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头像漫画男(歪歪头像大全)

茶几上放着一枚小小的、细细的银戒,即使已经戴了多年,却依旧光亮如新。

林西打开房门,看到了那枚小小的银戒,突然生出了一种无力感。他将手上的银戒摘下,和刚刚的那一枚放在一起。

那对银戒是他和姜锁刚在一起时买的,本来是图个新鲜,想着有个定情信物,没想到却戴了这么多年。

林西和姜锁在一起已经6年了,从大学到工作,他们逃掉了刚毕业就分手的魔咒,在其他人刚毕业又失恋又失业的情况下,两个人事业爱情双丰收。

英语专业的姜锁校招时被一家外企录取,林西如愿考到了他理想的研究生院校。

那个时候的他们被一众同学羡慕着,就连好友周晨都说姜锁这是什么运气,找了个人帅又专一又有上进心的男朋友。

姜锁有时都在想自己这是什么走了什么狗屎运,找了个五好男朋友,长得好、成绩好、性格好、对她好、心地好。嗯,好吧,最后一条是姜锁强加上去凑成五好的。

毕业之后,两人开始异地,这让从未分开的两人很不适应。尤其是姜锁,再也没有人在她饿的时候给她买好吃的,下雨的时候给送伞,甚至在姜锁挨完老板骂的时候想找个人哭诉都找不到。

但好在,两个人坚持了下来,一直到现在。

林西研究生毕业后去了姜锁的城市,两个人租了一间房,开始了没羞没躁的同居生活。

某天早晨,林西洗漱好之后,看到姜锁还赖在床上不起,无奈的摇了摇头。

“锁儿,你再不起可就迟到了。”

迷迷糊糊的姜锁听到后将身上的被子裹了裹,翻身继续睡:“再睡五分钟。”

时钟指向七点半,林西已经穿戴好,走到卧室将姜锁的被子掀开:“七点半了,赶紧起,要不然真迟到了。”

姜锁猛地一惊,七点半了,完了完了。

姜锁赶忙起床刷牙洗脸,嘴里还嘟囔着:“林西,你不早点喊我起来,我今天有会要开。”

“大小姐,我从七点就开始喊你,你自己起不来怪我咯,小没良心的。”林西正准备出门,转头又对姜锁说道:“要不要我送你?”

“算了吧,咱俩一个南一个北的,你送我你也得迟到,走吧走吧,林公子。”

“那我走了。”林西转头和姜锁道别的那瞬间,他发现姜锁将手上的戒指摘了下来。

那是一枚小小的一银戒,是两人的定情信物,自从姜锁戴上后基本上没有摘下来过。听别人说,银戒越戴越容易发黑,可是姜锁手上的那枚银戒反而越来越亮。

林西没有多想,拿起钥匙下了楼。

林西现在在无人机研究所做工程师,因为刚去没多长时间,所以基本上不加班。刚去研究所的头一个月,所里的那些主任看林西长得好,学历还高,总是想给他介绍对象,林西就会笑笑露出自己手上的银戒。

六点一过。

“小林呢,下班了,赶紧走。”说话的是林西在研究所的主任,也是林西的师父。五十岁的年纪,跟个老顽童一样。

“这就走,师父,这么着急回去是不是师母又给你做了好吃的?”

“嘿,你还真猜对了,今天老伴给我做小鱼贴饼子,可是正宗的玉米面饼子,有个老乡从家里带来的。”

主任没有别的爱好,除了热爱工作,剩下的就是热爱美食了。硬生生的让自己的老伴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娘成为了一个大厨。

“好,那您老赶紧回家吃饭吧,我这就走了。”林西觉得自己的师父太可爱了。

“小林,等看看哪天你女朋友有空带着来家里吃个饭。”

“好嘞。”

下了班,林西给姜锁发了消息:“晚上想吃什么,我去买菜。”

很快,消息回过来。

“今晚不在家吃啦,有个项目完结了,晚上要和同事庆祝一下,你自己吃哈,么么~”

林西看到消息,心里突然没来由的堵了一下,自从两人住一起后,姜锁总是很忙,拼命三娘的样子,也正是因为这样,姜锁才在短短3年里面成了项目部的负责人。

“晚上需要我接你吗?”

“不用不用,同事顺路,到时候一起回来。”

林西还想再问一句男的女的,但说出来觉得太矫情。

晚上十点,姜锁还没有回来。

“回来了吗”林西有点着急,正要拿着衣服下楼,门“啪嗒”一声开了。

“哟,小西西,这是要出去接我吗?”姜锁有点醉,说出来的话也轻佻了很多。

林西把姜锁扶到沙发上,脱下鞋子,脚后跟因为穿高跟鞋的缘故磨得通红。

“怎么喝这么多酒?”

“嘿嘿,高兴,林西,你知道吗?不枉我这段时间的努力,我终于拿下那个项目了。”说着,姜锁朝林西脸上亲了一口。

“那很棒啊,锁儿最棒了,来,先把蜂蜜水喝了,我给你放洗澡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开心的事,林西心口却总觉得不舒服,是因为什么呢?

“叮”姜锁的手机有微信进来。

林西推了推半睡的姜锁:“微信响了。”

“你帮我看一下,我太困了。”说着,姜锁歪歪头像是睡着了。

“到家了吗?”备注是同事~蒋泽成。

一条很普通的微信。

林西正要回复,紧接着又收到一条:“刚才在车上看你有点醉了,回家好好休息,很开心能和你成为同事。”

林西看完之后把手机放在一边,刚刚是男同事送来的吗?她又喝了点酒,怎么这么没有警惕意识,林西觉得烦躁极了,帮姜锁洗漱好之后将她放到了床上,自己去了阳台。

夏至刚过,这几日的晚上温度也高的吓人,没有一丝风,林西点了一支烟坐在藤椅上,他已经记不得上次抽烟是什么时候了,姜锁不喜欢他抽烟,所以刚在一起不久林西就戒了,后来也就没那么想抽了。

林西想起了大学时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林西虽说长得好,成绩好,但因为言语不多,很少和女生说话,即使有主动和他搭讪的,也被他拒之门外。

第一次见到姜锁是什么时候呢?哦,想起来了,那是大二刚开学,很平常的一天,上完课的林西和室友一起去食堂吃饭,走在他们旁边的是几个女生,看起来是一个宿舍的,关系很好,打打闹闹的。

旁边有个戴眼镜的女生朝另一个女生说:“锁儿,我看那个蒋泽成人不错,长得还好,你不考虑考虑?”

“就是就是,那是蒋泽成啊,信工院的院草,听说好多女生追他呢!”

“我长得丑,配不上。”

听到这句话,林西一个绷不住,突然笑了出来。意识到旁边有人在看他,他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旁边几个女生一直在偷偷的笑,唯有那个被人称为“锁儿”的女生没有什么反应,看了一眼林西,拉着其他几个女生一起走了。

那是林西第一次见姜锁,小姑娘穿了一件奶白色的连衣裙,高高扎起的丸子头显得格外精神,杏核一样的眼睛像是含了一汪水,鼻子不是很翘,但恰到好处,嘴巴很小。

林西第一次觉得女生很可爱,但同时绝自己也很失礼。他突然有些后悔。

“唉,林西,想什么呢?”张若琛喊道。

“没,就觉得刚才笑有点不太好。”林西如实回答。

“我刚刚也偷偷笑了,哈哈,这小姑娘挺有意思,不过说实话这小姑娘长得很好看,要不你追她?”

“别别别,都不认识人家怎么追?”林西没有直接拒绝。

“我靠,西哥这是春心萌动了啊,既然西哥喜欢包在兄弟身上了,等着。”

林西第一次没有拒绝室友的好意。

没想到,过了几天,室友真的打听到了消息,那个女生叫姜锁,外语学院大二,身高166,体重52kg,喜欢米老鼠,最喜欢听郑钧的歌,更重要的是没有男朋友。

“喜欢听郑钧的歌?”林西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喜欢听摇滚。

“西哥,打算怎么谢我?”张若琛一脸坏笑看着林西。

“喏,给你个苹果表达我的谢意。”说着林西把苹果递给了张若琛。

“不是吧,林西,就这就这?”

“那你要这样的话可就别怪兄弟不仁义了。”张若琛大咧咧的坐在以上,左手拿起苹果啃了起来,

“哦?那你要这样的话明天的实验课的项目你自己来做。”林西总有办法治张若琛。

“别别别,西哥,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据说那姑娘喜欢活泼开朗的男生,这个,西哥,你可要多努努力。”话没说完,“对了,西哥,还有一个重要线索,你开学不是选修的艺术鉴赏吗,她也选修了这门课,可要好好把握啊!”

“喜欢活泼开朗的男生”林西在心里思忖者,这个对他来说有点难。不管了,能不能见到还是一回事呢。

晚上的艺术鉴赏虽说是凑学分的课,但因为教这门课的老师比较严格,所以大家都不敢迟到。

林西来的早一些,他找了个靠窗边的位置坐着。耳里塞着耳机,像是在听歌的样子,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时的心在砰砰地跳。

人数来的差不多了,林西还没有找到那抹身影,不免有些失望,想着回去一定要找张若琛算账。

“同学,你旁边有人吗?”

林西抬头望去,愣怔了一下,慌忙的说道:“没人。”

姜锁在林西的旁边坐了下来,刚刚因为一路小跑导致现在还有些微微的喘,脸颊绯红。

早知道刚刚就不看电视了,差点晚了。姜锁心里想道。

林西有些纠结,不知道该不该和她主动说话,该不该为上午的事情主动道歉?

后来一想姜锁喜欢活泼开放的男生,索性心一横。

“那个同学,有件事需要和你道个歉。”

“啊?”姜锁有些茫然。

“那个中午你和你室友说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不应该笑的,但是我绝对没有嘲笑的意思。”林西觉得自己挺有勇气了。

姜锁忽然想起来了,上午她听到有人在旁边笑出了声,想着这人可真没有礼貌,可抬头对上了那人的眼睛,觉得你帅你有理,算了吧。

“没关系没关系,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姜锁想着还好这个帅哥懂事。

……

这是姜锁和林西的第一次交谈,那时候的姜锁多么可爱啊,蓬勃朝气的女孩子总是能吸引男生的目光。

烟早已燃尽,林西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他起身回到卧室,看到姜锁已经进入梦乡,他躺在姜锁的身旁,吻了吻姜锁的额头。

他还是睡不着,他面对这样的姜锁有些自卑了,她是那么美好,聪明漂亮有主见,工作方面能力也很突出,而他只是一个刚毕业的穷小子,给不了他爱的人任何东西,他怎么办呢?

林西彻夜未眠。

姜锁早上醒来,头疼的难受,昨晚就不应该喝这么多酒,她起来看了一圈,发现林西已经走了,桌上有他做的早饭。

姜锁拿出手机,给林西发了微信:“你什么时候走的?”

“你睡觉的时候。”

姜锁看到消息,白了一眼:“废话,当然是我睡觉时走的。”

项目完成姜锁很高兴,可是她有些苦恼,因为蒋泽成来了他们公司,他一个学通信的放着好好的IT不干,跑来他们公司做项目。

蒋泽成见到姜锁表示出了极大的热情,姜锁总是刻意躲着,就怕和他有什么交集,可是昨天晚上吃完饭后他执意要送自己回家,看着车上还有其余两个同事她就答应了。

按理说蒋泽成长得高高帅帅的,自身能力又很突出,完全符合女生心中的男朋友形象,可是姜锁对他就是不感兴趣,她还是觉得林西好。

可是最近她总觉得林西不对劲,说不上来。

林西到了研究所便遭到了同事的调侃:“小林,你看你那黑眼圈,一宿没睡吧?”周围的同事也跟着笑了起来。

“年轻人就是好啊,熬个夜睡一觉就好了,不像我们,稍微熬点夜没几天缓不过来。”

林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小林,今晚有空吗?带你对象来家里吃饭,你这都入职这么长时间了,做师父的我还没请你吃顿饭,实在是不该。”主任在一旁问道。

“老师,不用这么麻烦,工作上你都教了我这面多,哪能让您请我们吃饭,该是我们请您吃饭才对。”林西忙回道,实在是太麻烦老师。

“那麻烦啥,你问问你女朋友有空吗?一起来。”

盛情难却,林西给姜锁发了微信。

“晚上能按时下班吗?”

过了一会,姜锁回了过来:“估计不能,最近很忙。”

“师父说要请我们吃饭,能过来吗?”林西发完这句话觉得烦躁极了,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姜锁好好说过话了。

“啊?那我看看能不能准点下班。”

林西没有回。他内心似乎有个预感,觉得今天这顿饭肯定吃不成。

临近中午,林西收到消息:“抱歉啊,晚上有个客户要接待,晚饭我没办法去了,你和你老师一起去吃吧。”

林西知道姜锁很忙,心里也早已有了结果 ,可看到消息时还是很生气。可是自己又气什么呢?她不是一直这样忙吗?

林西找了个借口回绝了老师,只说改天一定赔罪。

林西觉得有必要和姜锁好好聊聊,下了班,他去了姜锁的公司,没有和她说,只在她楼下的咖啡馆静静的坐着。

六点四十,他看见姜锁从大楼出来,旁边还有两位年纪稍长一些的男士,还有一位年轻的男士,是蒋泽成,他认得他。

因为距离比较近,林西清楚的看到姜锁手上的那枚银戒没有戴。他心里突然空了一下。

姜锁只顾着和旁边的人说话,并没有注意到咖啡馆有人在看她。

“下班了吗?”林西掏出手机问道。

过了几秒,姜锁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回道:“下班了,但是现在要陪客户吃饭。”

“好的。”

林西目送着他们一行人离开,自己在咖啡馆坐着,他觉得这一切实在没有意思。

晚上近十一点,姜锁回到了家,还好今天没有喝酒,她看向卧室,没有发现林西。

走进书房,看到林西正在看书,林西听见响声,抬头。

“你饿吗?要不要我去下点面?”

“不用不用,晚上吃的挺多,你怎么还不休息。”姜锁换上了家居服,准备洗澡。

“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聊聊。”林西觉得不能再拖了。

“聊什么?你说,我听着呢。”姜锁趴在林西腿上,闭目养神。在学校的时候姜锁就特别喜欢这个姿势,总是能让自己的精神放松下来。

林西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到这样的姜锁,他突然有些心疼,是自己没用才让姜锁这么累。

“你最近太辛苦了。”林西边说边摩挲着姜锁的头发,毛茸茸的。

“没办法,我这工作上刚有点起色,你也刚毕业不久,咱俩都得努力啊,林西,你可得好好挣钱,这样才能养我呢!”姜锁觉得这个姿势太舒服了。

是的,该好好努力啊,他的锁儿这么优秀,他自卑了。

“锁儿,你有没有觉得我很没用,让你这么拼命工作。”林西还是说了出来,他怕给不了姜锁想要的生活。

“不啊,我觉得你很棒,长这么好看,成绩还这么好,你这也才刚毕业,不着急。我相信你的前途一片光明,哈哈哈”她总是这么乐观。

“嗯,不早了,睡觉吧。”

姜锁觉得林西有些奇怪,她想是不是自己最近太忙把他给忽略了,嗯,有时间得好好哄哄他。

难得的周末,姜锁睡到了自然醒,醒来就看到了林西给她准备好了早饭,这生活可真是美滋滋啊!

姜锁躺在沙发上,双脚随意的搭在茶几上,喊道:“小林子,把本宫的宝贝拿上来。”

林西听见声音,从冰箱里取出一碗冰粉,这是姜锁的最爱,还好现在夏天,随处可卖。但因为姜锁胃不好,林西也不敢让她吃太多。

“大早上的,先吃完饭再吃这个,要不然胃又疼。”

“就吃一口。”说着姜锁便从林西瘦了抢了过来,“西西,我今天好不容易休息,咱俩出去先去看电影,然后再去吃个晚饭,有一家餐厅我想去很久了。”

“听你的,先去吃点饭。”

电影结束后,姜锁还意犹未尽,蹦蹦跳跳的,她今天很开心,林西也是,好久没有这样开心了,如果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今天应该是完美的一天。

姜锁和林西到了餐厅后才知道,这是家网红餐厅,人气比较高,得需要提前预约才可以,姜锁不免失望,拉着林西就要走。

“姜锁?”蒋泽成看到了姜锁不免有些吃惊。

姜锁回头一看,是蒋泽成。

平时上班时他总是穿着西装,现在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穿了一条蓝色的牛仔裤,看起来有活力多了。

林西也认得他,和他印象中的蒋泽成相比好像更加成熟和帅气了。

“这么巧啊,你来这吃饭吗?”姜锁觉得有点尴尬。

“嗯,见个朋友。怎么不进去?”蒋泽成说完这话的时候看了一眼旁边的林西,他也认得他,大二的时候他追姜锁,姜锁一直没有同意,后来知道姜锁和林西在一起之后他特意了解了林西。

“我们没有提前预定,进不去。你先进去吧。”

“我朋友是这家餐厅的VIP,我和他说一声。”说着蒋泽成打了个电话。

还没来得及拒绝,蒋泽成说可以进去了。

但其实姜锁看到蒋泽成已经不想在这吃了,林西也是,自从见到蒋泽成,林西不免和他进行对比,即使两人外观相差不到的情况下,可是蒋泽成身上和他截然不同的气质还是让他自卑。

最后他们还是进去了,这顿饭吃的并不是很开心,姜锁在想该怎样和林西说她和蒋泽成成为了同事,而林西所担心的是自己是不是真的配不上姜锁。

回到家,林西觉得有些累,说道:“我先去书房歇一会。”

姜锁觉得肯定是林西误会自己了,她在思考该怎样和林西开口。

“锁儿,你过来一下。”

听到喊声,姜锁去了书房。

“锁儿,我有事和你说。”

“我也有事和你说。你先说,说完我再说。”

“锁儿,我们俩已经在一起6年了,按理说这么长时间我们早就该结婚了,可是我去年才研究生刚毕业,现在工作还不满一年,而你呢,工作三年,都已经成为了项目组的负责人,你比其他的女孩都优秀。我有时候都在想我的锁儿怎么这么厉害,真好啊,他是我的。可是我有时候还在想,她这么优秀,而我如此普通,到现在还没有给她一个像样的家,我好像配不上她。”

“你什么意思?”不等林西说完姜锁打断了他。

“锁儿,今天见到了蒋泽成,我觉得他很优秀……”

“行了,你不要再说了。”姜锁已经开始生气了,林西这是什么意思,要和她分手吗啊?

“锁儿”

“行,林西,我算是知道你什么意思了,咋着你这是觉得我优秀配不上我了呗,是这意思吗?然后和我分手让我找个好的是吗?你连下家都给我找好了,你可真厉害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西突然觉得话题有些偏了。

“别说了。”姜锁不想再争论这个话题,推门出去,她需要冷静一下,她不知道画风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姜锁去了闺蜜周晨那,今晚的事她觉得需要发泄一下,和林西在一起6年,从来没有吵这么凶过,她委屈。

“林西要和我分手,他个王八蛋,他说他配不上我。啊”姜锁觉得委屈极了,看见周晨全部都发泄了出来。

等到周晨了解了来龙去脉之后,姜锁也哭完了。

“我还以为多大事呢,哭够了?”

“这事还不大,林西都要和我分手了,没良心的。”最后一句话不知道是说林西还是说周晨。

“林西还能真和你分手啊,而且人家话都没说完你就和人家吵吵起来了,你都不知道人家接下来要说什么。”周晨扶额,这个丫头什么时候能改掉这个一急就吵吵的毛病。

“可是他不就是那个意思吗?”

“姜锁,你好好想想你和林西在一起这6年,人家对你怎么样,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像林西这种想法其实可以理解,你想想他去年才毕业,刚刚从象牙塔走向社会,肯定不适应。你呢,已经毕业3年了,事业是哪个也有成就了,他肯定会有落差啊,他觉得自己配不上你,这都是很正常的。这个时候你不得安慰安慰他吗?”周晨一番话让姜锁清醒了过来。

是呀,自从林西和自己住在一起一起后,自己每天忙的团团转,根本顾不上林西。

“还有,我刚刚听你说蒋泽成又和你一个公司,蒋泽成对你什么心思谁不知道。听你刚刚这意思,林西也知道了,他肯定更难受。”

“可是,那,那他也不能说那话啊!”姜锁还是觉得委屈。

“那这个确实是他不对,得惩罚惩罚他。”周晨在一旁附和着。

姜锁决定今晚不回去了,明晚也不回去了,她就决定要和林西冷战。晾他几天。

等姜锁睡着后,周晨拿出手机给林西发了条微信:“她睡着了,哭了一晚上,你怎么也不能说那话啊,多伤锁的心,我看她这回真生气了。”

“抱歉,还麻烦你多照顾照顾她。”

林西很后悔,即使自己表达的意思根本不是姜锁想的那样。

这几天姜锁一直没有找林西,他的电话微信全都不回,她要给他一个教训。

林西这几天的精神一直不太好,恍恍惚惚的。

下班回到家,他突然发现茶几上多了一枚银戒。小小的、细细的,那是姜锁的。

他突然间慌了,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要分手了吗?

他坐在沙发上,回忆着以往的点点滴滴,生出来一种无力感。

他给姜锁打了电话,得知她还在公司加班,便决定去楼下等她。

短短几天没见,姜锁就好像瘦了一圈,眼底的青褐色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格外明显。他的心突然疼了一下。

“干嘛?”姜锁看到有点萎靡的林西,心疼了起来,但还是没好气的说道。

“锁儿,你是决定好了吗?”林西有点控制不住。

姜锁更是一脸懵,啥情况,自己只不过是想给他点教训。但她决定先听林西说完。

“嗯,你有什么要说的?”姜锁将计就计。

“锁儿,我知道我那天的话伤你的心了,可是你都不给我说完的机会就直接摔门了。”

“我哪有摔门。”姜锁小声嘀咕着。

“你让我把话说完,我知道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也知道你很优秀,自己前一段时间确实很自卑,配不上你。甚至当我知道蒋泽成和你在一个公司的时候,我更加难受了,明明在学校的时候我也不差,为什么出来工作之后自己却是这个样子。”

“我反思了,是我太着急了,刚刚从学校出来没有完全的适应社会,而你这么优秀,给了我很大压力,所以总是会胡思乱想,这都是我的错。”

林西看了一眼姜锁,没有从她脸上看到什么变化,心里突然一沉。

紧接着他又说道;“接下来我会调整心态,和你一起努力,你……”林西有些说不下去,他不知该如何开口。

姜锁着急了,赶紧说啊,怎么说了一半不说了。

“我怎么了,赶紧说,我待会还有事呢。”姜锁果然爷们的说了出来。

“你能不能不要和我分手?”林西说这话的时候像是用了全部气力,他好怕,怕姜锁不答应。

发生了什么?

“啊?林西,你脑子没病吧?谁说要和你分手了,不是那天你自己说的吗?”姜锁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林西猛地抬头,说道:“我那天没说啊,你都没等我说完你就跑了,你不和我分手那你把戒指留下干什么?我之前还看见你好多次都没戴过。”林西也觉得委屈,自己好好的一个媳妇快要跑了。

听到这,姜锁恍然大悟,头两天趁林西上班的时候回家取了份文件,她最近一直觉得戒指有些紧,顺手把戒指取下来放到了茶几上,没想到让林西误会了。

“你说为什么取下来,因为我胖了,戒指戴不上去了。林西,你还不赶紧买新的去。”姜锁哭笑不得。

林西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傻了,完全没想到是这个原因。

“吓死我了,买,等你下班就去买。”林西刚说完,转而又说;“锁儿,我们去买婚戒吧!”

等戒指戴手上之后,趁热打铁,两人第二天去民政局领了证。

等拿到红本本之后,姜锁还有点晕,自己这是把自己嫁了?太草率了吧!总感觉哪不对劲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tacg.cn/4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