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高高的富士山免费观看登上高高的富士山在线视频!

白驹过隙,抚今追昔,回忆自己这一路走来,从小时候母亲第一次教我剪花样和我得病时在家教我学刺绣那时起,多年来,正是有了母亲的熏陶以及言传身教,使我得以耳濡目染,在感知美丽民间工艺的同时,也培养了我对艺术的浓厚兴趣,并在这条路上有所思,有所感,有所为。在此,让我再一次由衷的感恩你——母亲,我艺术道路上的启蒙人和引路者。

同时,我也感恩在这一路上所遇到的每一位领导和老师及朋友。慷慨又无私的他们,在我业余爱好方面给予了充分的关心,在我并不平坦的艺术道路上,给予我扶持,多年来,正是由于他们的帮助和鼓励,我才一直坚持走到了今天。

我曾在临夏举办过两次个人展览,分别是《河州锁袋——祁振辉个人作品展》和《男子汉的针线——祁振辉手绣工艺展》。还曾有幸得到五山池酒厂的鼎力赞助,在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和同事张波、王胜利合作,举办了一次《五山池河州彩塑灯展》。下面写写我的业余爱好,全当是对各位读者朋友们的一次感恩汇报吧。

河州锁袋

1

河州锁袋是流传在我们临夏地区的一种民间手工艺品。旧时姑娘出嫁,娘家人把做好的锁袋挂在新油漆的大红箱子和橱柜饰件的锁子上,所以人们把它叫“锁袋”。它一方面展示了娘家人做工精巧的针线手艺,另一方面寓意吉祥如意。锁袋和迎婚嫁娶紧紧相连,所以热爱生活的临夏人对惟妙惟肖、形态各异的锁袋,总是倍加保护,世代相传。

锁袋制做方法并不复杂。首先根据事前想好的构思,把各色绸锻剪好样子,里面装上棉花、松香,精心缝制好后,下面吊上一对长长的丝线穗子,以表示长命百岁。丝线上边还串有几粒晶莹闪亮的珠子,很是美观。一进新房,还能闻到它淡淡的清香。

听母亲讲,以前河州城里的能工巧匠,把锁袋一件件系在竹棍上,让家里人穿街走巷转着去卖,以此来过生活。

2

在一次工作下乡中,在农民家的炕围子上我无意间见到了一个用红布做的金鱼锁袋。虽然很旧,但它造型古朴,针线精细,引起了我的好奇和注意。我把它取下来仔细观察,突然心里萌发了一种仿做的念头。

鱼身子绌得很独特,我向女主人问了制作方法。回家以后开始仿做。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叠来叠去,无论我怎么用心,也想不出女主人教我的那种叠法。说来也怪,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有天晚上朦胧中梦到有人在教我鱼身子的叠法,第二天一早起床一试果然成功。

有一次我到二爸的大儿子家,和大嫂子说起锁袋,她就从箱子底拿出一个纸包。打开一看,是她当年出嫁时她母亲给绌的一对锁袋。我赶紧拿起来仔细观察,一个是大红缎做的花篮,里面装着软绸子绌的花;另一个是软绸子绌的苹果和桃子,上面用颜料喷了色,用浆子刮过的绿绸叶子上用金粉描着茎,两个穗子上面还串着两粒蓝色水银珠。大嫂子见我喜欢,就把这对保存了多年的锁袋送给了我,让我仿照着去做。

巷道里王铁笔的重孙女,听说了我做锁袋的事,就把她们家保存的一个锁袋借给我看。这锁袋造形很独特,在两片大红缎粘的鱼缸上,用黄丝线绣了两条金鱼和绿色的水草,咖啡色软绸子粘的鱼缸架用丝线绕了边。针线做的很精细,下面的丝线穗子上串着两粒水银珠,我照这样子也仿做了两个。

一次梅英娘娘来我们家,看到我正在学做锁袋,就热心的教我用大红缎子做了一对大辣子,并对我说:“辣子的叶子你要剪得长一些,大红辣子配绿叶,那样才好看”。

从八十年代初期,经过搜集、整理,我仿做了十几对造形不同、色彩各异的河州锁袋。

3

临夏县业余作者学习班上我认识的王淑华老师,后来被调到州教育局当科长。(她年青时在临夏师范读书,是我三爸的学生。)一九八六年临夏回族自治州成立三十周年成果展,我被借调到美工组,王老师也被借调到州庆资料组写材料。在一次交谈中,她知道了我在学着做锁袋,很支持我。

王淑华老师对河州文化有着浓厚的感情,这小小的锁袋引起了她很大兴趣。她多方打听寻找艺人,探索锁袋渊源及在民间的广泛应用。她告诉我:“城外的老人们说,解放前夕,马步青派人把河州城里有名的能干婆请到东公馆里,做了满满一箱子锁袋,离开临夏时把它带到了台湾。旧时八坊里的年轻回族妇女,还把锁袋作为一种装饰,别在盖头上。”

她把资料经过整理,写了一篇《河州锁袋》,发表在《民族报》上。我一个朋友见了报纸,跑到我家告诉了这个消息,说文章上还有对我的介绍。那天傍晚,天下着毛毛细雨,我和他冒雨跑到邮电局门前的报刊栏前,伸长脖子津津有味地看了这篇文章。

这篇文章,让人们通过文字,对河州锁袋有了一个感性的认识。

在州庆展览中,我的作品也作为临夏地区的民间手工艺品,在展柜中陈列展出。

4

经过多方搜集、整理,我利用工作之余,经仿做、创新,制做了一批锁袋。

锁袋这一普通的民间手工艺品,历经岁月的流逝,特别是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破四旧,立四新”,流失很多。许多人对它了解的并不多,特别是有些年轻人,别说是见,听都没听说过。看着放在箱子里的一件件别致精巧的手工艺品,我产生了一种想法:想办法搞一次锁袋展览,让更多人直观地了解和欣赏我们家乡的手工艺品——锁袋。

经过多方奔走和协商,最后展览地点选在了红园路州政府对面的科学宫一楼。

广告牌上《连年有鱼》的锁袋下面吊着长长的大红穗子,显得很是喜气,旁边写着《河州锁袋——祁振辉个人作品展》。

王淑华老师专门为这次展览写了前言,经博物馆任志翔馆长很工整地书写后,我把它贴在了刚进门的墙上。

我从州民贸公司借来了几面彩旗,电熨斗熨平,用图钉钉在墙上做了背景,把锁袋分类,用大头针一一挂在了彩旗上。作品有两个柿子,一把玉如意的“事事如意”,有公鸡背上背一牡丹的“几辈富贵”,有石榴寿桃、佛手的“多子多寿”,有花篮牡丹的“一揽富贵”,有莲花金鱼的“连年有余”,有祝福长寿、平安、富贵的“耄耋富贵”、“花瓶牡丹”,还有“《红楼梦》里的“十二金钗”,根据神话故事制作的“八仙过海”、“西游记”人物,有人们传颂的小英雄“岳云”、“杨文广”,有表现民俗的秧歌中的“高月灯”、“船姑娘”、“尕黑驴”、“拉花姐”,有表现儿童题材的“莲生贵子”、“ 金瓜娃娃”,有表现生活情趣的“白菜蚂蚱”、“ 白兔萝卜”等,共展出锁袋115件。

为了增加气氛,我把多年前买的一台日本松下小录音机拿到展览厅,放上了民乐。

一九八七年元旦的早上,《河州锁袋——祁振辉个人作品展》正式开展。下午土肥站的同事们拿着赶制的锦旗,枣红色的丝绒上写着“慧心悟出新境界,巧手又放古天香”的白绒字,在科学宫门前放着鞭炮来向我表示祝贺。

老朋友邓振俊,也送来了他书写的条幅:“发扬优良传统,传承民间工艺。”我把它挂在了展览厅。

虽然是在寒冷的冬天,但前来参观展览的观众却络绎不绝。

州委袁云书记,宣传部唐振寰部长看了锁袋展览后,在留言薄上留了言,鼓励和支持我继续努力。

在省群艺馆工作的赵忠老师看了展览,在留言薄上这样写到:

锁袋缘在深闺中,巧手绣出玉玲珑。

慧眼识出简中味,发扬广大创高新。

秧歌一曲旱船舞,海上八仙天街行。

多情西厢崔张生,嵯峨红楼钗黛凤。

福寿双全逢盛世,连年有余好光阴。

青椒石榴佛手黄,葡萄荔枝荷花红。

江山多娇出才人,朱墨春山具匠心。

及时奖掖有伯乐,坦途奋蹄无止境。

在州博物馆工作的李成瑞老师参观时,原以为肉色绸子扎的指头蛋大的八仙人物脸像是用笔画上去的。但他仔细看了以后,才看出脸像是根据人物特征,用肉色线先绌成立体脸,再用绣花线细致地绣上眼睛、眉毛、嘴和胡子。

看完以后,他在留言簿上写下了:

心灵手巧

巧夺天工

工艺精微

微观见妙

新华小学的学生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也纷纷前来参观。

他们生平第一次见到各种彩绸绌的石榴,鲜桃,古装人物,感到很是新奇。他们一边看着展览,一边围着我问这问那:“这些工艺品是你怎么做的?为什么这些好看的挂件,不叫荷包,而是叫锁袋呢?”我向他们一一做了解释。

三月二十八日《民族报》四版上,刊登了《青工祁振辉和他的锁袋艺术》的文章,前面用楷书引用了黑格尔的一句名言:“凡是真正优美的作品,对于一切时代都是优美的。”

锁袋的制作,不仅传承了民间工艺,也改善了我们家的生活。那时我前妻在天水读书,女儿正上幼儿园,我的工资也不高,我就托人把做好的锁袋送到省外贸公司,一对十元出售给他们。我用这积攒的钱换了家俱,后来又买了洗衣机和彩色电视机。

5

开春后的一天早上,我正坐在老宅院子里东房廊檐台子上的三脚圆板凳上做锁袋,跟前的针线笸篮里放着几个做好的锁袋和一些绸子。

这时从二大门进来两位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女士,我马上站起身来,用手式把她俩让到东房里。

她俩很喜欢墙上挂着的锁袋,其中一位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圆磁牌子让我看,那上面有中文写的“法中友协” 四个字。见到她们俩对锁袋这么感兴趣,于是我从里屋拿出装有锁袋的箱子放到沙发上,打开盖子让她俩欣赏。

因语言不通,我们根本无法交流。她俩看到八仙时,我只能用手势比划着说:这是八仙。她俩见了我的手势,误认为是我在说价钱,就赶紧拿出外币给我,一时弄得我很不好意思,没办法我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她俩见我这样,就叽哩咕噜说了几句外国话,临走前在一张纸上写了一个12:30,就挥挥手走出了大门。

到了中午十二点半,两位外国女士带着一个年轻的翻译来我家了。翻译告诉我:她们俩是法国人,对中国的民间艺术很感兴趣。要是在圣诞节,把这好看的中国锁袋挂在圣诞树上一定很漂亮。通过翻译她们问我能不能定货?我想了一下说:定货可以商量。那时家里还没有电话,二哥就在纸上写了我家的住址交给了她俩。她俩还想买一些回去,问我行不?如行,价格多少?我一方面考虑到如要定货,那肯定需要样品。拿锁袋卖了钱,钱会花完,虽然改革开放已经多年了,可往后万一再来个文化大革命,“里通外国”的罪名可不是好担的,一想起“文革”中,红卫兵推搡着戴高高帽污辱人游街的情景,我就心有余悸。我赶紧从箱子中拿出两对锁袋,双手捧着送给了她们,并通过翻译告诉她俩:“我们不仅需要钱,更需要友谊。”

那是我第一次和外国人打交道,慌忙中也没问下她们的联系方式,她俩再也没和我联系过。

至于这两个法国人怎么找到我家的,这在我们家人的心中一直是个谜。

据我个人后来分析:那时三爸家已返回城里,又把原来拆的外大门门框和有着圆柱的门扇,重新安在了老宅的外大门上。那两位外国友人从招待所出来,经过西门横街,是我家老宅精致的青砖雕的大门和造形别致的圆柱门扇,还有那大门道里林柏树后的青灰色照壁吸引了她们,不知不觉就走进了长长的门道。无意间从二大门外看到了,坐在东房台子三脚圆板凳上做锁袋的我,这才走进了我家。

6

一九八六年“州庆”,我被借调到州文化馆搞展览。在那年出的一期《甘肃画报》上,除了介绍临夏的发展和人物,刊登了书法及美术作品,在封三上还专门介绍了河州锁袋。文章是州教育局王科长写的,彩色照片的摄影者是罗明德和马平老师。画面除了锁袋,右下角还登了一张我坐在老宅院子里做锁袋的照片。

后来在红园路的招待所报刊栏里也贴上了介绍临夏的这些照片。

那时候,外国人到夏河参观拉布楞寺,路过临夏时就在招待所里吃中午饭。马润章所长待人很热情,也很幽默。他指着墙上的画页和陈列柜里的锁袋,一一介绍河州风情。如外宾要买,马所长就让服务员到我家,叫我拿着锁袋过去。

外宾们对我很客气,当他们看了马所长用手势做的介绍,知道了我就是做这锁袋的艺人时,买了锁袋还要我提字和签名。那时候条件有限,提字和签名只好写在包装盒里面糊的白纸上,有时个别外宾会提出合影留念。

一次,一位高个子的日本中年人,他照完相后,让我在他的锁袋包装盒上签名留念。他见我忘了拿笔,就把他的笔递了过来,签名后并让我写下联系地址,他还把那支炭素笔送给了我。作为礼尚往来,我把一件“事事如意”的锁袋和一张剪的花样回赠给了他。

临近元旦,我收到了来自异国的一封精致的贺卡:贺卡封面是用毛笔描绘的,深蓝色的天空中飘着一朵朵亮晶晶的雪花,几只丹顶鹤,展开双翅飞过高高的富士山。里面的内容找了个大学生给翻译一下,他告诉我:前两句是深情的感谢,后两句是真挚的祝福。

甘光厂的业余记者王松朝采访我后,写了一篇《河州锁袋》的文章,被选登在《河州风情》一书上。随后他又写了《粗汉子和他的细针线——记祁振辉和他的锁袋艺术》,刊登在一九九零年十月十五日《甘肃工人报》的第四版上。

同年十一月,我的堆绣作品《和美福》,在甘肃省第四届工艺美术作品百花奖评选中,获优秀创作设计奖。

7

一天晚饭后,我听到敲大门的声音,就跑过去开门。大门外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那女的五十多岁,个子不太高,戴着眼镜,短发有些花白。她身后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那女的说:“请问:祁振辉老先生住这家吗?”我听了以后觉得很奇怪,就点了点头说:“老先生不敢当,祁振辉倒有一个。”她接着又问:“他在家吗?”我说:“我就是。”她听后有些吃惊,然后笑了笑说:“我还以为是个老人呢,想不到你还这么年轻。”

两人进了大门,在院子里的藤椅上坐下后。那中年人说:“这位是李屺阳副省长,今天吃过饭后过来看看你。”我不知道李省长是谁?也不知道李省长咋知道我做锁袋的事?我就从屋里拿出锁袋给她看,她看后详细询问了我缝制创作锁袋的过程,并问我:“省里‘红十字协会’准备办一个民间工艺合作社,你愿不愿意到那里去?”她还告诉我,那中年人是她办公室的负责人,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他联系。临走时那中年人给我留下了联系电话。

一次我到兰州送作品,送完后,就顺路去了刚刚办起的民间工艺合作社。我看见一位老师傅正领着几个年青人,在用牛头和羚羊头做装饰品。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在兰交会的现场,我的作品《红楼十二金钗》小挂件,还有墙上挂的牛头等,都展览在紫红丝绒的板面上,选送单位是:甘肃省红十字协会民间工艺合作社。

8

中国第二届艺术节前一个月,省里先要各地区选送展品到省群艺馆展出,以便挑选精品送往北京。

我送的展品除了《哪吒闹海》的壁挂外。我还和工作人员一起用我做的十八条布龙锁袋,拼接成了一条弯曲腾飞的大龙。我们把它用大头针固定在了临夏展区的大版面上。

开幕式那天,我和几位民间艺人在现场搞了剪纸表演。我信手在一张红纸上剪了一幅《凤凰戏牡丹》,一边剪一边还回答两位记者和一些观众们提出的问题。过了几天《甘肃日报》第四版上登出了《琳琅满目的“花园”》,对这次展览进行了报道,其中专门介绍了我搞的龙锁袋和剪纸艺术。

李副省长观看了这次展览后,她让工作人员把我叫到休息室,详细询问了这次展览中壁挂和龙锁袋的创作过程。

《哪吒闹海》作品是在州文化馆老师们的指导下,我先在纸上画了一幅《哪吒闹海》的壁挂设计图。背景是用布扎的形式,用蓝绸子绌成一个个像海浪的小图案,中间固定的白色珠子像溅起的浪花,边子固定上各色绸子绌的花边。中间再把绸子做的一条龙和哪吒固定上,下面吊上五色丝线扎的穗子。

李副省长听完我的汇报,她问我还有什么新思路,并鼓励我趁着年轻好好干。

后来李副省长来临夏,还专门派人把我叫到招待所,询问锁袋艺术的创作和进展情況,还说台湾过些时候准备派一个代表团,来甘肃学习西部的民间艺术,问我想不想去当老师?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这事再也没有提起。

《哪吒闹海》这幅作品曾被选送到北京,一九八九年九月在中国第二届艺术节民间美术展览中展出,并飘洋过海到美国进行展览。

9

七十年代中期,州文化馆有一位专门搞雕塑的王维典老师。他原来是北京协和医院专搞人体医疗模型的,爱人也在医院妇产科上班,六十年代在备战备荒的大转移中随迁到临夏。我自从和他认识以后,就一直跟他学美术,八十年代初他们全家又返回了北京。

九十年代时,一次到北京出差前,我用硬纸板糊了一个包装盒,把自己精心制作的璧挂《麒麟送子》装到盒子里,准备送给多年未见的王维典老师。

我到了北京,王老师看了我的作品,很是赞叹。第二天一早他又拿着我的作品,把我领到了文化部的一个办公室,里面的几位老师仔细的看了作品以后很是赞赏。他们问王老师:“他是不是会员?”王老师说:“他不是,他是从西北来的。”我看到他们脸上显出遗憾的表情。其中一位老师对我说:“你回家以后尽快参加当地的协会,让他们推荐你参加全国的工艺美术家协会。”临离开时,他们问我这幅《麒麟送子》的壁挂可否收藏?我一时不知咋说?只好望着老师。王老师说:“能收藏那就更好了。”

下了楼出了大门,我对王老师说,“那幅作品是我专门送给你的。”老师笑着说:“你放我这算什么?作品被文化部收藏,对一个搞艺术的人来说,那可是一生中多大的荣耀啊!”

后来,我经雕塑家何鄂老师的推荐和介绍,参加了甘肃省民间工艺美术家协会。后来又成为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的一名会员。

在领导和老师们的鼓励关心下,再加上国际友人对锁袋的喜爱,这一切都给了我很大的勇气和信心,使我这个对艺术有着痴热追求的业余爱好者,在追梦路上越走越有劲!

(作者祁振辉———1953年出生,临夏州农业系统退休干部,临夏民间手绣艺术家,兼任临夏市社区文体联谊会秘书长,是临夏州首位上海大世界吉尼斯记录获得者,《河州锁袋》是他的回忆录系列之一)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tacg.cn/9955.html