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女人

我的女友叫做王英霞,身材巧小,面如桃花,眉若远山,眸若秋水,是个古典美人。

但是她有个怪习惯,就是白天都戴着帽子,只有晚上才会拿下来。

我叫石远,在我的记忆里,我追了她五年了,她才答应和我确定“亲密关系”。

晚上的时候,我们找了一家浪漫的旅馆准备双宿双飞。

各自洗完澡后,就开始滚床单了。

该亲的亲了,该摸的摸了,最后我脱下了她的裤子

“哇!”我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穿着一条金属做的裤子,我伸手摸过去,感觉冰冷冷的,敲了敲,会发出咚咚的沉闷声响。

“是贞操裤。”我哭笑不得。

我怀疑她在和我开玩笑,各自洗完澡后,就开始滚床单了。

该亲的亲了,该摸的摸了,最后我脱下了她的裤子。

“哇!”我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穿着一条金属做的裤子,我伸手摸过去,感觉冰冷冷的,敲了敲,会发出咚咚的沉闷声响。

“是贞操裤。”我哭笑不得。

我怀疑她在和我开玩笑各自洗完澡后,就开始滚床单了。

该亲的亲了,该摸的摸了,最后我脱下了她的裤子。

“哇!”我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穿着一条金属做的裤子,我伸手摸过去,感觉冰冷冷的,敲了敲,会发出咚咚的沉闷声响。

“是贞操裤。”我哭笑不得。

我怀疑她在和我开玩笑急忙去鼓弄,但弄了半天都脱不下来。

“别弄了。”她一脸幽幽的对我说道,“这是我妈给我装上的,只有她才有钥匙,她说必须等我结婚那天才能取下来。”

“找你娘去。”我恼火的说。

“找她干嘛,我讨厌她。”王英霞的目光有些幽怨。

“我们结婚,当然要丈母娘同意了。”我脸色一正的说。

“我好爱你。”她感动得抱住了我。

其实我的目的是洞房,我追了她五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为了洞房我必须冲破一切困难。我也紧紧的拥抱了她,亲她亲到嘴麻才罢休。

早前我听王英霞说过,她的老家在神农架里。我以为现在科技发达了,路就好走了,但是等我和她踏上旅途之后,我才知道错了。

神农架因华夏始祖炎帝神急忙去鼓弄,但弄了半天都脱不下来。

“别弄了。”她一脸幽幽的对我说道,“这是我妈给我装上的,只有她才有钥匙,她说必须等我结婚那天才能取下来。”

“找你娘去。”我恼火的说。

“找她干嘛,我讨厌她。”王英霞的目光有些幽怨。

“我们结婚,当然要丈母娘同意了。”我脸色一正的说。

“我好爱你。”她感动得抱住了我。

其实我的目的是洞房,我追了她五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为了洞房我必须冲破一切困难。我也紧紧的拥抱了她,亲她亲到嘴麻才罢休。

早前我听王英霞说过,她的老家在神农架里。我以为现在科技发达了,路就好走了,但是等我和她踏上旅途之后,我才知道错了。

神农架因华夏始祖炎帝神住了我。

其实我的目的是洞房,我追了她五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为了洞房我必须冲破一切困难。我也紧紧的拥抱了她,亲她亲到嘴麻才罢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tacg.cn/9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