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姐妹头像4个两男两女兄弟姐妹头像4个两男两女图片!

#头号周刊#

兄弟姐妹头像4个两男两女兄弟姐妹头像4个两男两女图片!

文/一黛

01

冯伟想要一个门当户对的贤妻,准确来说,他未来的老婆需要入得厨房出得厅堂,身家清白,还有正当职业。

现在的女朋友徐惠就是按照这个标准来挑选的,相亲的时候,介绍人说,徐惠在政fu部门上班,双亲务农,家里还有个弟弟在读大学,只是,年龄比冯伟大3岁,问冯伟是否介意。

冲着在政fu部门上班这个条件,大3岁算得了什么,再大3岁也可以接受。要知道,在冯伟老家里,自古没有出过一个公wu员,甚至连一个国营厂的职工都没有,要是能娶到徐惠,不仅冯伟脸上贴金,整个村子也跟着有光呢。

同一时间,有个球友给冯伟介绍一个20出头的文静小姑娘,在某个私人企业当前台文员,月薪3000。

冯伟一听就不喜欢,他要的是能助他一臂之力的贤内助,而不是只能依赖男人的傻白甜。

认识不到3个月,冯伟便与徐惠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冯伟是农村出来的,天资不够聪颖,勤奋来补。中考没考上高中,读了个职中,废寝忘餐自学考上了大专,出来工作后,还补了个函授本科。

近几年流行考消防工程师证,冯伟跨学科把它攻了下来,从一个苦逼的广告设计人员华丽转身成为一级消防工程师,薪水待遇也水涨船高。

这不,心头也跟着高了。

吻也吻了,睡也睡了,再维持男女朋友状态只是浪费钱,日子照样过,倒不如快速进入主题。

一天,冯伟提议徐惠,趁着房价还没涨起来,两个人凑点钱先把首付交了,回头再攒点钱结婚办酒席。

没想到徐惠说手上只有2万块。冯伟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你都工作好几年了,咋就只有2万呢?好歹也是政fu部门,福利待遇不是都挺好的吗?

这一问才知道,徐惠上大学的学费是助学贷款,她出来工作的前几年都是在还贷款;好不容易还清自己的学费,又轮到弟弟上大学,他的一切吃喝用度,自然落到徐惠头上;老家的房子日久失修,也是徐惠转钱回去翻新的。

还有家里的老母亲,哪哪都不突出,就腰椎间盘突出,每隔一段时间就得上医院理疗。

她父亲一辈子守着那块没出息的瘦田,就算没日没夜地劳作,那依然还是没出息的农民伯伯。

纵看徐惠母亲娘家的亲戚,横看她父亲这边的亲戚,就数徐惠最有本事,其他人个个都穷得叮当响。

冯伟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02

冯伟恍恍惚惚回到出租屋,站在阳台抽烟,一根接着一根。

他没想过徐惠光鲜亮丽的背后,居然拖着沉重的负担。难怪第一眼看她,就觉得稳重,不像其他无脑小太妹打扮得花枝招展,之后的交往中,也觉得她花钱理性,不浪费。

原来是不稳重不行,不节约不行。

其实孝顺父母,照顾兄弟姐妹,这本没错。

可是,万一结婚后,她依然老惦记着娘家,有事没事往家里送钱,或者,万一她弟弟毕业后成不了器,那她娘家岂不成了拖油瓶?

她工作10年,只有2万的积蓄,冯伟需要对她重新评估。

这事不能大意,好不容易熬出头了,准备翻身的时候,不能在婚姻的小港湾里翻船。

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球友打来电话,冯伟顺便向他诉说了自己的烦恼。

球友笑着说:谁叫你当初不选择我给你介绍的妹子,人家老爸可是一早给她准备好婚房了,家私家电齐全,拎包入住。

冯伟像被什么击中了似的,内心暗骂:你这臭小子,关键信息怎么不早说?

当然,他没把这话说出口,只是表示很为难,支支吾吾地说:当时觉得徐惠还不错,就没必要再去招惹其他小姑娘,哎,谁知道会这样呢。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那妹子还单着!"球友打着哈哈回应。

刚才的愁云一下子被这句话吹散了,冯伟瞬间觉得眼前开阔,他跟球友说:等我处理完这边再找你,先帮我保留名额。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多少人辛苦一辈子都是为了栖身之所,又有多少人劳碌一生也买不起房。别怪我。

冯伟自我开解后,划开手机点开徐惠的头像,在打字框里输入:惠,房价不等人,以我一个人的力量买不到房,你这边又拿不出钱,怎么办?

可打完字,删掉,思考再三,还是重新输入,硬着头皮发了出去。

片刻之后,徐惠回复:那你说怎么办呢?要不过几年再买?

过几年?呵,你以为房价会等你攒够钱上车后再涨吗?冯伟的内心不禁对徐惠升起了一阵鄙夷。

他也不怕直接把事挑明:你看你负担那么重,还要供弟弟上3年大学,按理他也成年了,足可以做勤工俭学自己养活自己,你都33了,不应该为自己的未来打算吗?

这段明摆着嫌弃的文字发出去后,徐惠没有回复。往后的日子,他们俩谁也没联系谁。

有些感情,注定会不了了之。

03

冯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与球友介绍的小妹妹开始了新的恋情。

小半年光景,冯伟娶了那妹子,住进了她的婚房。

果不其然,不到一年时间,房价蹭蹭往上涨,冯伟暗自庆幸,要是傻呆呆跟着徐惠耗下去,不知道又要奋斗多久才能买得起房子。

转眼过了三年。

这天冯伟上班回到公司,同事们围在一起谈得热闹:你们都收到邀请了吗?何东当老板啦,今晚请咱们旧同事吃饭,他发达了没有忘记咱们,好样的!听说他有贵人相助,签下了好几个政fu项目……

冯伟打开手机,果然收到何东的微信邀请。

何东原来与冯伟同一个公司,两年前离职了,想不到短短两年时间已荣升老板。冯伟心生羡慕,而更多的是相比之下的自惭形秽。

下班后,冯伟与同事们来到何东订好的酒店,一进包厢,冯伟僵住了,徐惠也在!

何东与徐惠站起来招呼大伙入座,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冯伟心里犯嘀咕了,难道他们倆在一起了?

接下来何东的介绍证实了冯伟的猜测,何东搂着徐惠的腰说:给大家介绍,这是我太太徐惠,刚领了证,还没来得及请大家喝喜酒。

以前冯伟与徐惠相好的时候,没介绍她给同事认识,所以这会大家没觉得尴尬。

反倒冯伟,内心有说不出的滋味,他猛然想到,难道何东接到上边的项目是徐惠搭的线?以前没看出徐惠有这方面能耐啊。

落座之后,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恭喜的,祝福的,叙旧的,好不热闹。

全程徐惠面带微笑,不时为大伙添茶加酒,偶尔与冯伟四目相对时,微笑点头,没有半点拘谨。

女人的这份大方得体,是冯伟心中渴望的。

他想起家里那位小娇妻,比自己小8岁,家境殷实,自小没吃过苦,嫁为人妻后还像未长大的小姑娘,每天就喜欢煲偶像剧。

冯伟心中的抱负无人诉说,工作上的烦恼无人倾诉,在觅食路上,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孤独的狼。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何东喝开了,左手一挥让大伙安静,打了一个饱嗝,对着徐惠说: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是遇到了你……嗝,谢谢你,谢谢你姐弟倆……嗝。

原来,徐惠弟弟读的是土木工程专业,在校的时候把能考的证都考了,毕业后直接到何东公司上班,成为何东的得力助手。

徐惠这3年也考了一些证,职位连升两级,接触到上边的土建土改工程,稍微倾斜一下,何东就能轻易拿到项目。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大伙跟着起哄。

何东灼热的双唇封印了徐惠,旁若无人地亲吻起来。

冯伟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刺刺地不舒服,今天的场面,吻徐惠的人本来应该是他!他强撑着,端起酒杯一倾而尽,刚才馥郁的红酒一下子变得酸涩难咽。

不知吻了多久,何东缓过神来,从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递给徐惠,含情默默地说:这套房子咱们之前看过,我知道你很喜欢,之前不够钱,现在收到了部分工程款,我偷偷地买了,写的是你的名字。

"哇"全场一片哗然。

冯伟茫然难过得像一只离群的孤雁。

天意弄人啊。

04

饭宴结束,何东夫妇送走了所有宾客,何东躺在包厢里的沙发上,徐惠帮他按摩头部。

何东闭着眼睛说:这回解气了吧?

徐惠停下手,愕然不知所云。

原来徐惠之前跟他粗略提过自己与冯伟之间的往事,何东也早看出冯伟的势利,所以借机故意炫富秀恩爱,帮徐惠报被嫌弃之仇。

何东抓着徐惠的手说:不过,还是谢谢他错过了你,才能成全了我。

冯伟回到家,已经怀孕7个月的小娇妻正拿着薯片窝在沙发上看《跑男》,茶几上摆着一罐可乐。

看到冯伟回来,嘴巴咂咂地说:厨房的灯坏了,我没煮饭吃 。

冯伟瞅着她,心里五味杂陈,她那点像个妻子?

当冯伟架起梯子换灯时,小娇妻的电话响了,她侧着身,伸长脖子向厨房吼一句: 我爸找你!

冯伟叹了口气,从梯子下来,出来接过电话。

岳父在电话里说:伟啊,跟你商量个事,你看,我和你妈只有彤彤一个女儿,以前计划生育,想多生也不行,你妈一直渴望要个儿子……她一直把彤彤当儿子看。

这不,你们结婚,房子早买好了,彩礼也没向你要……我们没其他要求,只想彤彤要是生个男娃,就跟我们姓,入我们家的户口,就当圆了你妈的心愿吧。

冯伟莫名地烦躁,合着他们家招入赘女婿?心里真想骂娘:娶你女儿虽说省了买房的钱,也省了礼金,可是损失了一家公司,现在连儿子都要跟你们姓。太欺负人了。

当然,这些话只能烂在肚子里。冯伟只能说要与父母商量一下,毕竟这不是小事。

冯伟知道,这事绕不过去的,或许,期待生个女儿吧。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怪谁呢?

兄弟姐妹头像4个两男两女兄弟姐妹头像4个两男两女图片!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tacg.cn/7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