总想着这个男人爱她是爱到了骨子里的。

  可谁能想到,他根本就没有爱人的能力。

  他只是把自己当成了猎物,想让自己沉沦在他的温柔里。

  时妮看着他漂亮的大手捧起了自己的脚,脚趾不由得蜷了蜷。

  她的脚小巧,白皙,脚指头粉粉的,涂着浅色的甲油,放在他的手心里刚刚好。

  这一点取悦了他,他好像没那么生气了。

  他另一只手拿过拖鞋,帮她穿好。

  他抬头看她,目光深情,“饿了吗?李嫂做了你最爱吃的馄饨,我们去吃。”

  说着,把她抱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没有退路,顺着他少受点罪,最主要是她是真的饿了。

  什么样的处境下,也要好好吃饭的。

  再说了,吃饱了她才有力气逃离他。

  偌大、豪华的餐厅里,桌子上摆满了精致的饭菜。

  他一如既往的把她抱在怀里。

  骨节分明的大手从瓷碗里舀起一勺汤放到她的嘴边,“我们先喝点汤。李嫂知道你身子骨弱,特意给你熬的,对身体好。”

  以前她享受着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以为这就是爱。

  可现在想想,哪个正常人会连吃饭都要抱着你喂。

  大概也就只有婴儿和宠物了。

  想想都觉得膈应。

  她的小手推了推他结实的胸膛道:“我自己吃就行。”

  说着就要站起来。

  不堪一握的腰身却被男人强而有力的胳膊箍的更紧了。

  他敛着脾气道:“我们不是一直都这样吗?以前的你明明很享受的。”

  “以前一直这样,并不代表以后也要这样的。薄继,我是成年人,我有手有脚,可以自己走路,自己吃饭。”

  砰!

第6章 想从我身边逃走,我就真的要把你关起来了

  他手里的瓷勺落在了汤碗里,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碗里的汤溅了一桌子。

  他薄唇轻扬,虽笑着,声音却透着冷意。

  “妮妮,吃顿饭而已,你乖一点好不好?”

  “我怎么就不乖了,我就是想自己吃罢了。”

  她白净的还带着些许婴儿肥的脸上满是倔强,就像面对仇敌一样,漂亮的水眸瞪着他。

  气氛迅速地沉了下来,整个餐厅针落有声。

  他深吸了口气,拿起勺子,重新舀了口汤,放到她的嘴边道:“先喝汤,凉了就不好喝。”

  她悲伤道:“我只是想自己吃饭罢了,这点自由你都不给我吗。”

  “自由?”他轻嚼着这两个字,眸底倏地就冷了。

  “你之前不是很喜欢我抱着你吗?那个时候怎么不要自由?为什么现在就要自由了?”

  “你难道不知道,人是会变的吗?我变了不行吗?”

  她猛推了他一把,站了起来,勺里的汤洒在了她的真丝吊带裙和薄继的白衬衫上。

  他笑,眸底却凉了一片,“变了,怎么?你来说说,你怎么突然就变了?”

  她瞪了他一眼,留下一句,“要你管。”就要走。

  纤细的手腕却被男人握住了。

  “放,放开,唔!”

  他捧起她的脸就吻了上去。

  她想到昨晚的遭遇,真的要气疯了,拼尽全力的推搡着他,抗拒着他,用脚踩着他。

  可就像是狼爪子下的小兔子,一点作用都不起。

  直到所有的氧气都没了,薄继才红着眼放开了她。

  沉着声音道:“我不管你怎么变,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女人,你哪都去不了。”

  时妮狠狠地擦了擦发烫发疼的唇,终于控制不住的吼,“我告诉你我为什么变了,因为我发现你的秘密了。”

  “我什么秘密?”

  她本来不想说的,本来想着逃走两人好聚好散,也算是成全了她这一生的第一份感情。

  可他为什么要逼她,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

  她用手背擦了擦泪,看着他的眼睛道:“我都知道了,你书房里的那个密室我进去了。你在外面监视我就算了,你还在我的房间里监视我,你……你连浴室都没有放过,那么多的视频和照片。”

  她说不下去了,整个人还没有从看到照片时的毛骨悚然里走出来。

  “我还看到了你的诊断报告,知道你小时候被绑架过,然后你就生病了。”

  她最终还是不忍心说是心理疾病这四个字,像是顾全了他最后的尊严。

  知道了吗?

  知道了也好。

  他本来也没想到能瞒一辈子的。

  她说她爱他的时候,他恨不得立刻就告诉她,他想疯狂的占有她,想把她融进自己的骨血,想把她关起来,彻彻底底的变成自己的私有物。

  可他怕吓坏了她。

  怕!

  对他来说,是多么陌生的一个词呀。

  可现在他不怕了,或者说,怕也没什么用了。

  他的俊脸一寸一寸的冷凝了下来,就连眸底都一片冰冷。

  他睨着她,整个人就像是彻底的撕掉了伪装的魔王,露出了真面目。

  时妮终究还是被他的气势震慑住了,就像兔子看到了大灰狼,本能的害怕。

  她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靠在了柜子上。

  男人高大的身体罩住了她,温柔的笑着。

  让她更害怕了。

  惨了,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妮妮,你可能不知道,我给你造了一个纯金的笼子,一直都很想把你关起来。你要是再不乖,想从我身边逃走,我就真的要把你关起来了。”

  时妮的小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娇小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

第7章 她要离开自己

  “所以现在,乖乖的,我们去吃饭。”

  就这?

  她难以置信的抬头看他,还以为他会说要把自己关进笼子的。

  他笑着牵住她的手走到椅子边,重新把她抱到怀里,按了桌子上的按钮。

  很快佣人就上来了,恭敬的问候道:“薄爷,时小姐。”

  “饭菜凉了,去换一桌。”

  “好的。”

  前后还没有五分钟,热气腾腾的饭菜就上了桌。

  和以前一样,薄继喂着时妮吃了饭。

  时妮这次学乖了,生怕他把自己关进大金笼子里,再也不敢反抗了。

  他喂什么,她就吃什么,嚼都不嚼,就咽了下来。

  看她吃了和以前一样多的东西,薄继才放过了她。

  时妮惊魂未定的从他的腿上跳下来,踩着拖鞋,快步跑上了楼。

  推开房间的门,去了洗手间,抱着马桶吐了起来。

  二楼下,薄继看着逃走的时妮,深邃的眸里突然就被失落和难过填满了。

  他拿起手边的温热的白毛巾,擦着自己的手指。

  陈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不由得对时妮的意见更大了。

  薄爷是谁?是跺跺脚,整个帝都都要抖三抖的人物。

  智商380,能力超群,是全世界都公认的天才。

  没遇到时妮前,杀伐决断,出了名的冷酷无情。

  可因为这个女人,薄爷退了一步又一步。

  就昨晚的事,薄爷竟然没有惩罚她,就这样过去了。

  呵!

  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什么魔力,迷得薄爷团团转。

  陈一上前道:“薄爷,金医生来了。”

  薄继俊脸瞬间就沉了下来,“让他滚!”

  都是他的馊主意,还有送给自己的那些追女孩大全,通通没用。

  薄继随手把毛巾丢到桌子上,突然想起来了。

  一个月的那个夜晚,他处理完背叛他的人回了卧室。

  去浴室洗干净了出去,抱她的时候,她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下来。

  那个时候她是醒的,却强忍着什么都没问,也没说。

  呵!

  他一直觉得她傻的可爱,没有心眼,也没什么心计。

  现在看来,她比自己想的可要聪明得多。

  一言不发的做了这么多的准备。

  幸好,他提前在她的身体里安装了纳米跟踪器。

  不然这次,就真的逃掉了。

  一想到她会离开自己,他就呼吸困难,无法接受。

  想到这,他从兜里掏出手机,看着那个红点位于这栋房子里,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

  不离开他就好,往后余生还很长,总有一天她会和以前一样,爱自己,依赖自己的。

  时妮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就睡了。

  这一觉睡得极其痛苦,一直都在做噩梦。

  梦里,她变成了一只兔子,被大灰狼追。

  奇怪的是,它明明一爪子就能抓住自己的,可它就是不紧不慢的跟在自己的身后。

  看着她跌进水潭,看着她滚下山坡,姿态优雅的欣赏着自己的狼狈。

  最后,自己精疲力竭的瘫在了草坪上。

  它才慢悠悠的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张开了血盆大口。

  “不!别吃我!别吃我!”

  她猛地从梦里惊醒,睁眼,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办公的薄继。

第8章 婚礼?

  她的手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还和以前一样。

  她触电般松开了。

  抬头,目光正好对上了男人深邃如渊的黑眸。

  他安静的看着自己,不怒自威的气势安静的流淌在黑夜里。

  害怕、不安、茫然,清清楚楚的从她澄净、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印了出来。

  她已经怕自己到这个地步了吗?

  要是以前,她肯定会搂住自己的胳膊,像个孩子似的撒娇,求抱抱的。

  他的呼吸一沉,忍不住伸手解开了领口的扣子。

  另一只手随手把笔记本放到一边,起身坐到床边,看着她那张惨白的,额头还带着冷汗粒的小脸。

  心疼的伸出手,想着帮她擦拭的,她却拉起被子挡住了脸。

  又慢慢的把脸从被子里移了出来,一双不安的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她。

  “我自己来就好。”

  时妮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薄继看着这一幕,漂亮的大手无声的垂下,然后收了起来。

  “晚上有个拍卖会,和我去看看好不好?正好可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珠宝,在婚礼上用。”

  婚礼?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昨晚答应了他的求婚。

  她幻想过无数遍他向自己求婚的场景,可能在一片花海里,可能是在轮船上,可能是在酒店,最差也是在家里吧。

  却没想到竟是昨晚那种情景。

  他竟然用那种方式逼迫自己嫁给他。

  想到这,她就委屈的要死,泪水不要钱似的往出涌。

  她伸出手擦了把泪,翻身,拉起被子抱住了头。

  闷闷道:“我累得很,想休息,哪都不想去。”

  “这场拍卖会很难得的,有好几件你喜欢的珍珠饰品,是从中欧的皇宫流出来的。还有一套红宝石的珠宝,正好配你上次买的裙子。嗯?和我去看看。”

  “不去不去不去。”

  她掀开被子瞪着他喊,“你昨晚那么折腾我你忘了吗?你和打了鸡血似的,可我没打,我现在腿痛,腰疼,脑袋疼。我要睡觉!睡觉!睡觉!”

  说完,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重新把被子蒙在了头上。

  薄继看着被子里那小小的一团,大幅的上下起伏着,可见确实气的不轻。

  他本想伸出手安慰安慰,又怕她更生气了。

  “那你先休息会儿,我一会儿上来给你换衣服。”

  他起身,随手拿起电脑,往外面走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完全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了,时妮才把被子从脸上移开,漂亮的小脸上满是泪痕。

  她默默地从床上坐起来。

  一直以来,他想做的事就没有做不成的。

  他说要带自己去拍卖会,就一定会让自己去的。

  与其到时候他亲自来给自己换衣服,还不如自己换好了。

  其实说起来,每次他给自己换衣服,都没有少动手动脚。

  那个时候她以为他们是彼此相爱的,你侬我侬,一起做什么都是情趣。

  而现在……

  时妮认命的叹了口气,本来眼底的还没有消掉的红,更红了,和兔子似的。

  她擦了擦眼睛,下了床。

  客厅里。

一套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妥帖的包裹着薄继高大伟岸的身躯。

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从沙发上站起来,想着去楼上找时妮的。

抬头就看到了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妮。

转载自公众号:简爱文学

主角:时妮薄继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tacg.cn/4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