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鉴定医院能做吗_亲子鉴定医院能做吗

家常理不短2:又燃又痛的亲情故事

婆婆闹着把我儿子拽到医院,进行 DNA 亲子鉴定

我怒了:要我儿子做亲子鉴定?

没问题。

但你、你儿子、你老公全家都得给我 DNA 检测一遍。

(一)

我叫曹雪,是一家大型超市的销售经理。

我跟丈夫邵谦已经结婚六年了,有个五岁的儿子,生活还算幸福满足。

我婆婆叫张红英,原本在一个三线城市生活,但最近她被检查出肿瘤,需要到大城市做手术,于是我跟邵谦就商量着把她接了过来。

但万万没想到,这会成为我噩梦的开始。

老实说,我对婆婆并没有什么好印象,起初我跟邵谦结婚的时候,她就不乐意,说我妈妈早逝,是被爸爸带大的,单亲家庭的孩子性格都有缺陷什么的。

我俩结婚后,她甚至要求我辞掉工作做家庭主妇,在家洗衣做饭伺候她儿子。

因为我没愿意,事业发展还越来越好,一度超过邵谦,让婆婆的态度更加酸里酸气。

她刚搬到我们家,就要求我跟超市辞职,专门在家伺候她。

张红英还阴阳怪气地说:「瞧瞧哪家的媳妇不会洗衣做饭,整天往外跑的?」

我说:「行啊,我一个月工资两万,你让邵谦付给我,我就请假在家照顾你。」

张红英不说话了,开始在群里编排我,明里暗里都在说我不孝。

我才不会在意她,反正她治完病就要滚蛋了。

到时候山高皇帝远,她手伸得再长,也妨碍不到我的生活。

我有网购的习惯,我们家附近的快递员,全都跟我混熟了。

有次我的快件丢了,就打电话跟快递员老张沟通,结果被婆婆给听到了。

晚上,老张火急火燎地给我送快递,因为愧疚让他大半夜跑过来,所以我给他拿了瓶水。

我俩在门口多聊了几句,结果又被婆婆给听到了。

等我老公回家,她偷偷摸摸跟邵谦说我跟一个送快递的关系暧昧,让他警惕着点儿。

我从厨房里端着刚炖好的排骨汤,正要给她送去,结果就在门口听到她说我坏话。

邵谦当然不信,还哭笑不得:「妈,你想多了,她喜欢网购而已,老张我也认识的。」

张红英急了:「你懂什么?我从电视里看到不少新媳妇在家招惹快递员的。」

「那些出轨有私情的,不都是熟人作案?你这孩子怎么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

我冷笑,转身回到厨房,把刚炖好的排骨汤倒在了垃圾桶里。

张红英在房间里等着我送饭,左等右等等不到,开始发飙了——

「你到底啥时候才能给我送饭?是不是想饿死我?做个饭还这么磨蹭!」

我哦了一声,说:「不好意思啊,我跟晨晨吃完了。」

我冷笑着讽刺:「妈,你说得对,做人是要有点防人之心。」

「不然人家在背地里说我坏话,戳我脊梁骨,我还在好吃好喝地招待人家。」

(二)

因为这事儿,我跟张红英差点吵起来。

邵谦拖着拽着把我带回了房间,并且劝我:「我妈就那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给我按摩,一边哄着我:「她现在是病人,你多忍着她点就行了,消消气。」

我向他下发最后通牒:「等她做完手术休养几天,就把她送回老家,我是不伺候了。」

邵谦给我打着包票,说一定会办到。

我懒得管他们母子的事情,走到隔壁卧室哄孩子睡觉。

我跟邵谦的孩子已经五岁了,这孩子长得水灵,五官和眼睛特别像我,邵谦以前经常感慨,说幸亏孩子像我,长得清秀,不然像他就完蛋了。

可我婆婆却不这么想,她总觉得孩子不像邵谦这点,成了她的眼中钉心中刺。

我去哄晨晨睡觉,发现张红英站在孩子床边,左瞧瞧右看看的,明显在观察晨晨的长相。

她一边看,还一边感慨地说:「哎呀,这孩子,一点都不像邵谦。」

「人都说这孩子嘴巴像邵谦,可我们邵谦小时候也不长这样啊。」

我顿时火了,站在后面冷嘲热讽:「那可不,不是你家邵谦的孩子,当然不像。」

张红英的脸色顿时绷了起来,反问:「你说什么?」

这时,邵谦也来了,见我俩又要吵起来,赶紧上前拉扯张红英。

他把张红英往外带:「妈,这么晚了,你不好好休息,来晨晨房间做什么?」

「晨晨明天还得上学呢,你别耽误他休息。」

我只是一句赌气的话而已,但万万没想到,张红英居然记在心里了。

我跟邵谦跟医院约定的手术时间是下周二,张红英就暂时留在我们家休养。

有天,我去给她打扫房间,发现张红英用自己的手机在搜什么亲子鉴定之类的。

我一看到这个就笑了,该不会真要让邵谦跟晨晨做亲子鉴定吧?

我平时上班忙,家里基本上都是邵谦打扫。

有天我从外面回来,发现家里被翻得一片狼藉,我的衣服鞋子那些都被翻出来了。

甚至连书架上的书,还有同学纪念册都没幸免。

张红英坐在沙发上生气,手里还拿着一张破纸。

看到我回来了,她开始阴阳怪气:「回来了啊?那正好了,让邵谦也回来吧。」

她把那张纸拍在桌子上,说:「今天咱们有话说清楚,我可不想让我儿子头上戴绿帽子!」

我看了一眼,好家伙,我在大学时期的同学纪念册。

张红英特意撕下来的那张,是我前男友的,当时还没分手,所以留言特别亲密。

我质问:「你凭什么翻我东西?」

张红英伸手指着我的鼻子开始骂——

「我就是信不过你这个贱人!要不是我聪明,我儿子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你说,这个姓徐的人是谁?现在还留着这些东西,是不是还跟人家余情未了啊?」

(三)

因为受不了张红英的作妖,我直接给邵谦打电话——

「回来吧,你妈又开始犯病了。」

邵谦正在加班,听说他妈犯病,还以为是真犯病了,赶紧从外面赶了回来。

他刚回来,就看到我们家遍地狼藉,我跟张红英坐在沙发上对峙的画面。

邵谦问:「怎么了?这怎么回事啊?」

张红英一看到邵谦就开始哭:「邵谦,我早说过了,这女人不可信,当初你跟她结婚,我就不同意,怎么着?我说得没错吧?这么多年,她一直给你戴绿帽子呢!」

邵谦无奈了:「妈,你说什么呢?」

「我跟雪雪关系挺好的,现在过得很幸福,你别找事。」

张红英的声音再度挑尖了:「我挑事?你睁大了眼睛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她把那张同学纪念册拍在桌子上,说:「你还不知道吧?这贱人跟别的男人关系这么近,看看这上面写的什么,情啊爱啊的,这能是什么好东西吗?到现在还摆在家里?」

她愤恨地看了我一眼,说:「指不定到现在还藕断丝连,偷偷联系着呢!」

我跟邵谦以前是同班同学,我前男友甚至还是他的大学室友。

我跟前男友的事儿,邵谦基本上都知道,他还是从我们分手后,才开始追的我呢!

邵谦无奈了:「妈,你别这样,这都是以前的事儿了,在大学的时候,雪雪跟老徐是交往过一段时间,但后来就分手了,这张纪念册,是在他们没分手的时候写的。」

张红英愤恨地哦了一声,说:「那敢情是找你接盘呢?」

我再度冷笑:「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儿子在跟我结婚以前,就没交过女朋友?那我还接你儿子的盘呢。」

「对了……」

我眯了眯眼睛,说:「我听说你在跟公公结婚前,还跟别人处过对象呢。」

「怎么,难道我公公也是在接你的盘?」

张红英以前是有过对象,据说对方现在混得还不错,以前张红英每次跟我公公吵架,总要把那个人拉出来念叨一番,说自己眼瞎了,才会跟那个人分手,跟我公公结婚。

见我毫不客气地怼她,张红英差点气得撅了过去。

她开始大吵大闹:「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是你婆婆,你是晚辈,你应该尊重我!」

我说:「不好意思啊,尊重是相互的,既然你为老不尊,那就别怪我不把你当婆婆。」

张红英捂着心口质问:「你说谁为老不尊?」

正当我们吵架的时候,晨晨从外面放学回来了。

见我们在争吵,晨晨有点害怕,拎着书包站在门口,问:「妈妈,奶奶怎么了?」

张红英冷笑:「可别叫我奶奶,我当不起。」

她阴阳怪气地讽刺:「长得跟我们家邵谦一点儿也不像,哪儿知道是谁家的种呢?」

老实说,我跟张红英之间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得了。

但我总以为,至少在孩子方面,她会态度好点,不会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

但我还是低估了她的底线。

我上前拉着晨晨往外走,并且向邵谦下发了最后的通牒——

「把你妈送到医院住,如果等我们回来,发现她还在这里的话……」

我看了一眼站在客厅的张红英,说:「她不走,我走。」

(四)

我拉着晨晨走到附近的酒店休息。

晨晨始终都怯生生的,直到我带他来到房间,他才抽噎着哭了起来。

他红着眼睛问我:「妈妈,奶奶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我心里疼得不行,蹲下来哄他:「别胡说,没这回事……」

「可是……」

晨晨委屈地说:「奶奶说我不是爸爸的孩子,你们为什么在吵架?」

我开始怀念以前张红英不在的时候。

邵谦虽然性格懦弱了点,但好在体贴宽容,对我和晨晨也好,晨晨又聪明懂事,我们一家的生活原本是很平静幸福的,我就是想不通,张红英为什么非要来作妖破坏我们的生活?

我抚摸着晨晨的头,问:「那晨晨喜欢奶奶吗?」

晨晨怯生生地对视着我,最终摇了摇头。

他嗫喏着说:「奶奶好奇怪哦,老是问我一些奇怪的话,还不让我告诉妈妈。」

我疑惑地嗯了一声,反问:「她问你什么?」

晨晨问我:「奶奶不让我告诉你,我可以说吗?」

虽然不知道张红英都跟晨晨说了些什么,但我直觉上肯定不是好话。

我对她的事情不感兴趣,但不能因此让她带坏我的孩子。

我只能哄着晨晨,说:「晨晨,你看啊,你跟妈妈才是住在一起的,一直以来,也是妈妈在照顾你,你跟妈妈才是一伙儿的,我们是好朋友,你要帮助奶奶欺骗妈妈吗?」

晨晨乖乖地摇头,然后开始说——

「奶奶问我,爸爸不在家的时候,都有什么人进过我们家。」

我完全愣住了,张红英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以为我会背着邵谦在家里跟人出轨吗?

我又问:「然后呢?」

晨晨说:「奶奶还问我,有没有叔叔进过你和爸爸的房间……」

我心中的怒火噌的一下就起来了。

我把跟晨晨的对话录音,发到了我们的家族群里,并且直接艾特张红英——

「婆婆啊,下次有什么话,直接问我就好了,这种事情怎么能问孩子呢?」

张红英没有回答,反倒是群里的亲戚开始为我说话——

「侄媳妇,别生气,这肯定是个误会,你婆婆在跟晨晨开玩笑呢。」

「我说红英啊,你也真是,哪儿有这么当婆婆的?哪儿能跟孩子说这些啊?」

我冷笑,在群里讽刺地说——

「现在亲戚们都在这儿呢,既然婆婆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呗。」

我顿了一下,说:「邵谦整天在外面加班,我整天找人回家,不仅在家里,还在外面开酒店,你儿子头上的绿帽子,都能开个店了,晨晨也不是邵谦的儿子,现在你满意了?」

看出我生气了,亲戚们纷纷劝我。

邵谦也赶紧给我打电话——

「雪雪,你别生气,我没想到我妈会在暗地里这么做……」

「你放心,我已经给她收拾行李了,医院那边也联系好了,明天就把她送去医院。」

(五)

张红英住院期间,我都没去看她。

哪怕她在亲戚群里阴阳怪气讽刺我不孝,我也没有搭理她。

每天都是邵谦来回往医院跑,给张红英端茶送水,照顾她做检查啥的。

做手术的日子终于到了,一大清早,邵谦就去了医院守着张红英,原定五个小时的手术,结果他不到两个小时就回来了。

那天是个周末,我在家里看着晨晨写作业。

邵谦非常尴尬心虚地走过来,说:「雪雪,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儿?」

我疑惑地嗯了一声,问:「你不是去医院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邵谦干巴巴地说:「我妈死活不同意手术……」

他看晨晨在场,就没好意思开口,把我招呼到卧室。

我以为张红英这次憋着股气,要我去医院给她赔礼道歉呢,结果却没想到,邵谦说——

「我妈怀疑晨晨不是我的孩子,非要让晨晨跟我做个亲子鉴定?」

我冷笑:「所以你回来是做什么的?」

邵谦抠着手指,问我:「雪雪,你看能不能……」

不等他把话说完,我直接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我指着邵谦的鼻子开始骂:「怎么,你也相信晨晨不是你的孩子?那咱们就离婚!」

邵谦急了:「不是……我怎么可能不信你呢?」

「雪雪,我肯定是相信你的,但问题是,我妈现在那边等着做手术呢!」

他上前拉着我的手,满脸祈求:「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就退让这一回?」

邵谦说:「反正就是去做个鉴定而已,又不会影响什么,咱妈不是经常怀疑晨晨不是我儿子吗?你跟她也因为这件事闹得挺不愉快的,我就想着,这次鉴定完了,咱们都清净了。」

我万万没想到,邵谦会这么想。

我忽然想起以前有个说法,婆媳之间的矛盾,男方夹在中间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就是因为邵谦太软弱,遇到事情,总想着迁就他妈妈,所以才让张红英这么肆无忌惮的。

我反问:「你觉得清净了?是你清净吧?」

不等邵谦开口,我又说:「你有没有想过,带晨晨去做亲子鉴定意味着什么?」

「前几天晨晨还问我,你妈妈那天说那种话是什么意思,他难道不是你的孩子?」

因为情绪激动愤怒,我的眼泪差点都出来了:「结果你却要带他去做亲子鉴定,你让晨晨怎么想?又让外人怎么想?他们会觉得我偷人,肯定被你抓住把柄了,才会去做鉴定。」

「以后晨晨也会被人指指点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邵谦支支吾吾地说:「我都明白,可我也不能放着我妈不管吧?」

「我妈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她不愿意做手术,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她死?」

(六)

张红英这个人我最清楚了。

她可半点都不舍得死,只会那这种寻死觅活的事情来为难我们而已。

以前他有个头疼脑热的,总要叽叽歪歪给邵谦打电话,想让邵谦接她去大医院做检查,这次肚子里查了个肿瘤,哪怕医生说是良性的,做手术就能康复,她还是怕的要死。

这样的人,就算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去死。

我冷笑:「那就让她去死啊,你没发现自从她来了,咱们家都不消停吗?」

「这种人活着都是祸害,她死了,正好我们全家都能解脱了。」

邵谦唉声叹气:「雪雪,你别这样说,那到底是我妈,把我养这么大,也挺不容易的。」

我反问:「难道我爸把我养这么大就容易了?」

「合着我在家里,被我爸养大成人,就是来你家受欺负的是吧?」

对着邵谦那张窝囊的脸,我就来气,自从跟他结婚以后,我经常跟张红英发生矛盾,但每次他都不会站在我这边,全都容忍着他妈妈的无理取闹,连哄带骗地让我作出让步。

可是这一次,我是真的对他失望了。

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保护不了,那我要他还有什么用?

我对他放下狠话,说:「你要亲子鉴定?可以,那咱们先离个婚吧。」

邵谦愣住了:「什么?雪雪,你别这样……」

我反问:「怎么?你妈连亲子鉴定这么荒谬的事情都能提出来,我觉得跟你过不下去了,想跟你离婚,你就不愿意了?我还留在你家干什么?让你妈骑在我头上欺负我一辈子吗?」

见我动了真格的,邵谦终于害怕了。

他又说:「行,你先别生气,我先跟我妈商量商量。」

没想到闹到这种地步,他也只是想去商量商量,这种没用的男人,我已经彻底寒心了。

邵谦走了,因为要照顾他妈妈,一晚上都没有回来。

那天晚上,我也没有睡觉,想着我跟邵谦和张红英的事情,感到无比的心累。

我是真想跟邵谦离婚了。

虽然他平时表现还行,但一遇到事情,缺点就彻底暴露出来了。

以前我还能麻木自己,天底下怎么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人?将就着能过日子就行。

但我现在,不想将就了。

或许,带着晨晨脱离现在的环境,重新开始生活,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我偷偷找律师咨询,对方告诉我,由于我们家以前的家庭环境不错,夫妻感情还可以,而且我和邵谦还有个孩子,矛盾点也不够充足,即便闹到法院,法院也不会支持离婚。

除非……

是邵谦自己心甘情愿签字离婚。

我忧虑地皱眉,邵谦是绝对不会同意签字离婚的。

张红英又是个胡搅蛮缠的人,如果我真要跟邵谦离婚,她肯定会从我身上扒掉一层皮。

所以,这件事,必须要好好计划才行。

(七)

第二天,我把孩子委托给我爸照看,就去医院见张红英。

结果在护士那里,听到一个可疑的消息。

护士问我:「你是张红英的家属吗?刚才她老公来看她,有点东西忘了拿。」

我在心里疑惑地嗯了一声,张红英的老公?不就是我公公?可他现在还在老家啊。

我以为是护士弄错了,结果对方还真把遗落的东西交给了我。

那是一个半旧的包装袋,里面叠着几件衣服,看样子还真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穿的。

我从衣服的外套里,掏出一张名片,看到上面的名字,我再一次拧起了眉毛。

这个名字,我再熟悉不过了。

……

本文因版权原因无法转载全文,敬请谅解。

本文源自于 知乎

已完结,小说名:婆婆掉马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tacg.cn/9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