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青天之白玉堂传奇包青天之白玉堂传奇免费观看!

提到锦毛鼠白玉堂,大多数人的印象是什么?白衣?画影剑???心胸狭隘?心高气傲?眼空于顶?目中无人?狂妄自大?统统给我滚一边去!说这种话的人要么就是听了单老爷子的评书,要么就是看了《包青天》等电视剧,如果看了原著还这么说,那就再仔细读一遍吧。

即便我看了很多很多武侠小说,但是最喜欢的人只有一个:锦毛鼠白玉堂。我并不是觉得他的性格有多完美,而是喜欢他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忠肝义胆,行侠仗义,光明磊落,坦诚真率,敢于挑战权威……等等等等其他人所不具备的品质。我同时也对那些抹黑白玉堂形象的文章深恶痛绝,所以,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世人看到:白玉堂不仅有缺点,优点也是很多的!也是很招人喜欢的!

我会从一段一段的情节里探讨白玉堂的细节。

潘家楼初亮相

如果有人问白玉堂最明显的优点是什么,答案就一个字:“帅!”这一点从他第十三回在潘家楼出场时体现得很明显:

展爷刚然饮酒,只听楼梯声响,又见一人上来,武生打扮,眉清目秀,年少焕然。展爷不由的放下酒杯,暗暗喝彩;又细细观看一番,好生的羡慕。

包青天之白玉堂传奇包青天之白玉堂传奇免费观看!

邵英健版白玉堂(坚决不放其他版本白玉堂的图片)

书里明确描写“眉清目秀,年少焕然”的,只有白玉堂一人。展昭长的也很不错,那让他好生羡慕的人会帅到什么程度啊!白玉堂的颜值全书第一是毫无争议的事。哪怕是最讨厌五爷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长的很帅。作为一名女读者,我一见到白玉堂就被他的外表吸引住了。但是,他最迷人的地方并不是他的外表,而是那颗有趣的灵魂。再看一看展昭知道他认识项福之后的心理描写

展爷看了,心中好生不乐,暗想道:“可惜这样一个人,却认得他,他俩真是天渊之别。”

这一段运用侧面描写的方式,更成功体现出了白玉堂的帅出天际。

后来,白玉堂看到一个老者苦苦哀求另外一个老者,但是那个老者总是不答应,于是白玉堂走到老者跟前问发生了什么事(展昭在旁边看戏),那个老者告诉他,另外一个老者欠了他五两银子,现在三年了,利息就是三十五两(卧槽,高利贷也没有这么高的啊,利息600%),白玉堂听了,向老者要了借条,把银子还清,然后很细心的叮嘱了老者一句:“以后似此等利息银两,再也不可借他的了。”很平常的一件事,却把人物的性格体现了出来。

后面白玉堂继续跟项福聊天:

又见那边白玉堂问项福的近况如何。项福道:“当初多蒙令兄抬爱,救出小弟,又赠银两,叫我上京求取功名。不想路遇安乐侯,蒙他另眼看待,收留在府。今特奉命前往天昌镇,专等要办宗要紧事件。”白王堂闻听,便问道:“哪个安乐侯?”项福道:“焉有两个呢,就是庞太师之子安乐侯庞昱。”说罢,面有得色。玉堂不听则可,听了登时怒气嗔嗔,面红过耳,微微冷笑,道:“你敢则投在他门下了?好!”急唤从人会了帐,立起身来,回头就走,一直下楼去了。

白玉堂本来不知道项福的事情,听说他投靠了安乐侯庞昱,“立起身来”“回头就走”,注意这里对白玉堂的描述是“怒气嗔嗔”而不是“怒气冲冲”,一字之差,使得性格截然不同,也充分体现了小白的可爱。展昭也在旁边暗暗称赞说:“这就是了。”

展昭偷偷打听了老者的名字和住处,知道他叫苗秀,住在苗家集,于是晚上偷偷潜入苗秀家(旁白还夸了他一句,石玉昆真偏心啊),听苗秀和他的儿子说白日间一个俊哥儿替还银子的事(你还记得是个俊哥儿?)儿子又跟他说白得了三百两银子的事。展昭发现窗外一个人影一晃,就不见了。白玉堂看见展昭盘柱而上,心里暗暗喝彩,说此人本领不在我之下。哦,我知道了,原来这就是“心胸狭隘”“目中无人”的锦毛鼠啊!

包青天之白玉堂传奇包青天之白玉堂传奇免费观看!

邵英健白玉堂(坚决不用其他版本的白玉堂)

然后白玉堂趁着苗秀的妻子去茅厕的时候,提刀向她一晃,说:“你嚷,我就是一刀!”(这是他的口头禅),然后他就削去妇人的双耳,本来是一件挺好的事情,结果旁白来了一句:好狠的玉堂!我终于知道说白玉堂狠毒的罪魁祸首是谁了,原来是旁白!好,那就算他狠毒吧,那狠毒也是对坏人的狠毒啊!对坏人仁慈就是对好人狠毒!再说了,削耳朵也不算什么狠毒,黄蓉也削过妇人的耳朵(他们两个真的好像,连削耳朵的习惯都一样),杨过送给郭襄的生日礼物是两千只蒙古人的耳朵!你怎么不说他们去,就专门说白玉堂一个呢?再来看看展昭的战绩:烧了敕建金龙寺,杀了两个凶僧法本法明,杀了季娄儿,杀了老道邢吉。白玉堂战绩:削了苗秀妻子的耳朵。那展昭比白玉堂更狠毒。

白玉堂用了调虎离山计(说明他还是很聪明的)趁着其他人找苗秀妻子的时候,偷偷地来到放银子的地方,结果发现原来的十包银子被人拿去了五包,还剩五包一小包。结果白玉堂暗暗承他的情,揣起银子……哦,我知道了,原来这就是气量很小,容易生气啊!展昭什么事都没干白白得了五包银子被人称赞行侠仗义,白玉堂用调虎离山计绕了一大圈才得了一半的银子而且背上狠毒的骂名!真是比窦娥还冤啊!

包青天之白玉堂传奇包青天之白玉堂传奇免费观看!

活在别人口中的他

这一段我先一笔带过,以后会在双侠的文章里详细地分析。为什么很多人说白玉堂的坏话?那当然是因为丁兆蕙对他的评价:“惟有五爷,少年华美,气宇不凡,为人阴险狠毒,却好行侠作义,就是行事太刻毒,是个武生员,金华人氏,姓白名玉堂,因他形容秀美,文武双全,人呼他绰号为锦毛鼠。”丁兆蕙对白玉堂正反两面的评价使读者对白玉堂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丁兆蕙对话客观吗?很多人觉得客观,但我不这样认为。我会在下一篇文章里分析茉花村和陷空岛的微妙关系。同时奉劝那些白玉堂的黑子一句:看一个人的性格,要根据他的实际行动而不是人云亦云。顺便提一句,展昭对白玉堂还真是印象深刻,都隔了两年的事情了,安平镇和茉花村直线距离七百多公里,丁兆蕙又没带白玉堂的照片,他怎么知道姓白的帅哥=白玉堂???看来五爷是真的很帅很帅。

包青天之白玉堂传奇包青天之白玉堂传奇免费观看!

邵英健版白玉堂(实在看不上其他版本的)

三试颜查散(简称三吃鱼)

这个片段是三侠五义整本书里我最喜欢的片段,也是笑得最开心的。如果说以前只是有点喜欢他,那看完这个片段以后,我就深深地迷上了他,不能自拔。

南侠自从知道白玉堂去东京找他,急急忙忙就去东京了,路上救了一个老仆叫颜福,然后他又急急赶路去了,但是,展昭没有想到,自己随意的一个举动,引出来另一个重要人物——颜查散。如果他没有救颜福,银子多半会被人劫走,如果银子被劫走,那颜查散就没有钱上京赶考,如果不上京赶考就不会遇到白玉堂,不会跟他结拜,不会带他下襄阳……不想说了,泪崩。

颜福还是被救了,颜查散还是得到了银子可以上京赶考,同时还带了他好朋友金必正的小童雨墨(话说三侠五义里怎么一堆姓金的?),雨墨很是个非常精明的人,颜生什么都不懂,只能事事听他做主。就拿两个人投店来说,就好比现代人进了一家美容美发店,店员向你推荐VIP消费卡,要不要做个离子烫,要不要焗个油等等等等,而雨墨死活只要洗剪吹。店员一听,就不理你了,等了半天,连个帮你洗头的人都没有。

就在这时,外面来了个比店员还狠的,把店员臭骂了一顿,大概是一句“读书人也是你欺负得的吗”成功引起了颜查散的注意,等雨墨察觉到不好出去看时,颜生已经和那个人手牵手走进屋里来:

雨墨在灯下一看,见他头戴一顶开花儒巾,身穿一件零碎蓝衫,足下穿一双无根底破皂靴头儿,满脸尘土,实在不像念书之人,倒像个无赖。

据说(算了,我把据说两个字去掉)黄蓉扮成小叫花子试探郭靖就是模仿白玉堂三试颜查散的片段。其实我刚读这一段的时候,竟然没猜出这是五爷来。后来等我知道了金懋叔这三个字的读音之后,我在想这么明显的化名我竟然没猜到!我真是个蠢人。

“金懋叔”于是就开始了一系列的点菜:

金生便问道:“你们这里有甚么饭食?”小二道:“上等饭食八两,中等饭六两,下等饭”刚说至此,金生拦道:“谁吃下等饭呢。就是上等饭罢。吾且问你,这上等饭是甚么肴馔?”小二道:“两海碗,两旋子,六大碗,四中碗,还有八个碟儿。无非鸡鸭鱼肉翅子海参等类,调度的总要合心配口。”金生道:“可有活鲤鱼么?”小二道:“要活鲤鱼是大的,一两二钱银子一尾。”金生道:“既要吃,不怕花钱。吾告诉你,鲤鱼不过一斤的叫做“拐子”,过了一斤的才是鲤鱼。不独要活的,还要尾巴像那胭脂瓣儿相似,那才是新鲜的呢。你拿来,吾看。”又问:“酒是甚么酒?”小二道:“不过随便常行酒。”金生道:“不要那个。吾要喝陈年女贞陈绍。”小二道:“有十年蠲下的女贞陈绍;就是不零卖,那是四两银子一坛。”金生道:“你好贫哪!甚么四两五两,不拘多少,你搭一坛来当面开开,吾尝就是了。吾告诉你说,吾要那金红颜色浓浓香,倒了碗内要挂碗。犹如琥珀一般,那才是好的呢。”小二道:“搭一坛来,当面锥尝。不好不要钱,如何?”金生道:“那是自然。”

说话间,已然掌上两支灯烛。此时店小二欢欣非常,小心殷勤,自不必说。少时端了一个腰子形儿的木盆来,里面欢蹦乱跳、足一斤多重的鲤鱼。说道:“爷上请看,这尾鲤鱼如何?”金生道:“鱼却是鲤鱼。你务必用这半盆水叫那鱼躺着;一来显大,二来水浅,他必扑腾,算是活跳跳的,卖这个手法儿。你不要拿着走,就在此处开了膛,省得抵换。”店小二只得当面收拾。金生又道:“你收拾好了,把他鲜串着。──可是你们加甚么作料?”店小二道:“无非是香蕈口蘑,加些紫菜。”金生道:“吾是要“尖上尖”的。”小二却不明白。金生道:“怎么你不晓得?尖上尖就是那青笋尖儿上头的尖儿,总要嫩切成条儿,要吃那末咯吱咯吱的才好。”店小二答应。不多时,又搭了一坛酒来,拿着锥子倒流儿,并有个磁盆。当面锥透,下上倒流儿,撒出酒来,果然美味真香。先舀一盆灌入壶内;略烫一烫,二人对面消饮。小二放下小菜,便一样一样端上来。金生连箸也不动,只是就佛手疙疸慢饮,尽等吃活鱼。二人饮酒闲谈,越说越投机。颜生欢喜非常。少时用大盘盛了鱼来。金生便拿起箸子来,让颜生道:“鱼是要吃热的,冷了就要发腥了。”布了颜生一块,自己便将鱼脊背拿筷子一划。要了姜醋碟。吃一块鱼,喝一盅酒,连声称赞:“妙哉,妙哉!”将这面吃完,筷子往鱼腮里一插,一翻手就将鱼的那面翻过来。又布了颜生一块,仍用筷子一划,又是一块鱼,一盅酒,将这面也吃了。然后要了一个中碗来,将蒸食双落一对掰在碗内,一连掰了四个。舀了鱼汤,泡了个稀槽,忽喽忽喽吃了。又将碟子扣上,将盘子那边支起,从这边舀了三匙汤喝了。便道:“吾是饱了。颜兄自便莫拘莫拘。”颜生也饱了。


从白玉堂点菜时的用词、气势,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非常有品味和生活情趣的人。而他点了这么多菜,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胭脂鲤鱼。而且他还特别嘱咐店小二“就在此处开膛,省得抵换”说明他也是一个吃鱼的老手,而且从店小二只得当面收拾可以看出店小二是很无奈的。

金懋叔吃完饭后马上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早上,他一起来就伸懒腰打哈欠,两只脚还露着黑漆漆的脚底板儿,然后说:“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诸葛亮:???)其实他在龙图耳录里自创的诗我感觉更好一点,可惜我全都忘了。店小二打了一盆洗脸水过来,结果白玉堂回答令人很好笑:“吾是不洗脸的,怕伤水。”看来他为了不露出真容,真的挺拼的。那些造谣白玉堂有洁癖的人,看到这一段,估计全都欲哭无泪了。某评书粉@郑非梦妙文?跟我狡辩说白玉堂是故意扮成这个样子的,那我现在就回答你,人家白玉堂是扮成穷酸秀才,又不是扮成乞丐,为什么要露出黑漆漆的脚底板,为什么早上起来不洗脸?

然后金生就叫小二过来说:“买单。”不但雨墨,我们大家都看不懂了,哎呦喂,真的假的?貌似这第一顿就有十三两多,折合人民币大约一万三。虽然比郭靖和黄蓉那顿少一些(一万九),但是对普通的工薪阶层来说,都不是小数目,更何况人家颜查散还是借钱上路。

金生也是大方惯了,一张口就给二两小费,说完就挥挥手,赛由那拉了。既然账单出来了,自然要付钱,雨墨心里有气,磨磨蹭蹭的付完款,还讨价还价最后凑了个整数十四两。出来就说金生的坏话,怪颜查散被人家骗了,结果被颜生臭骂一顿,还说不要你管。

当年看到这里真是为雨墨叫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明明雨墨是为了他好,还不领情,读书读傻了,被骗活该。又一想,颜生不会是一路上被雨墨管的太多,起了逆反心理吧?不过颜生的眼睛当真够毒的,说我们五爷:“斯文中含着一股英雄的气概,将来必非等闲之人。”——知道谁是三五最大的预言帝了吗?这一回的标题就叫“真名士初交白玉堂,美英雄三试颜查散”,颜查散是真名士,五爷当然是美英雄嘛。

这天晚上,主仆俩照常住店,屁股还没坐热,金生又跟来了。雨墨看躲不掉了,便在心里盘算了一番,“今晚我何不如此如此呢?”我还以为他想了多高的招呢,原来是他决定这次由他来点菜,于是他照着昨天金生说的话,一字不落的点了一桌子菜,外加胭脂鲤鱼和女贞陈绍,连吃饭的程序都丝毫不差,第二天一早还把金生的诗都念了(记性可真好)。账单开过来一看,十四两多(明明一样的东西,这个店怎么贵了点?),雨墨也学金生说再加二两小费。

之前刚夸过雨墨记性好,他这里就像脑袋被门板夹过一样,对金生说:“金相公,管保不闹虚了,京中再见吧,有事只管先请吧。”然后金生说:“那我先走了。”然后就“他拉”,“他拉”的走了。假如他照金生昨日的话说:“金相公,咱也不闹虚了,我们主仆先走一步,京中再见吧。”恐怕金生就难以收场了。偏偏他故意放金生走了,还暗想:“我打算今个扰他呢,谁知被他扰去。”还在发笑——这不缺心眼嘛!

这根本就不像雨墨会做的事!所以,原著的bug还是很多的。

两顿饭吃完之后,颜生没钱了,于是叫雨墨把衣服当了八两银子,付了饭钱之后还剩四两有零,雨墨这次又打算好了,找一家小店住,这样金生就算点菜,也不过多花上几钱银子而已。果然,主仆两个一进店,金生就又双叕来了。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他说:“哎呀,我们两个真是有缘啊,不如结拜吧?”雨墨连忙说:“这里是个小店,备办不出祭礼来,相公改日在拜吧。”看来他真的是为主人操碎了心。没想到金生随机应变说:“没事,隔壁是个大店,不单是祭礼,连吃饭都要在那边吃。”雨墨彻底懵逼了,无奈只得看着他们两个结拜,颜生比金生大两岁(所以白玉堂今年二十岁),然后又是要上等饭、胭脂鲤鱼和女贞陈绍。这顿饭连祭礼一共花了十八两有余,再加上赏的三两银子,共计二十一两多。颜查散的银两只剩四两多一些,肯定是付不了这个帐的。所以雨墨心里很郁闷,但还是睡的很香。

第二天早上,金生伸了懒腰打了哈欠就起来了,雨墨于是提醒他没念诗,金生说:“本来是留给你念的,但是没想到你也忘了,就诗句两耽搁了。”(那还是留给诸葛亮念吧。)他又看了看账单,然后说:“仁兄啊!……”雨墨心里咯噔一下,只听他又说:“仁兄啊!你上京投亲,难道就是这个样子吗?”颜生叹了口气说:“家道中落,姑父那边又从来不通消息,去了也不知道怎样。”金生说:“还得打算打算方好。”雨墨在旁边想道:真关心呀!结了盟,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成功道出了我的心声,不过黑子们从来都只会说五爷心高气傲,目中无人,眼高于顶,心胸狭隘,从来没人说过他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优点)就在这时,门外来了几个高头大马的人,见了金生,连忙恭恭敬敬的送上四百两银子,叫他将就用用,金生只拿了二百两,赏了送银子的人两个锞子,叫他拿着兴隆镇的当票去把颜生的衣服赎回来,然后又赏了雨墨两个锞子,笑着对他说:“我可不是篾片了吧?”嘿嘿嘿,哪个人造谣五爷爱生气的,站出来,速速领死!他总是一天到晚笑嘻嘻的好伐?雨墨说了他的坏话他也不生气啊?

金生不仅用自己的还了饭账,还给颜生买了润白的骏马和几套簇新的衣服,因为他早就打听到祥符县双星巷的柳洪是个很吝啬的人,嫌贫爱富,怕颜生过去不受待见,于是给他买了很多东西,还把剩下的一百多两银子全部送给了他。雨墨都惊呆了,心里也很佩服颜生慧眼识英雄。

包青天之白玉堂传奇包青天之白玉堂传奇免费观看!

白玉堂和颜查散(最下面的是雨墨)


尾声

三侠五义里最让我感动的片段其实就是白玉堂和颜查散认识的那几回,两个人惺惺相惜,电视剧经常搞什么猫鼠CP,其实在我心目中,白玉堂和颜查散的友谊才是书里最珍贵的,展昭和白玉堂最多只能算普通朋友关系,但颜查散真的是五爷的知己,如果真要磕CP,那我宁愿磕这一对,再说了,颜查散不是比展昭帅很多吗?电视剧里却总是没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我本来想一篇文章就把白玉堂的事情全都说完,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所以只能分成上中下三篇,上篇写潘家楼出场和三试颜查散 ,中篇写闹东京的一系列东西,下篇写访拿欧阳春(其实这一段我不太想写),洪泽湖捉水怪和下襄阳以及关于冲霄楼的东西。不过我还是很偏心,只写了一个上篇,篇幅就是北侠的5.5倍,南侠的2.5倍。这主要是因为白玉堂戏份多而且性格复杂,能力全面,如果讲的粗略了就无法全面的了解白玉堂,另外,我这篇文章主要是给他鸣冤的,为了说的别人心服口服,自然是要写的详细一点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看了我的文章而对白玉堂的印象改变,但是我写这篇文章,总算是出了我心头的一股恶气,也是值得了。@西阁读书?白玉堂我写了三分之一了。@郑非梦妙文?你有本事来评论区反驳我呀!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tacg.cn/7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